賴清德兩岸論述根本是胡言亂語 | 高靖

文/高靖
台南市長賴清德最近在美國表示, 廢除民進黨黨綱不是問題,問題是接不接受九二共識。接受九二共識也不是問題,問題是在一國兩制,台灣人民不可能接受澳門跟香港地位的九二共識。賴清德的說法,真是讓聽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知道他到底要表達什麼。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有何關係,賴清德很可能把一個中國,馬上就跳到兩岸統一之後的一國兩制,這當中差距之大,賴清德隨便幾句話帶過,顯示他對兩岸問題的掌握很有問題。

賴清德最近不斷提出親中愛台,他在美國說,這是向中國大陸伸出友誼的手,以台灣為核心,與兩蔣時代的反中不同,也與馬英九總統的傾中不同。這些話,又讓人想半天到底是要表達什麼?如果賴清德仍然主張台灣獨立,要分裂中國的國土,那麼怎麼有可能對大陸伸出友誼的手。賴清德指稱蔣介石與蔣經國反中,更是不知道從何而來,我們不禁要問賴清德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在談些什麼?

賴清德的談話,在台灣引起不小的爭議,台南市政府新聞及國際關係處處長許淑芬解釋說,賴清德說的是,廢除台獨黨綱不能夠解決問題,因為還要面對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接受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還是沒辦法解決問題,因為根本問題就是一國兩制,違反台灣人民的主張,不為台灣人民所接受。

不論台南市政府如何幫賴清德打圓場,我們還是要回到賴清德自己的論述上,試著理解賴清德究竟要表達什麼?他的發言究竟所為何來?賴清德身為地方首長,對於兩岸政策並無具體影響力,但是賴清德在民進黨黨內,卻是非常有地位的未來之星,在蔡英文政府陸續在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巴拿馬斷交等挫敗,顯示蔡英文拙於推進兩岸關係造成台灣很大損害之際,賴清德表達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顯示民進黨內開始有現實的焦慮感,賴清德的發言,也許正是這種焦慮感的投射,同時想要藉此表現他的論述,以堆砌他的政治高度。

不過,賴清德的兩岸關係談話,卻是自曝其短,充分顯示他對於歷史事實與兩岸關係本質,都缺乏足夠理解,賴清德也許講起台灣獨立頭頭是道,但對於事關重大的兩岸關係,他卻一無所知。

賴清德談到接受九二共識不是問題,問題在一國兩制。一國兩制的名詞是鄧小平在1982年提出的,九二共識則是1992年兩岸會談後出現的,就台灣方面的涵義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國兩制與九二共識這兩個名詞的出現,時間先後有別,兩者更無前後關聯。九二共識或許在兩岸各自解讀方面,在各自表述方面有所歧異,但基於這個模糊的一個中國,兩岸才能開始發展出後來的許多對話。可是無論對九二共識進行多寬廣的解釋,其中都沒有任何概念與一國兩制有關。

九二共識其實在兩岸之間的看法,並不一致,但兩岸能夠用寬容的態度,以求同存異的方式,把這個名詞提供為兩岸往後持續互動的基礎,對於一個中國的不同看法,雙方並不堅持彼此接受對方的看法。九二共識就只是兩岸互動的基礎與橋梁,其中有一個中國的概念,但台灣當局在1992年時,對所謂一個中國的定義,已經表達與北京方面是不同的,所以要在一個中國後面,加上各自表述,以表明立場。北京方面當然不接受各自表述這個概念,但是北京當局暫時擱置爭議,不挑戰台北的各自表述,選擇就前面的一個中國,給予北京繼續維持與台北良性互動的基礎,這當中就算涉及一個中國,但並沒有具體到兩岸統一之後究竟採取哪種制度。

賴清德把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畫上等號,不知道他的邏輯與道理何在,恐怕也沒有人能夠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我們可以推敲一下,賴清德把九二共識等同於一個中國,一個中國自然就是一國兩制,但兩岸的政治關係發展,哪裡是這種跳躍式的論述,一個中國就只是一個中國,跟一國兩制並無關係,也無前後關聯。

香港與澳門在1997年回歸中國後,實施一國兩制。當然,最初一國兩制的提出,是針對台灣而來,可是首先落實的卻是港澳特區。因為港澳兩地近百年受英葡兩國殖民統治,政治與社會制度,乃至一般生活,自然與大陸有很大不同,採取一國兩制是為緩和兩地回歸中國後,可能造成的政治與社會衝擊。但是港澳是從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回歸中國主權,這與兩岸統一與否的問題,又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中國經過協商後,收回被西方強占的殖民地,港澳是受殖民統治,與台灣有國府統治並不一樣,港澳只是單純的主權回歸,但兩岸的統一問題,要比這個更複雜,因為這涉及國共內戰後,造成中國分裂分治,幾十年來,國共雙方始終沒有解決的問題。

兩岸不論是否要各自表述,但如果對於一個中國沒有相當的共識,就不可能往後觸及到兩岸統一的問題,即便是兩岸開始談判統一問題,一國兩制也僅是北京單方面的主張,實在不能說若台灣方面接受了一個中國,就是要去接受一國兩制的框架,這兩者之間的距離實在很大,甚至沒有必然的關聯。賴清德把九二共識硬是與一國兩制牽扯在一起,若不是不懂兩岸關係,就是別有用心,要扭曲兩岸互動的發展,讓一般人以為兩岸交流,最後就會變成一國兩制,從而鼓動台灣人反對兩岸交流,這與賴清德所謂親中,要向大陸伸出友誼的手,完全是不同的意思。

如果我們把想像力放寬,或許兩岸談判統一的過程當中,在兩岸政治制度的安排上,很可能會有我們現在想像不及的方案產生,兩岸分裂分治超過半世紀,從1992年到現在二十多年過去,要解決六十年的問題,哪裡是那麼簡單的幾句話可以帶過,但是兩岸關係是台灣不能不面對,也無法迴避的問題,賴清德輕率地幾句話,並不能改變兩岸關係已經存在的問題,但卻在民進黨內部引起爭論,賴清德若真有心更上一層樓,他最近有關兩岸關係的發言,暴露了他對兩岸問題缺乏認識與理解。

賴清德稱兩蔣反中,這個說法一定讓許多人感到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蔣介石與蔣經國反共有之,但若要如賴清德所言,兩蔣反中,恐怕沒有人會認同這個說法。兩蔣反共,但不反中。蔣介石雖在國共內戰敗下陣來,但從來都以他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這個主張從1949年持續到了1971年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為止,逐漸在國際社會遭到北京當局的挑戰,日本與美國也相繼轉移對北京的外交承認。蔣介石至死都不反中,但在意識形態與國家主權上面,他是反對中國共產黨,可是這不是反中。

蔣經國無論在行政院長或者總統任內,也沒有反中的立場。蔣經國主張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豈是反中的立場,蔣經國的反共立場是很清晰的,北京與美國建交後,對台灣採取許多柔性攻勢,蔣經國為了讓台灣持續穩定發展,並沒有受到這些柔性攻勢影響,蔣經國時期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與大陸有任何接觸,但是與美國保持緊密的合作關係,蔣經國考慮的無非是台灣的生存發展,而將分裂中國統一問題往後延擱。

蔣經國在1950年代主導成立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這個名稱充分表達蔣經國的政治立場,他反共,但是要組織中國青年反共,這哪裡是賴清德所講的反中。反中與反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情,無論蔣經國與蔣介石,都不反中,賴清德信口雌黃,無非是扭曲歷史事實,用來美化他自己的親中愛台論述,但是從他對於客觀具體歷史事實都掌握不精確看來,他這套親中愛台論述,簡直就是不倫不類。

賴清德的親中愛台,其實本質是一中一台,把兩岸當成兩個獨立的國家交往,這樣的政治論述,僅僅用親中兩字也沒辦法遮掩其本質,北京有那麼容易上當,被親中兩個字迷惑嗎?當然不可能。賴清德對於兩岸關係的敏感內涵,可以說毫無掌握,才以為用親中兩字可以模糊一中一台的論述,賴清德未免把北京設想的太天真了。

從賴清德最近的兩岸論述看來,賴清德如果要在未來代表民進黨競逐大位,實在是件讓人很擔心的事情,因為他對兩岸關係究竟是怎麼回事情,完全搞不清楚,這段時間他勇於發言,表達立場,但說不清,講不明,反而是自曝其短,顯得無知,無法讓人信任。

從實業計劃到一帶一路|周陽山

文/周陽山(金門大學教授)

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北京高峰會上的發言震撼了國際社會。本文將就百年前孫中山提出的實業計畫作一比較,分析兩者間的關聯。

2017年5月16日,紐約時報的報導文章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一個宏偉的新國際經濟秩序願景,當川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將注意力投向國內之時,習近平讓自己領導的國家成為一個替代選擇。承諾將為中國的開發銀行提供逾1000億美元,這些銀行將充當大舉投資亞洲、歐洲和非洲基礎設施的先鋒。其中,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進出口銀行將獲得共計4800億元人民幣貸款,絲路基金將再獲得1000億元人民幣,還有大約3000億元人民幣將被用於鼓勵金融機構擴大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

習近平毫無保留地稱一帶一路其為「世紀工程」,是「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經濟全球化」。該計劃的基礎是中國在60個國家裡主導的橋樑、鐵路、港口和能源投資,構成了中國的經濟和地緣政治議程的支柱。習近平稱該計劃將解決接受國的貧困問題,他承諾提供緊急糧食援助,並表示中國將啟動「100個減貧項目」。

習近平說,中國將邀請世界銀行和其他國際機構,一同滿足發展中國家以及發達國家的需求。這表明他正在尋求建立新市場,並輸出中國以國家為主導的擴張模式。習近平也強調了美國的聯盟體系和以中國為主導的商業之間的不同,但「不會形成破壞穩定的小集團,而將建設和諧共存的大家庭」。這是對中國一向抱持敵意的紐約時報,難得中肯持平的報導。

但是,面對一帶一路的發展成就,台灣人卻心知肚明,這些巨額的投資項目恐怕是看得到卻吃不到;至於民進黨政府則是鐵了心腸丶鐵板一塊,既反對九二共識,也坚决反對一個中國,對上述這些數據當然也是無動於衷,既冷淡又冷漠。

但是,新當選的國民黨領導人吳敦義如果放棄他過去的獨台立場,回到一個中國政策,積極表達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意願,並搭乘大陸經濟發展的順風車,則日薄西山的國民黨仍有起死回生的機會。而當前國庫空虛丶政府赤字高築的危機也將可化解。至於軍公教被汚名化丶年金被迫腰斬丶貧窮人口劇增、社會階級分裂的整體噩運,也可迎刄而解。

台灣本來就有很好的基礎建設經驗,技術水準亦佳,可說是「小而美」。若能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積極與中國大陸的工程建設集團對接,結合大陸基礎建設的「大而壯」,也就能成就互利雙贏,變成「大而壯又美」,同時也讓台灣人逐漸走出發展困境。

如果我們進一步回顧歷史,重新審視孫中山先生在一百多年前提出的實業計劃,就不難發現,這份當時提出的宏偉建構,強調自主丶開放、互利丶共富,正與一帶一路計畫的前後輝映。

孫中山先生於民國七年自廣東移居上海。從事建國方略與實業計劃的研究。他特別將英文書名定為《國際共同開發中國書》(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China)。並指出,應國民之所需要,選最有利之途,掌控國家主權,吸引外資,共同開發中國,以解決當時中國的貧弱問題。

他設計了貫穿全中國廣大領土的鐵路網和公路網;他定下發展中國商埠和海港計劃;也定訂了疏浚河流、水利建設、荒地開墾等計劃大綱。另外,他又設計了發展天然資源和建設輕重工業的藍圖,並強調生態保育,定下在華中、華北造林的計劃。
他的目光遠超越當時的政治紛爭和政客視野之外,而且胸懷天下,大公無私,一心一意為了全中國的進步與發展。實業計劃如果能順利實現,既可以解除人民的貧困,並將促進國家富強,使中國及早躋於現代工業化國家之林。
實業計劃包括十大目標和六大計劃,其中以交通建設的發展為最優先原則。預計完成鐵道十萬英里,石子路百萬英里;修大運河,開鑿新運河等。商港之開闢新建三大世界港水利之開發礦業開發蒙古、新疆之灌溉在中國北部及中部造林移民東北、蒙古、新疆、青海、西藏地區。至於六大計劃,则是;
第一計劃:以北方大港為中心,建造西北鐵路系統
第二計劃:開發中部富源,以東方大港為中心,整治長江水道
第三計劃:開發南部富源,以南方大港為中心,建造西南鐵路系統
第四計劃:鐵路建設計劃,建造中央、東南、東北、擴展西北、高原等五大鐵路系統。
第五計劃:民生工業計劃,包括食、衣、住、行、印刷等工業。
第六計劃:開發礦產計劃,包括鐵、煤、石油、銅、特種等有色礦產。

上述這些計劃,在過去四十年大陆推动的建設中,多已實現,並有許多比當年計劃更佳的實踐成果。譬如高鉄建設丶港埠設施和水利工程,均已超越當年的規劃設計。但重要的是,針對工業發展,孫中山規定了兩項基本原則,迄今仍被遵循:(一)凡是可以由私人經營的就歸私人經營;(二)私人能力所不及或可能造成壟斷的則歸國家經營。政府有責任鼓勵私人企業,並以法律保護之。苛捐雜稅必須廢除,幣制必須改善並予統一。官方的干涉和障礙必須清除;交通必須發展以利商品的流通。鐵道、公路、疏浚河流、水利、墾荒、商埠、海港等都規定由國家主持。他還特別強調,歡迎外國資本,並將雇用外國專家。
在實業計劃序言中,孫先生指出,「然則中國富源之發展,已成為今日世界人類之至大問題,不獨為中國之利害而已也。惟發展之權,操之在我則存,操之在人則亡,此後中國存亡之關鍵,則在此實業發展之一事也。吾欲操此發展之權,則非有此知識不可。庶幾操縱在我,不致因噎廢食。」

由此可見,實業計劃雖然強調對外開放,歡迎外資參與和外國專家投入,但發展之權,仍然操之在我。這與鄧小平在一九七 o年代後期積極推動的改革開放政策,強調主權在我,對外開放,如出一轍。這也正是實業計劃的開創性丶歷史性的貢獻!

根據蔣夢麟先生回憶:「孫中山先生是中國第一位有過現代科學訓練的政治家。他的科學知識和精確的計算實在驚人。為了計劃中國的工業發展,他親自繪製地圖和表格,並收集資料,詳加核對。實業計劃中所包括的河床和港灣的深度和層次等細節他無不瞭若指掌。有一次我給他一張導淮委員會的淮河水利圖,他馬上把它在地板上展開,非常認真的加以研究。後來我發現這幅水利圖在他書房的壁上掛著。

在他仔細研究工業建設的有關問題和解決辦法以後,他就用英文寫下來。打字工作全部歸孫夫人負責。一切資料數字都詳予核對,如果有什麼建議,孫先生無不樂予考慮。凡是孫先生所計劃的工作,無論是政治的、哲學的、科學的或其他,他都以極大的熱忱去進行。他虛懷若谷,對於任何建議和批評都樂於接受。」
針對孫中山的實業計劃,習近平在2016年11月12日紀念孫中山150週年紀念會上致辭指出: 孫中山先生在從事緊張的革命活動的過程中,一直思考著建設中國的問題。1917年到1919年,他寫出《建國方略》一書,構想了中國建設的宏偉藍圖,其中提出要修建約16萬公里的鐵路,把中國沿海、內地、邊疆連接起來;修建160萬公里的公路,形成遍佈全國的公路網,並進入青藏高原;開鑿和整修全國水道和運河,建設三峽大壩,發展內河交通和水利、電力事業;在中國北部、中部、南部沿海各修建一個世界水平的大海港;大力發展農業、製造業、礦業,等等。孫先生擘畫的這個藍圖,顯示了他對中國發展的卓越見解和強烈期盼。

當時,有的外國記者認為孫中山的這些設想完全是一種空想,是不可能實現的。的確,在舊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條件下,這些宏大構想難以實現。今天,中國人民創造的許多成就遠遠超出了孫中山的設想。孫先生致力於建設的獨立、民主、富強的國家,早已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

对于當時外界的质疑,蔣夢麟指出,因為孫中山的眼光和計劃超越了他的時代,許多與他同時代的人常常覺得他的計劃不切實際。「與孫先生同時代的人只求近功,不肯研究中國實際問題的癥結所在,希望不必根據歷史、社會學、心理學、科學等所得的知識,就把事情辦好,更不願根據科學知識來訂定國家的建設計劃。因此他們誣衊孫先生的計劃是不切實際的空中樓閣。他們的現實的眼光根本看不到遠大的問題,更不知道他們自己的缺點就是無知和淺見,缺乏實際能力倒在其次。以實在而論,他們自己認為知道的東西,實只限於淺薄的個人經驗或不過根據一種常識的推論。這樣的知識雖然容易獲得,但以此為實踐基礎反常常會遭受最後的失敗」。但是,在百年之后的中国,情势卻已经完全不同了。

2013年9月和10月,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期間,習近平先後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大倡議,得到國際社會關注。接著,李克強在參加2013年中國-東盟博覽會時強調,加快一帶一路建設,有利於促進沿線各國經濟繁榮與區域經濟合作,加強不同文明的交流,並促進世界和平發展,是造福世界各國人民的偉大事業。

一帶一路这一世紀工程建設承继了實業計劃的基本精神,強調基礎建設,以及丝绸之路的「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它,堅持共商、共建、共用原則,積極推進沿線國家發展戰略的相互對接,讓古絲綢之路煥發新的生機活力,以新的形式使亞歐非各國聯繫更加緊密。

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大陸,一頭是活躍的東亞經濟圈,一頭是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中間廣大腹地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巨大。絲綢之路經濟帶重點暢通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重點方向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

根據2016年底的數據,大陸已有7961家境外企業對全球進行投資,累計實現的投資金額是1701億美元(約新台幣5兆2031億元),較2015年成長44%。這一數字還不包括金融投資。而在對外承包工程方面,已完成的金額是1594億美元(新台幣4兆9414億元),新簽合同金額是2440億美元(約新台幣7兆5640億元)。
除此之外,2016年大陸對外新簽合同在美金5千萬元(新台幣15億5千萬元)以上的項目,一共有815個;累計合同金額則是2067億美金(新台幣6兆4077億)。這已是中華民國政府年度總預算三倍以上的規模。

大陸企業去年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的金額是145億美元(新台幣約4500億元)。其中,已建立初具規模的合作區共56家,入區的企業1082家,總產值506億美元(新台幣l 兆5686億元)。至於新簽的合同金額1260億美元(新台幣3兆9千億元),約占大陸對外承包工程總金額的51%。在對外投資的行業類別方面,2016年對製造業投資310億美元,資訊類203億美元,科研類50億美元。

一帶一路既是中國的倡議,也是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共同願望。預估整個計劃將耗資美金九千億元,這確實是中國對世界的重大貢獻,也可視為廿一世紀版全球化的實業計劃!但更重要的是,一帶一路建設本身是開放的、包容的,歡迎世界各國和國際、地區組織積極參與。它不刻意追求一致性,而且高度靈活,富有彈性,是多元開放的合作進程。中國也不斷充實完善一帶一路的合作內容和方式,共同制定時間表、路線圖,積極對接沿線國家發展和區域合作規劃。由此看来,它与實業計劃的開放、包容、互利的精神,完全一致。

一九一八年孫中山發表實業計劃英文版。他指出: 「此書為實業計畫之大方針,為國家經濟之大政策而已。至其實施之細密計畫,必當再經一度專門名家之調查,科學實驗之審定,乃可從事。讀者幸毋以此書為一成不易之論!」
這正是實業計劃的科學丶細密丶審定丶務實與惠民精神之所在,也應是一帶一路計劃所依循的準繩。我們拭目以待這偉大的世紀工程!

無感:這個國家的那個政府|鄒秦

文/鄒秦(自由作家)

蔡英文口頭上的「這個國家」,一年來,誕生了一個對人民完全無感的「那個政府」。讓民主政治空轉,靠民粹口號治國,拚文化價值解構,而且迫使台灣社會全面空虛化。

他們不斷的誤導民眾,將美國國會的肉桶政治交易當成在「拚經濟」;把打擊軍公教人員當成「實現社會公平」;把掏空國民黨當作「轉型正義」;還把拒絕兩岸和平轉移成「培養天然獨的重要資本」。而最重要的是,竟然將打擊自己人當成政績。半年前,她強行把身體狀況不佳的總統府祕書長換下,說是已完成了階段性使命。但是到現在,卻始終找不到一位「健康的可替代人選」!
除了文青幫她寫文章外,她找不到任何可信任的心腹。面對不斷直缐下跌的民調,她無動於衷,只有冷靜丶冷淡和冷漠,一切都冷然以對。這就是偉大的英派!

美國總統川普説他不會再接蔡英文打來的電話,她的發言人冷冷的回應,這是假設性問題,她又沒說要打電話。但是,如果川普真的願意接話,她卻會像上一次一樣,滿懷欣喜!

面對習近平的考題,她拒絕回答,而且說兩岸目前要共同回答另一份新的試卷。面對大陸的一帶一路建設,她沒有絲毫感覺,卻提出了另一份朝向東南亞的新南向偉構。面對嚴峻的財政赤字,她只想刪除軍公教的年金,卻提出了另一份天文數字的前瞻建設宏圖。她只想省一心一意省小錢,另一方面,卻大方的揮霍花大錢,而且竟然是無底洞的捷運計劃和軌道交通工程。她打算終結民進黨內各派系,卻始終扶不起自己軟弱無能的英派。
執政一年,心態卻依然在野,而且負不起任何應該承擔的責任。雖然掌握了立法丶行政、司法大權,卻一心一意想繞過民主制衡與國會監督,靠國是會議另闢蹊徑丶曲缐治國。但沒想到的是,司法國是會議卻越開越糟糕,而且完全不受節制,甚至引來了眾怒!再加上林義雄絕食抗議,逼迫她修改公投法,藉台獨公投正式對大陸攤牌。這一切,只有一個字了得:亂,亂上加亂。

亂上加亂!但是,請放心,她一定會謙卑,再謙卑;那個政府,則依然無感,更無感。至於這個國家千千萬萬無奈的老百姓,卻只能徬徨無助,自求多福!

對新任中國國民黨主席的期許|王冠璽

文/王冠璽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 教授 博士生導師)
2017年5月10號,台灣的中天電視台舉辦了一場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電視辯論會。這六位候選人的經歷與能力雖然有一定程度的差距,但都是國民黨長期培育出的政治菁英。令人遺憾的是,沒有一位候選人能夠清楚的指出,國民黨為什麼會在2014年的台灣縣市長選舉與2016年的台灣總統大選中慘敗。

在這場辯論會中,只有現任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一人,相對清晰地闡述了國民黨的願景與未來的發展目標;其餘五人,沒有一個人對國民黨的未來提出哪怕只是稍微明確一點的藍圖。多數的候選人僅是反覆強調,國民黨必須要團結,要重視年輕人,要重視新媒體與新科技在選舉時所能發揮的功效。如果國民黨未來的黨主席,只能關注到上述這幾個層面的問題,那麼我可以斷言,國民黨再次執政的機會將非常渺茫。

民進黨執政的終極目標是實現台灣獨立,即便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明確的目標可以聚集激情與力量,兌現的就是一張又一張的選票。

國民黨敗選的最大原因,並不是因為執政績效不好,而是這二十幾年來,拱手讓民進黨成功的營造出了反中浪潮而不自知。中國二字,被民進黨操作為國民黨最大的負債。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二字,成了國民黨的罩門。只要反中浪潮不能化解,國民黨不管幹什麼,都有如頂著颱風匍匐前進。

兩蔣時期,國民黨天天講要反攻大陸,卻沒有絲毫耽誤建設台灣的步伐。經國先生的聲望極高,關鍵就在於他能夠排除一切干擾,把經濟搞上去。如今台灣同胞緬懷經國先生的事蹟時,也沒有誰會無聊的加上一句,「可惜蔣經國是浙江人」。反中浪潮,雖然有很複雜的成因,但最主要的因素,還是在於民進黨長期有計畫的刻意誤導與李登輝的主動配合所致。

從現今台灣的地緣政治與經濟因素來看,不與中國大陸交往,顯然是非常反智的作法;改善與大陸的關係,參與到大陸的十三五、十四五,乃至十五五的計畫之中,是快速重振台灣經濟,並且長保台灣榮景的終南捷徑。然而反中浪潮橫阻於前,若是不盡快解決台灣去中國化的問題,一切的美好構想,都難以付諸實現。因此,新任的國民黨主席,必須想方設法的讓台灣同胞重新認識到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這一個事實。我們都是中國人的這一件事,國民黨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開大會講、開地方黨代會講、開中央黨代會講,開全會講,每次開會都必須講;新任國民黨主席要讓全黨同志均能夠清醒的認識到,中國國民黨的長遠發展目標,就是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新任的國民黨主席必須要有「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的決心與魄力。

質言之,現今僅僅憑藉國民黨一黨之力,絕對無法完成翻轉台灣同胞反中思維的艱鉅任務。在化解去中國化這件事情上,國共兩黨必須密切合作。中國大陸的語境與台灣不同,中國共產黨有著獨特的執政思維與治理邏輯。新任的國民黨主席必須勤奮學習,要經常與真正瞭解大陸的高手交流,要能夠看懂,充分理解大陸當局的執政思路,甚至能夠預判出大陸的未來發展方向;同時也要既為國民黨,也為台灣,訓練出一大批真正瞭解大陸的各個領域的人才。

近三十年來,大陸的對台政策有著非常大的轉變與調整,總體來說,大陸的對台工作確實是越做越好。但我們也必須指出,從反中浪潮的興起與台灣選舉的結果就能知道,大陸當局的對台工作仍然有多處水土不服與不接地氣的現象發生;其主要原因在於形成對台工作大政方針的決策層、擔任宣傳與交流工作的各級台辦或台聯等相關單位與組織,以及各地直接面對台灣同胞的各級政府,在對台工作上面,仍然過度依賴體制內的既有思維定式與工作模式,並且嚴重的受到傳統的敵我意識的束縛。由於對台工作極其敏感,所以具體執行對台工作的負責同仁,絕大多數還是抱持著寧可偏左,不敢偏右,寧可不做,不敢做錯的消極心態。大陸對台灣的形勢判斷與民心掌握,往往有一種難以捉摸與力不從心的感覺。

新任的國民黨主席有必要藉著各種渠道,與大陸的最高當局進行多次真誠懇切的交流,國共兩黨的領導層,至少在兩岸必須統一,以及期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兩點上,能夠達成共識。從而說服大陸的最高當局,必須改變以敵我關係為底色的統戰工作方式。既然都說兩岸是「一家親」,那麼統一就應當是一個相互體諒,相互協助,相互融合,一家人逐漸團圓的漸進過程。國民黨要有全力協助大陸當局改變台灣同胞對大陸的整體印象與感情的決心與具體行動;也唯有如此,大陸的惠台措施,才能夠成為國民黨重新執政的重要助力。

誠所謂,互相補台,好戲連臺,互相拆台,一起垮台。馬政府時期,總統府不買立法院的帳,立法院拆總統府的台,最後國民黨不管是中央選舉還是地方選舉,全部垮台。當年連戰能夠在總統大選一再失利,國民黨四分五裂的時候,石破天驚,抓住機遇,他個人的出訪大陸,也給國民黨帶來了浴火重生的機會。我們希望國民黨能夠在新一任黨主席的帶領下,開大門,走大路,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態度絕不曖昧,堅決的打出中國國民黨的中國旗號;全黨同志要能夠精誠團結,鼓起勇氣,改變台灣老百姓的思維,創造出全新的有利局面。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我們對中國國民黨的未來,仍然充滿期盼!

本文為增訂版。
原文題為《新主席要有創新局勇氣》,節略版已登載在2017年5月11日的「中國時報」。原版全文,已登載在「中時電子報」

文化中國與振興中華──閤評網發刊詞

自從 2016 年 5 月 20 日蔡英文女士就職以來,台海關係急劇降溫,支持藍營的台商受到抹黑打壓,兩岸交換的陸生大幅度減少,赴台觀光旅遊的陸客更是嚴重下滑,負責推動兩岸關係的大陸委員會與海峽交流基金會更是形同虛設;兩岸的對話與交流已經瀕臨瓦解!

在對內政策上,民進黨政府為了徹底打垮失去政權的中國國民黨,積極推動文化台獨丶階級鬥爭與價值解構,藉轉型正義之名去中反華,加速培養所謂天然獨;並推動同性婚姻與所謂多元成家,顛覆傳統倫理與家庭價值。接下來,則是反孔丶去孫丶批蔣丶鬥爭退休軍公教人員,並鼓勵太陽花學運等份子以「公民不服從」之名打警察、佔領官署。到了年底,大眾媒體投票選出「苦」字,描繪過去這一年;而留給蔡女士的則是另一個字──「拗」。痛苦卻還硬拗,這真不是一個愉快的年頭。

但是,年年難過年年過,日子總還是要撐下去。究竟如何才能有尊嚴、有意義的過日子,卻是智慧與耐性的考驗。在無奈的悲涼與持續的鬱悶中,我們回頭省思一百多年前孫中山先生和革命志士,面對滿清的腐化與顢頇,以及仍執迷於皇族改革的保皇派,毅然決然的提出了少年中國、振興中華的主張,同時也深深體會到只有「保中國,不保大清」,釐清國家與政權的分際,積極推動民主共和,才能真正救斯民於水火之中!

這不但凸顯了民族認同與政權效忠兩者間的分野,揭櫫了文化中國丶振興中華的理想,自此與捍衛滿清丶效忠王室的保皇黨人正式分道揚鑣,終於走向了共和革命的道路。同時他也喚醒國人,只有推翻專制丶恢復中華,建立民主,堅持國家尊嚴和人民福祉,才能挺立於世界,並主宰自身的國族命運!

而今,回到兩岸的現實脈絡,台獨反華勢力困獸猶鬥,而且還想建立所謂保防機制以整肅異己,徹底掌握五權,並以金權籠絡地方諸侯,徐圖永續執政。而曾經支持它的知識社群,面對威權政治幽靈的復返,大多數只能噤聲沈默以對,並坐視新的威權勢力君臨滋長。

但我們拒絕噤聲和沈默!我們的主張,是掌握孫中山先生在百年前號召少年中國丶振興中華的初衷,釐清國家與政權的分際,也就是要重構文化中國與振興中華的傳承與理想,爭取民主,拒斥台獨文革和綠色威權,也就是保中國、不保私心自用的政權!一方面,我們要維護中華文化的傳統丶人民的自主和人性的尊嚴;另一方面,則要以開放的襟懷、理性的思辨,深度的探索,面對變動不居的全球化世界。

閤評網成立的宗旨,就是要清楚的面對兩岸中華的歷史傳承與全球脈絡,推動全球中文評論工作者的廣泛交流和深度對話,並且揚棄島國思維、分離主義和殖民心態,理性的探索振興中華的具體出路。我們的立場是明揭而清晰的,那就是:兩岸和合丶深度對話、全球互聯,並以全球視野、推動文化中國的理念!

我們的作者群,大多數曾經在台丶澎丶金丶馬成長和唸書,並且在歐美接受知識洗禮和工作鍛練;我們期許自己,要能將眼光跨越台海兩岸和華文圏,而以全球中國人為共同訴諸標的。我們所提供的,是一個知識交流的平台,讓文化中國的理念,透過華文世界的互動網路,超越時空和地域的樊籬,展開實質的交流和對話;進而承接起孫中山先生和革命志士當年倡議少年中國的初衷,為振興中華丶兩岸和平與文化中國的理念而盡心盡力!

習川會可促使中國投資美國的綠能及環保產業|魏國彥

魏國彥/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

習川會即將登場,兩人談什麼,怎麼談,表裡虛實,各方關切。

從川普政府最新發佈的二零一八年聯邦預算來看,其國防經費大幅上揚,而環保署被砍了三分之一,大氣海洋總署與國家自然基金也重創,砍掉的是環保執法、清潔能源、區域環境整治、全球暖化相關研究等經費,簡單的解讀就是:(1)川普不相信全球暖化、培育環境韌力那一套環保論述,(2)要大力開發美國境內的頁岩氣、頁岩油、煤礦,提升能源自產自足率,並達到能操縱世界能源市場價格的產能,(3)從而改變世界能源供需的地緣政治版圖,加強美國在中東不受要脅及其他地區的控制能力,打破蘇俄以供應天然氣專賣態而掌控東歐洲與中東的態勢。凡此種種,川普政權必須打破國內及國外的環保緊箍咒,就國內而言,他放寬開採自家各種能源的環境法規限制;就國際而言,美國必須收回成命,從歐巴馬簽訂執行「巴黎協定」的國際承諾撤退。

這樣的發展,川普希望得到中國的聲援。就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而言,中美兩國分別是全球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大哥別笑話老弟,大家就在聯合國裡顧左右而言他,別跟歐盟及海洋小島聯盟一個鼻孔出氣說什麼「全球暖化」,先把這兩年的化石能源(石油、天然氣、煤炭)產能及連帶而來的經濟成長搞上去再說。川普急於塑造這個可能性,一兩年內經濟大幅成長,股市翻紅,就能帶來更多的民意支持,兩年後的期中選舉讓民主黨輸得服服貼貼,在共和黨保守派簇擁下洋洋自得,耀武揚威。目前,川普需要中國在這個議題上同情與瞭解,而醞釀這個「減緩減碳」,讓「暖化威脅論」消音的國際氛圍也有利中國持續經濟成長的大戰略,讓習近平在十九全後再造新一波的和平崛起勢頭。

美國能源與環保政策的改弦更張意味著石油業、煤礦業將增加產能,吸納資金;另方面,敲鑼打鼓多年的綠能產業,如生質燃料、太陽光能發電在兩年多來因為低原油價格已經奄奄一息,「巴黎協定」帶來的希望曇花一現,至此幾乎全面落空。甚至,美國各大學及研究機構,相關的全球變遷研究及替代能源開發育成也將斷炊。另方面,拜中國經濟成長、稅收豐收所賜,習近平帶領的團隊及掌握的國營企業「口袋很深」,我估計,場內場外,檯上檯下,會有眾多綠能產業及環保業捧著案子希望中方投資。

中方只要願意投資,面子裡子兩面光。面子而言,習主席重視環保,中國人願意為人類前途、永續發展砸下重金;就裡子而言,這對美國企業及美國政府不啻為雪中送炭,能博得尊敬與好感。長期而言,當中國經濟更上層樓後,終究要面對溫室氣體減排,及提升環保標準的問題,這個時候買進一批研發程度在世界前緣的公司與技術正是高瞻遠矚的佈局與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