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供售台灣潛艦無魚雷海軍盜買魚雷遭美追究|高靖

文/高境

台灣與美國在1971年進行紡織品貿易談判,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幕後操盤,終於獲得美國總統尼克森親自授權同意對台供售兩艘潛艦,好事多磨,台灣卻要等到1972年10月21日,才由美國駐華大使馬康衛正式通知蔣經國,美國將提供兩艘潛艦給台灣。美國好人只做一半,給了台灣潛艦,卻不給魚雷,逼得台灣軍方後來在美國透過非法管道盜買魚雷,公然違反美國法令,幾乎引起兩國外交事件。
台灣在紡織品貿易談判過程中,經由談判大使大衛‧甘迺迪的協助,以提供軍備的條件,讓台灣接受限制紡織品出口的談判。對台提供潛艦的決定,是由尼克森告知甘迺迪,再由甘迺迪當面告知蔣經國。這是台灣第一次取得正規潛艦,當時是台灣爭取美國軍事援助的一大突破,尤其當時正是剛剛退出聯合國沒有多久,尼克森在1972年2月訪問北京,日本也剛剛在1972年9月與中國大陸建交,台灣在國際外交上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時美國同意提供台灣兩艘柴電潛艦,無異是給了台灣些許的友情支持。
台灣大約在1969年開始提出美國提供潛艦的要求,根據美國國務院解密檔案,最初台灣是希望租借四艘潛艦,美方的答覆當然是不同意。當時尼克森的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認為,潛艦與台灣的防衛安全沒有關係,所以,對於台灣連續幾年提出潛艦的需求,美國都予以拒絕。到了1971 年美國開始亞洲的紡織品貿易談判時,美國為了爭取台灣配合談判進行,尼克森同意強化台灣軍備。
雖然尼克森在1971年同意給台灣潛艦,好事多磨,這件事情在美國政府內部仍有很多分歧意見,美國國防部比較同情台灣,在潛艦問題上希望推動供售台灣,但是白宮國安會看法卻不同,經常橫生干預,造成潛艦供售台灣拖拖拉拉許久。1972年4月28日,國安會幕僚何志立給季辛吉的備忘錄,質疑美軍為何沒有拆除潛艦上的魚雷管與任何具有攻擊能力的設備,為何是給台灣兩艘,而不是一艘。為何用15萬美元如廢鐵一般的價格提供台灣。
當時美國海軍已經通知台北的美軍顧問團關於潛艦的事情,卻因為何志立提出質疑,整件事情又停頓了下來。何志立主要的目的是顧慮賣潛艦給台灣,是否可能影響美國剛剛開展的對大陸關係。
台灣幾十年一直謠傳美國賣給台灣的兩艘潛艦,是把魚雷管給拆掉了,從何志立的反應可以確認,魚雷管沒有拆掉,潛艦是完好如初的提供給台灣。不過,何志立的疑慮,對台灣卻也產生了具體的影響。台灣在爭取美國出售潛艦的過程當中,使用的是反潛訓練用,美國也就以反潛用潛艦名義出售,就是只供台灣水面艦艇進行反潛訓練使用的潛艦,所以美國雖然提供了潛艦給台灣,但是沒有提供魚雷,潛艦沒有魚雷,等於失去了攻擊能力,毫無作用,只能用來當成反潛訓練用,或者運送特種部隊滲透大陸海岸的訓練。
關於潛艦的價格,最後也不是何志立質疑的每艘15萬美元,1972年12月28日,參謀總長賴名湯在日記寫下,海軍武官汪希苓從華盛頓回來,潛艇我們還是要付300萬美元的修理費。賴名湯提出的金額,比兩艘潛艦合計的30萬美元,足足多了十倍,對台灣當局著實是一筆不小的負擔。賴名湯在1974年1月12日,在左營港登上海豹軍艦,賴名湯在當天日記寫下,魚雷管有10具,但是都沒有魚雷。買船、修船,及維護用零配件,每艘需要經費1000萬美元,相當貴,海軍從此多難矣。賴名湯的記述,也證明了美軍提供的潛艦有魚雷管,只是沒有魚雷。至於每艘1000萬美元的開銷,在當時政府的財力而言,更是沉重的財務壓力。
沒有魚雷的潛艦,等於沒有砲彈的戰車一樣,發揮不了積極的作用,但是台灣沒有管道購得魚雷,美國也不同意軍售潛艦用的魚雷給台灣。就在賴名湯實地登海豹艦巡視一年後,駐美大使館海軍武官邱華國因為為了採購潛艦所用魚雷,甚至不惜違反美國法律盜買魚雷,結果被美國司法單位盯上,鬧成了兩國的糾紛。
1975年2月6日,賴名湯在日記上寫下這起盜買魚雷的醜聞。當天行政院長蔣經國找賴名湯談,因為美國駐華大使安克志給了蔣經國一份台灣串通美國商人偷買魚雷的案件,其中措辭相當強硬。這件事情,不但蔣經國不知道,賴名湯也毫無所知。後來賴名湯找上海軍副總司令池孟彬(池孟彬女兒日後嫁給了現在的外交部長李大維),才知道確有其事。賴名湯然後向蔣經國報告,蔣經國請賴名湯向安克志說明,賴名湯在日記寫著,這實在是一件傷腦筋的事情。
2月7日,賴名湯在上午10時30分見了安克志,安克志說,邱華國(谷)知道這批魚雷是在美國,並且是美國海軍的。賴名湯認為,今天國家處境如此,這類的事情實在作不得。
海軍武官在美國魯莽的行為,讓台北的蔣經國與國防部十分沒面子,但是蔣經國仍然抱持忍辱負重的態度,對美方退讓,調查自己軍方有無涉案,蔣經國寧可犧牲自己軍官的名譽,也要保持美台雙方的友善關係,尤其是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美國又往北京發展關係的外交艱困時期,更顯悲壯。
至於台灣有多需要魚雷呢?早在1974年12月5日,賴名湯在日記寫下,當天8時30分接見美軍協防司令史奈德中將,賴名湯要史奈德幫忙向美國保證,魚雷給台灣,絕不會故意攻擊敵人,困擾美國,拖美國人下水。賴名湯如此對史奈德低聲下氣,拜託史奈德回美後,幫忙向美國轉達他的看法,可見得身為總長的賴名湯,看到花了那麼錢弄回來的潛艦,居然沒有魚雷,是有多麼無奈。對照於現在,美國同意供售魚雷給台灣,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美國在真正提供台灣潛艦前,正是美國想要自越南戰場脫身,由季辛吉與北越方面談判,另一方面希望南越政府支持和談,同時由美國主導,要求韓國、台灣等轉移美援裝備給南越,台灣的F-5A要移交給南越空軍,強化南越空軍戰力。為了誘使台灣同意移轉戰機給南越,美國把尼克森早已經承諾出售給蔣經國的潛艦又抬出來,只要台灣同意移交戰機,美軍會派幽靈式戰機駐台,協助台灣空防,同時同意提供兩艘潛艦。
關於潛艦,美國等於是一貨兩賣,不僅有違誠信,也有失厚道。1971年為了紡織品貿易談判,尼克森承諾提供台灣潛艦,讓台灣雀躍不已。到了1972年,台灣遲遲不見潛艦下文,美國為了強化南越戰力,又拿同意供售潛艦,要誘使蔣經國同意轉讓戰鬥機給南越。這一次,美國是說真話了,1972年10月 21日馬康衛親自告訴蔣經國這個決定。經過了40多年後,這兩艘美軍茄比級潛艦海獅軍艦與海豹軍艦,至今仍在台灣左營軍港水星碼頭服役。

美艦靠泊美中矛盾升高對台反不利|高靖

文/高靖

美國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被提名人薛瑞福在國會舉行的任命聽證會當中,提出了一段語焉不詳的論述,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薛瑞福說台灣與美國軍艦互訪,符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究竟是什麼?難道不是1972年的上海公報的精神嗎?以薛瑞福過往的政治立場判斷,薛瑞福所要指涉的肯定不是上海公報的精神,因為上海公報當中美國雖然只是認知(acknowledges)到一個中國,但是美國對一個中國的立場是不挑戰或者不提出異議(not to challenge),如果按照上海公報精神,美國如何能有自己所詮釋的一中政策。
美國海軍軍艦來台靠泊,是最近幾個月以來,在美中台三方非常敏感與熱門的話題,台灣方面當然是充滿了高度期待,但是這種主觀的期待很可能流於不切實際的想像。因為美國軍艦來到台灣靠泊,違反美中建交談判時,大陸方面所提出的三個前提,斷交、撤軍、廢約當中的撤軍一項,美國行政部門豈能違反自己過去已經同意的原則呢?大陸當局有怎麼可能允許外國軍艦靠泊台灣?堅持靠泊台灣,甚至不惜與大陸的關係升高緊張,這種情況實在不太可能發生啊,就算發生了,美中起衝突,拉高矛盾,對台灣怎麼可能會是好是呢?
上海公報的一個中國精神,指涉的是兩岸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1978年12月美中雙方簽訂建交公報時,美國承認北京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若從美中三公報的精神來看,至少台灣不代表中國,台灣僅是中國的一部分,有關台灣問題,美國的立場是希望兩岸中國人將來能以和平方式解決。可是就政治現實而言,兩岸分裂分治六十年以上,儘管國際社會不反對北京主張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實際上的情況,台灣不受北京政權所管轄與控制,大陸並沒有真正統治台灣。換言之,美中關係之外,另外存在著不同於一般國際關係的兩岸關係。
因此,薛瑞福當著國會議員面前,大談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美軍軍艦靠泊台灣符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讓人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薛瑞福究竟是要論述什麼?薛瑞福支持美艦訪台的談話十分空洞,看起來只是應付他所支持主張的一種場面話,希望讓議員認同他。若以美國與中國大陸正式的外交立場而言,美國軍艦若是靠泊中國的某一地區,卻沒有事先與北京徵詢意見,而是與台北達成共識,豈非怪事。美國早在1978年12月已經承認北京的合法地位,形式上,台美雙方沒有政治關係,美艦靠泊台灣其實與美國長期以來的政策,已經有所偏離,更不用說所謂美國的一中政策,究竟意所何指,易生混淆。
過去曾經有個妥協的主張,就是兩個中國,這是長期以來,西方國家所抱持的觀點,即以兩個中國方式,讓台灣向西方世界靠攏,也讓中國大陸可以進入國際主流社會,雙方的客觀存在,都能夠獲得保障。但是兩個中國主張,只是西方國家為了謀求台海情勢穩定的一廂情願想法,兩岸雙方過去並不接受,當然,以今日台灣的政治現實而言,他們所要的是一中一台,並不要兩個中國,只不過一中一台難度更高,國際社會也許可以接受兩個中國,但一中一台不太可能受到太多的認同。
薛瑞福偏離了美國政策主調,是有依據的。關於美國海軍軍艦定期訪問,停靠台灣,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曾經表示看法,他說,這非常困難,美國軍艦停泊台灣可能會構成危險。莫健的說法比較符合美國白宮與國務院的態度,薛瑞福因為將來是在國防部任職,沒有太多對於兩岸關係的政策論述的空間,他在聽證會的發言大約是應酬的意義,國防部將來仍需以國務院的政治指導為依歸。至於莫健提到的帶來危險,這很值得思索一下,到底這個危險從何而來。
薛瑞福在國會聽證會重申美國對台灣防衛需求的承諾,也提到對台軍售應可預期,強力支持美台軍艦互訪,這項政策不僅符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也為美國士兵提供更多休息機會,有助於軍艦維運,並與支持台灣、嚇阻中國的政策目標一致。
薛瑞福的談話,顯然與莫健相互矛盾,即使美國與大陸的關係,從最初的合作,到現在雙方的鬥而不破,所謂的嚇阻中國,只是一種姿態,而不是政策,如果嚇阻中國成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與政策,世間將永無寧日,兩強相爭,弱國與小國必然受到波及。
比較莫健與薛瑞福,我們還是應該以莫健的說法為準,比較能夠代表美國政策,薛瑞福的友好,對台灣是好的,但是這種不切實際的主張,只會創造空泛的期待。雷根總統競選期間,甚至還說過要與中華民國恢復邦交,當選就任後,知道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雷根選前選後兩張臉,也讓台灣的高度期待落空。
美國過去幾十年來的政策,就是促進區域的穩定與和平,美國並不是單方面支持台灣,對抗中國大陸。協助台灣對抗大陸,那是美國與北京關係正常化之前,美國在冷戰時期支持台灣的模式,但從杜魯門、艾森豪、甘迺迪、詹森、尼克森、福特、卡特歷任總統以來,美國都不支持國府軍事反攻大陸,甚至顧忌協防金門與馬祖,因為稍有不甚與共軍起摩擦,很可能就會引發世界大戰,也就是說,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是有限度的,不是無限度的支持。
美國與北京關係正常化後,所提供給台灣的防衛武器,是要確保台灣和平生存發展,應付大陸軍事威脅。美國與台北斷交後,在台灣關係法當中,也僅列出供售防衛性武器。也就是說,美國的政策是偏向防衛台灣,而不是嚇阻大陸,因為若要有嚇阻力量,就必須建立相當程度的攻擊力量,而非現在美國採取對台灣有限制的,有選擇的軍品出售,這是限制台灣的軍事力量,而非建立攻擊能力,嚇阻對方。
薛瑞福過度強調支持台灣,嚇阻中國大陸,也偏離了美國的外交政策。不過,美國軍方向來比較同情台灣當局,這類偏離美國外交政策主流的看法,就曾經頻繁地在美中建交前發生過。
1978年卡特總統與北京談判建交過程當中,美軍採取了許多行動,表達他們的不同看法。根據國務院解密檔案當中,1978年9月7日,有一份國防部國際安全事務副助理部長寫給國防部長布朗的備忘錄,其中提到有些美軍資深指揮官對於卡特的政策有所質疑,所以美國海軍提議要讓中止六年的核動力軍艦訪問台灣,重新恢復。海軍也提議,要把中華民國海軍官校實習遠航的目的地,從夏威夷延伸到美國西岸,同時對於限制派遣機動小組到台灣參與兩棲作戰訓練的決定,要提出異議。甚至還有提議,邀請多位中華民國高階軍官,乘飛機到美國海軍航母企業號。美國海軍將領對於請求訪問台灣遭拒,也多次表達不滿。
從這些軍方內部的情況看來,國防部的幕僚建議國防部長要趕快採取方法,讓美軍的高階將領支持美國的中國政策。
美軍藉著許多與卡特政府不相容的作法,表達他們對台灣的支持與對卡特的不滿。可是從1972年上海公報以來,美軍就開始陸續撤出台灣,為的是滿足建交三條件,斷交、撤軍、廢約。大勢所趨,並非幾個人的情緒所能改變。美軍最後仍然撤出台灣,也不將台灣列為美國核子保護傘下的範圍,不論美軍官兵心中的想法如何,他們都舊必須遵循文官的決策與領導。
薛瑞福這番友台的言論,發揮不了實際的作用。軍艦來台,若國務院、國安會態度保留,未來實現的可能就很低,事實上,美國政府行政部門允許美國軍艦靠泊台灣的可能實在不高,當然某些特殊的情況,不能相提並論,例如美軍遭難,或者有傷病官兵急需送醫。無論如何,美國國會與官員透過表態支持美艦靠泊台灣,表態支持台灣,也算是某種友好的表現,但我們仍須看輕美國政策的實然面貌,才不會在錯誤的期待下,有了錯誤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