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家二小姐:北京篇之五 白洋淀小子|馬玉玲 之六

文/馬玉玲

影響邢二小姐一生的人是白洋淀孕育及滋養的小子。

他出生的地方,地名就像有故事一樣─河北省任丘縣的七間房鄉西大塢村。聽說這個村建於明朝中期,在白洋淀湖的東沿,他在長女很小的時候就跟她說:「我家在白洋淀,在大清河邊。」

 

馬應題,字錦軒,是家中的老么,是村裡的大戶人家。這個村子超過半數住戶都姓馬,只有幾家從外地遷入的劉姓、宋姓人家,所以你可以說哪是個馬家村。這個村子的人家過半數以上都是近親或遠親,年三十除夕夜,鞭炮響起時,馬家人會下餃子,哪個晚上按照家裡的習俗一定要吃餃子,暗喻元寶年年來,吃餃子前孩子要給長輩磕頭拜年,說吉祥話領紅包,然後開心地吃餃子,大夥兒吃到飽飽,長輩就會催大家喝餃子湯,「原湯化原食」長輩說喝了餃子湯可以幫助消化,這似乎沒有科學根據,但餃子湯有神效,你喝了湯就真的舒服了,哪時才能離桌算是完成了吃餃子典禮。吃完餃子夜已經過了一半,老小都不能睡覺,要守歲,或是玩牌聊天,或是張羅拜年禮物,或是整理菜餚放到冰窖,沒有冰箱的日子在大北方弄個位置,儲存食物就是冰箱了。

天一亮長輩帶著晚輩就繞著村子逐家跟親戚拜年,這一拜就一個上午,甚至一整天,到了夜晚,累啊!大夥兒都累癱了,老老小小都早早入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村子裡都是這麼聯繫著。

 

白洋淀有北方最多品種的荷花,以及超過十多萬畝的蘆葦草,裡面可以藏個軍隊打得日本鬼子哇哇叫。應題家裡有一道他十分鐘愛的菜餚,就是茄子肉餅和炸肉藕餅(藕盒子),他將這兩道菜帶到台灣,完全是思念家鄉的味道。白洋淀湖水通過大清河流入海河,而大清河的風情成為他永不磨滅的思念。

 

應題是家裡老么,備受寵愛,他有個習武的叔叔,會輕功可上屋簷,應題說到叔叔就說得如武林大俠,可神啦。他跟這個叔叔學太極拳,成為他一生每天活動筋骨的招式。十一歲哪年,家裡長輩送應題到保定讀軍校,小小年紀就離家,母親當然不捨,但馬家老爺卻認為應題太過受寵應該受磨練,何況保定親戚隨時可以關照他,應題也渴望像叔叔一樣成為男子漢,學得一身武功,所以也樂於老爺的安排,就這樣在母親的不捨與父親的堅持下,應題到了保定,後來國難當頭,從此,他也鮮少在家長住,但家中總有一個人等待著他,這個小姐是馬家養的一個童養媳,比應題大幾歲,是一個安靜乖巧的女孩,因為相處的時間不多,感情自然生疏。

 

 

 

周陽山》民粹是對五四精神的叛離

文/周陽山

五四運動今年已屆100年,在五四持續性的影響中,對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的理解始終存在著高度的爭議,而其中最明顯的一項就是從解放論(liberation)的角度詮釋民主,並否定憲政主義精神,這是對西方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的嚴重誤解。

解放論與自由民主之間最大的分歧,是解放以抗爭為手段,將推翻舊體制、建立新政權、打擊異己、使敵人永不復起當成總目標;也就是說,把民主當成奪權工具,自由與人權卻不是終極價值。

1840年鴉片戰爭發生,西方國家為了自身的利益侵略中國,迫使清廷推動「洋務運動」以求自保,其主旨是學習西方的船堅砲利,「師夷長技以制夷」,但尚未及於法政制度的改良。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清廷拒絕引入西方的法律與政治制度,但在1905年日俄戰爭之後,被迫推動立憲,開始討論憲法、國會、議院、地方自治等議題,新興知識階層也開始對西方文化、法律、憲政、民主有了進一步的瞭解,與憲政民主息息相關的自由主義,逐漸為知識界所重視。

憲政自由主義強調以憲法與憲政秩序為中心,實施分權與制衡,以保障公民權利,爭取最大程度的自由與人權。憲政主義涉及兩種關係:一為政府與公民之間,即權力(power)與權利(rights)之間的關係,而且主張必須限制政府的權力,以維護人民的權利;二為規範政府各部門之間的權力關係,亦即實施有效的分權制衡,進而實踐善治。

換言之,憲政民主不但規範政府與公民的權力與權利關係,並且要落實人權保障、有限政府、主權在民、多數統治等原則,體現程序正當性及以法治為核心的價值觀。另外,它也規範政府各部門之間的權力運作,防止政治人物的貪腐和濫權,並落實憲法優先於法律、法律優先於命令的「憲政優位」原則。

但是,與西方自由主義者不同,許多中國知識分子並不重視自由主義所強調的個人自由、有限政府、權力分立與法治秩序等重要內涵,也不理解基督教為何特別強調「人性的幽暗面」,人具有「原罪」,也不相信人類可借助自身的努力修為而成聖成賢。基於此,西方國家的憲政自由主義者認為,必須全力防堵有權者的循私枉法,並藉助分權制衡、法治監督等手段,箝制政治領袖對權力的操縱和濫用。

換言之,憲政自由主義反對將權力極大化的極權式民主(totalitarian democracy),極權式民主只承認唯一的、排他的「絕對真理」。為了追求集體的目標,又極力構築起排他、排外的教義,提倡用強制的手段,實現國族至上的理想,而且還進一步破壞言論自由,藉司法排斥異己,罔顧法治程序,以強制威權的手段促其實現。這正是今天在台灣面臨的挑戰。

在國難方殷與民族危機的處境下,五四以來許多人將憲政民主視為達成國家富強、維護民族獨立的工具。他們不但寄望賢人政治和「好人政府」,而且相信只有國富民強、集中一切權力在領導者手上,才能挽救國家免於危亡的噩運。

基於此,許多知識分子雖然被稱為自由主義者,但他們關懷的核心價值,卻是民族主義和國族富強,而不是自由與人權。換言之,自由主義並非不可替代的基本信念,而有限政府、分權制衡、人權保障這些重要的憲政主張,在鞏固權力、國族認同的前提下,也就被輕易的拋棄了。

質言之,當今在台灣唯有不計一切的運用各種手段積極奪權,期待「勝者全拿」,控制一切公權力,反而成為推動選舉民主的真正目的。這也正是今天自由民主和憲政體制面臨的沉重挑戰!換言之,以民主為口實、以憲政為工具,並積極推動「不自由民主」和「民粹法西斯」,這正是對五四精神的否定與叛離!

(作者為金門大學教授)

 

本文轉載自中時電子報《周陽山-民粹是對五四運動的叛離

韓國瑜的美國考驗|周陽山

文/周陽山

韓國瑜9日出發赴美訪問,分別在東西兩岸知名學府哈佛與史丹佛大學演講,這是一次重要的國際會晤,也是他能否確立為台灣代表性政治人物的重要試煉。其中成敗關鍵,在於下列各端。

第一,展現不卑不亢的領袖風範和「以小事大」的政治智慧。如果韓的表現中規中矩,進退有節,得到美國媒體、中國專家和國際事務學者的肯定,他將超越目前台灣所有的政治人物,並成為藍營實際的盟主。不管他最後是否參選總統,都將擁有重要的發言權和否決權。

第二,展示和平理性處理兩岸關係的知識、能力和智慧。韓國瑜畢業自政大東亞研究所,碩士論文係由蘇起教授指導,對中共研究與大陸情勢早有深入的理解,但這次卻要親身面對眾多的中國專家和專業的國際事務學者,並且即席應答,確是一場硬碰硬的考驗。台北市長柯文哲月前訪美,表現未如期待。相較之下,韓國瑜係大陸研究專業出身,只能贏不能輸,壓力自是沉重。但若能做好準備,從容以對、舉重若輕,則會先馳得點,並且贏在起跑點上。

第三,展露新一代台灣政治領袖的民主理念、親民作風和草根魅力。韓國瑜和其他藍軍政治人物最大的不同,在於接地氣的群眾魅力和直白無隱的人格特質,而且擺脫了傳統政治人物的虛玄作偽和高來高去的權謀機巧,讓人一新耳目!至於他和綠軍政治領袖的根本分歧,則在於務實、誠信、不虛矯,絕不空言民主價值卻盡幹貪腐、分贓、權錢交易的勾當。目前全球掀起一股民粹風潮,台灣深受其害,變成「不自由民主」當道的慘痛局面。政客一心一意只想勝者全拿、權謀布局,卻根本否定了分權制衡、政府善治、國家認同和憲政民主等基本價值。但是,韓國瑜卻力挽狂瀾,念茲在茲以民生為念,讓貨出去、人進來,並遵奉《中華民國憲法》,樹立了新政治風範,也讓美國人看到台灣歷經20多年的逆流,終於走回自由民主的正軌!

第四,相較於李登輝時代的黑金當道、不擇手段,陳水扁當權時的貪腐橫行、竭澤而漁,馬英九執政後的畏首畏尾、怯懦無能,以及蔡英文上台以來的文青治國、空乏無力;韓國瑜上任還不到半年,卻已是風生水起、生機盎然,舉國民意也隨之起舞。其結果,卻導致中央政府膽戰心驚、橫柴入灶,結果卻是一敗塗地。這引起眾多美國智庫專家的好奇,稱之為「奇特而有趣的台灣政治現象」。換言之,韓國瑜的從政風格和人格魅力,正是美國的中國學界此次邀訪最感興趣之處。

韓流的考驗,在台灣風起雲湧之後,現在,才剛剛在美國人書寫的考卷上開展!

 

原文刊載於2019年4月9日中時電子報《韓國瑜的美國考驗

兩岸,總統大選必考題|周陽山

文/周陽山

1995年3月底,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未來中國國家結構與憲政體制研討會」上,先師胡佛教授和我聯名發表〈國家結構與政體結構的解析〉論文。後來我將此文修正,正式提出「四重聯盟」主張。其中主要內容是:

一、「不均等的聯邦關係」(federacy):適用於台灣與大陸。雙方均可加入國際組織,並維持對外交往,內部則採行不同的政治、經濟、法律制度。其先例之一,是芬蘭及歐蘭群島,均為北歐理事會成員,也都在歐盟派駐代表。對內方面,歐蘭群島(其民眾多為瑞典裔)則享有高度自治權。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亦即「一個主權、兩岸共享」。至於對外方面,兩岸可依循過去蘇聯、白俄羅斯與烏克蘭同為聯合國會員國之先例,以「一國兩席」方式分別加入聯合國,安理會常任國席次仍由大陸方面承擔。

二、「準聯邦制」(quasi-federalism):係指香港、澳門實施之「一國兩制」。其經濟社會制度與生活方式維持50年不變,並享有「準聯邦制」的自治地位。

三、「協商式民族自治體制」:適用民族自治地區,包括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三級政府與民族鄉,享有一定程度的區域自治權,但各地之實施狀況則因地制宜,並非全然一致。

四、「均權制之下的地方自治」:目前大陸和台灣的地方政府在財政、賦稅、經濟及區域發展等方面,享有一定程度的分權,但在文官任用、教育體系和法制適用上則是高度集權。但無論是分權或集權,則應參考歐洲各國地方治理改革之經驗,掌握孫中山主張之均權制精神,維持一種因地制宜、與時俱進的動態性平衡,適時進行調整。換言之,各地不必以「一條鞭」的硬性規定強求一致,這也是今後兩岸政體改革的重心所在。

綜而言之,「四重聯盟」是將兩岸統合與整體的政制改革任務結合於一,並透過漸進的憲政改革工程、結合各國的善治經驗,將「一個中國」理念,從歷史、地理、文化層次,落實到政治、經濟、社會層面,進而深化民主、優化法治,以利國家發展與地區治理。這是當年提出的統合規畫。

而今,20多年過去了,物換星移,台灣已多次坐失有利的談判契機,中國大陸則從消極「反獨」變成積極「促統」,正式提出了對台的「一國兩制」。但台灣的經濟實力卻從當年占大陸GDP的1/3強,快速滑落到目前已不足5%,而且在經貿上對大陸依賴日深。

上述的統合方案,強調高度自主和外交空間,目前還存在談判的籌碼和實踐的可能嗎?

但是,面對大陸的強勢訴求,堅不承認「一中」的民進黨,在選戰大敗之餘,除了一口回絕外,卻提不出任何有效的策略,拒統抗中、堅持對立,在台海博弈中爭取完勝,而國民黨方面迄今也是瞠目以對、苦無對策。但根據美國藍德公司近期評估,台海戰爭一旦爆發,美國已無必勝把握。近日來,連卡特前總統都對此深表憂慮。而信心十足的蔡政府,除了買武器之外,真的能提出超越美國的制勝保證嗎?

很顯然,橫亙在台海之間的是一片無知之幕,而台灣夾在兩強之間,前途未卜!習五條的促統訴求,除了警示美國之外,對台灣的考驗究竟是什麼?這是所有參與2020年大選的政治人物,不能迴避的考驗與警思。

 

原文刊載於2019年1月16日中時電子報《兩岸,總統大選必考題

邢家二小姐:北京篇之四 伯安瘋了|馬玉玲 之五

文/馬玉玲

邢二小姐淑芬的青少年期,無憂無慮,總是吃喝快樂,但哥哥伯安的事卻結束了她的青春期。

邢家搬到北京後,淑芬跟夫人就長駐北京,但姐姐淑涵、哥哥伯安卻喜歡跟姥姥、老爺住勝芳老家,邢夫人就兩頭跑,總愛回娘家,或許寡婦對娘家有一份安全感,也愛將邢家的好東西往娘家送,淑芬從小對母親這個舉動就不以為然,心裡犯滴咕,加上母親總往娘家跑,就覺得母親愛姊姊哥哥比自己多一些,心是偏的,幼年父親臨終時囑咐母親多照顧她的話,是她對父親最後的記憶,但如今看在淑芬眼裡,母親是沒做到的,這點點滴滴的心情讓淑芬開始對母親唱反調,人說最親近的人往往最容易衝突,淑涵、伯安不在身邊,不會冒犯邢夫人,淑芬機靈難搞,讓邢夫人總是頭痛,她哪知這全是淑芬心裡缺乏愛的緣故,愛若能滿足就一切皆好,邢夫人怎知滿腹錯待、缺愛的淑芬,一生都在期待及失落中徘徊。邢夫人自己失去丈夫後,就陷在深切悲痛中,自顧自都顧不來了,怎懂得這個敏感孩子的心思,淑芬就像一個從三歲就沒有長大的孩子一般,結婚前跟母親拉扯,後來跟丈夫拉扯索愛。

 

淑芬的好朋友應該就是哥哥伯安吧!姐姐淑涵是大姊,淑芬是老么,所以老喜歡管淑芬,淑芬對姊姊是敬畏的,而哥哥就多寵她一些。伯安是邢家獨子,長得斯文清秀,像爸爸,因幼年喪父家人寶貝他,對他呵護有加,或許是過度保護,又或許是他沒了父親的扶持,邁入青年的伯安總顯得懦弱膽怯,沒有他年齡該有的陽光氣概。但在淑芬心裡,哥哥是善良的,就是太善良了,所以人善被人欺,小時候,好動的淑芬看到哥哥被欺負就會打抱不平,愛為哥哥出頭,可惜現在哥哥遠在勝芳,不能陪她也少了說話寵她的對象。

 

薛家開鮮貨莊,一家不愁吃穿,邢夫人自從丈夫過世後,邢家巴望伯安能繼承家業,所以長輩們就刻意安排他在薛家鮮貨莊裡學習。鮮貨莊的日子對伯安這種不愛變動的人來說,雖然生活千篇一律但也安全,老爺讓劉總管帶領伯安,通常每天天一亮就要起身,簡單梳洗後伯安就要找劉總管報到,伯安叫他「劉叔」。

五十多歲的劉叔,是勝芳鎮當地人,在薛家從夥計做起,已經快四十年了,鮮貨莊上上下下、大小事務,劉叔都清楚,伯安跟劉叔學習是最好的安排。劉總管每天就帶著伯安,舉凡監督進貨、查對貨量、協調價錢、查倉庫、招呼廠商客戶、查對帳務等等,甚至夥計們的生活瑣事,劉總管都要管,伯安跟在身邊也能多磨練磨練。

 

這天就跟平常一樣,因為過了端午進入夏季,天亮得早,鮮貨莊裡夥計們已經開始打掃準備,七點早飯也端菜上桌,大夥兒正熱鬧打飯,「我們莊裡廚房來了個新大廚,從天津來的,菜做得好吃阿,昨天你吃到狗不理了嗎!真地道,但聽廚房裡說這個大廚脾氣特別躁,下手們被罵得受不了。」「我們可管不著,只管吃唄,他罵也罵不了咱們,咱們少往廚房跑就是了。」夥計們邊吃著熱呼呼的菜,啃著大饅頭,邊碎嘴說著這新廚子。這新廚子姓張,是個大胖子,人高馬大嗓子也宏亮,煮得一手好菜但就是脾氣壞,愛罵人愛叨叨,廚房裡人人敬畏他三分,但他一手好菜卻深得主人喜愛,也讓廚子們服氣。伯安原本跟這胖廚子沾不上邊,平常也不相往來,胖廚子也不知道伯安外孫少爺的來歷。但就在這早飯過後,劉叔忙著監督一批從瀋陽來的新貨,就囑咐伯安走一趟廚房,因為老爺想中午改菜就吩咐劉叔跟廚房說說,劉叔一忙就叫伯安去說,伯安從進貨的後院,走到廚房的院子,廚房裡只剩下張胖子跟兩個小助手,小廝手腳不俐落,張胖子正火氣上來罵人,伯安就打斷了他,「ㄟ這位大哥,老爺吩咐中午要改菜,我要跟誰說啊。」張胖子看這小個子,說話小聲小氣的,居然還敢打斷他罵人,火氣馬上就衝起來,大聲對著伯安就一陣罵「你這小子,懂不懂禮貌啊,我正在說話咧,你插什麼嘴啊!」「不是,我是劉叔派我過來跟你說一聲老爺的吩咐,沒別的意思,就是要改個菜。」張胖子看伯安連個對不起都不會說,就更氣,剛好他手裡正剁著菜,刀就不經意地邊罵邊舉起來了,嗓門更加大對伯安吼了過去「什麼什麼改菜,你懂不懂規矩啊,你這臭小子,你還說我就剁了你。」伯安看著舉起的刀,和張胖子吼叫脹紅的臉,忽然好像看到鬼一般,手打哆嗦腿也軟了,連忙逃離廚房。張胖子還咄咄逼人地說:「這小子懂不懂規矩啊……」

 

劉叔忙完進貨又忙著招呼客戶,雖然沒見伯安回來,但一忙也就沒有在意了,中午招呼客戶吃飯,飯後送走一班人,正要準備去歇歇,這時想起伯安一個上午連中午都不見人,就感到奇怪,他問了夥計們,沒人說見到他,正心裡納悶時想起早上吩咐他到廚房改菜的事,就往廚房裡問,廚房只剩下洗碗的小廝,這人正好是上午挨罵的人,因此就將整個過程跟劉總管說了,劉總管聽完後心裡想「壞了」,怎麼只是來說說改菜就發生這樣的事,趕緊找幾個沒睡的伙計到處找伯安,差不多各個院子都翻遍了還找不著人,回報的其中一個伙計說除了後院柴房沒找,其他的地方都找過了,劉總管抱住一線希望走到後院柴房,打開門看黑壓壓的房裡,就叫著伯安的名字,劉總管聽到伯安唏噓喊著劉叔,他就往裡找,在角落乾草堆裡伯安彎著身躺在草堆裡,只見他臉是白的,全身冒著冷汗,神色慌張,兩眼空洞。「伯安,你怎麼這樣啊!沒事了,別怕,快起來,你去洗個澡睡一覺就沒事啦!有劉叔在,別怕!」幾個夥計將伯安扶起來,送他回房,讓他洗澡休息。劉總管心想,怎麼伯安這麼虛,是被張胖子一吼,嚇破膽了。說也奇怪,伯安真的從此以後,好像被嚇到離了魂一樣,整個人都變了,魂好像走錯了空間到了別的世界,整個人恍恍惚惚,有時清楚有時失神。這事讓老爺震驚,張胖子被辭退了,劉叔覺得虧欠,沒好好照顧孫少爺,邢夫人陷入更深的愁苦,覺得自己實在歹命,死了丈夫又瘋了兒子,對伯安更是加倍呵護,淑芬更是難受,怪自己不在哥哥身邊,她想那天如果她在,張胖子有得好受的,她準為哥哥討個公道,居然這麼兇,讓哥哥嚇破膽,她更是告訴自己要提防身邊小人,人太善良就是容易讓人欺負。

 

過了兩年,伯安時好時壞,邢夫人覺得需要有個人在伯安身邊時時照顧,就找了個人家,為伯安訂了親,對方親家圖邢家有錢,雖然伯安瘋癲,但也是好人家的獨子,嫁入邢家應該不愁吃穿,親事一訂下,沒多久就結婚了,婚後生了個女兒,取名鍾英,這孩子一生護父,到父親離世前都守護他,淑芬也最關心這個姪女,後來她離家千萬里仍經常向老家人追問鍾英的狀況。

伯安出事之後,淑芬才了解這世上原來還有這麼不如意的事,跟母親鬥嘴原來真是小事,都比不上哥哥被廚子嚇破膽毀了一生來得慘。

 

靠攏未來一中 解凍兩岸|戴瑞明

文/戴瑞明(退休大使)

自從二〇一六年民進黨蔡英文總統執政以來,由於糾結於有無九二共識,兩岸關係每況愈下。大陸堅持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反對臺獨」分裂主張為兩岸恢復對話的政治基礎,而民進黨政府則堅決否認有九二共識,只承認有求同存異的「九二歷史事實」。

其實,九二「共識」也罷,「史實」也罷,重要的不是名詞,而是內涵。根據一九九二年海基會與海峽會來往函件等相關資料顯示,雙方對「一中原則」的涵義儘管有不同解讀,但對「謀求國家統一」則並無異議,且係雙方各自憲法之規定。是以「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應屬九二「原點」,殆無疑義。

上世紀一九九〇年初居於亞洲四小龍之首的臺灣傲視大陸,尚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雄心。前總統李登輝於一九九〇年十月七日宣布在總統府之下設立「國家統一委員會」,時任民進黨主席的黃信介亦為副主任委員之一。次年二月廿三日國統會又通過《國家統一綱領》,確立「一個中國原則」,以追求國家統一為目標,可見一個中國原則是我方首先在《國統綱領》裡的用語,竟成為日後陸方所堅持的原則。

當年李前總統所主導制定的《國統綱領》,追求國家統一的目標,分三階段循序漸進,並無時限,其重點在臺海兩岸承諾相向而行的和解意願與憲法義務,亦即不搞分裂,雙方共同追求「漸統」。

在國家統一前,雙方對內可以維持各自的主體性,亦即在中國領土上,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與在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各自維持其既有的政治制度與生活方式,互不干涉。雙方同意平等協商,共議統一。

在兩岸對外關係方面,臺灣處於弱勢,不是我方不夠努力,而是由於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二七五八號決議案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中國」,致使臺灣在國際社會無容身之地,除非我方能爭取聯合國一百九十三個會員國之半的支持,始有可能參加政府間的國際組織。否則,臺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就須與大陸協商解決,絕無可能用內耗的「公投」或責怪大陸「打壓」所可達標。外交是一種妥協的藝術,我方必須認知這是冷冰冰的國際現實。

簡言之,執政當局如能避免重蹈過去「兩國論」、「一邊一國」錯誤主張的覆轍,而向李前總統追求國家「終極統一」或陳前總統「未來一中」目標的九二「原點」靠攏,兩岸關係才有解凍可能。絕大多數臺灣同胞嚮往的「臺灣共識」是臺灣內求安定與繁榮,外求和平與合作。以此而論,馬前總統執政八年接受相向而行的「一中原則」與「一國兩區」,使得兩岸關係能順利地和平發展,互利互惠。二〇一五年兩岸領導人新加坡會談,既未喪失臺灣的「主體性」,亦未有任何「出賣」臺灣的徵象。

吾人應知兩岸共同追求國家終極統一的長期目標過程中,臺灣二千三百萬同胞的命運才可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會提心吊膽地成為大國的「籌碼」。如此,在國家統一前,臺灣固可維持與大陸處於獨立自主的平等地位,且對未來解決雙方爭端的方案,亦可擁有平等的發言權與決定權。

陳前總統曾公開坦白承認,「臺灣獨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奉勸島內「主獨」的朋友們與海外「獨派」支持者早些覺醒,敦促執政當局回到九二「原點」,早日與大陸恢復對話。如同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所提的無色覺醒的兩岸主張一般,利益眾生,則幸甚!

文寫於民國一〇七年八月十四日

比出口民調更為清晰的民意展現 蔡政府何不謙卑面對|雷倩

文/ 雷倩

在鞭炮與抗議聲中落幕的2018九合一選舉結果不只是藍綠板塊挪動、新政治選舉崛起,十個公投案,更是對蔡政府施政罕見明晰的總體檢。蔡總統在敗選之夜,表示為敗選負起全責辭去黨主席,但對台灣民意的展現,只以路上必然的荊棘稱之,堅持改革仍將向前。

真只是荊棘嗎?

只要計算本次各個公投案投贊成與反對的人數比例,便可以清楚看出蔡政府一意孤行的施政,遭高達60%-80%的投票選民反對。

其中,蔡政府堅持民進黨「非核家園」主張,直接降低核電轉以燃煤電廠供電,造成台灣空污嚴重,人民求一口新鮮空氣而不可得。本次反對民進黨以燃媒替代核電方向的第7、8、16案分別獲79%、76%、59%的投票選民支持。

2016蔡英文勝選後,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以及行政官員,快速以性別平等之名,推動改變民法婚姻定義與在國教進行激進的性教育與同志教育。本次正反兩陣營,共提出5案。其中反對蔡政府施政方向的第10、11、12案,分別獲73%、67%、61%的投票選民同意。而與蔡政府同一方向的第14、15案,不同意的皆高達2/3。

最近一年,獨派對蔡政府持續施壓,除了大老不時喊話,更藉喜樂島連線與第13案東奧公投測試底線。本案雖未獲通過,避免了運動員無法參加東京奧運的災難,但同意與反對呈45%-55% 的對比令許多人驚訝。同意的45%當然與選戰末期蔡政府大打「顧台灣」牌,以統獨、恐中、抹紅作為選舉主軸,催出意識型態選民有關;但亦與部份反獨選民,串連鼓吹投下同意票,看看民進黨「敢說敢不敢做」有關。

最後,蔡政府一味向日本傾斜,直接運用行政權開放日本核食,雖事後由立委揭露、民意高度反彈,仍於事無補。對不當開放核食反彈的第9案,不意外的獲得高達78%投票選民同意,劃下什麼才是「政府正當權力」的界線。

台灣政治人物時常以民調數字做為政策支撐,造成假民調滿天飛,各同溫層高度選擇性採信的現象。本次公投十案,皆有一千萬選民頂著大太陽排一到三小時的隊,以最公平的一人一票方式表達民意。其中沒有網路聲量大小、民調機構效應、題目蓄意誤導、或加權不當等影響民調真實性、信度或效度的雜音,是數十年來最明確、最完整的民意展現。

蔡總統若仍將公辦選舉的結果,視為改革路上必然的荊棘而披之斬之,完全不考慮順應民意,恐怕她的一意孤行,會將台灣帶向萬劫不復的深淵!何不謙卑面對,將公投十案視為最完整的出口民調,與九合一選舉結果比對分析,重新訂定符合民意的政策方向,則懸崖勒馬猶未晚矣,則台灣幸甚人民幸甚!

邢家二小姐:北京篇之三 狐仙|馬玉玲 之四

文/馬玉玲

邢二小姐淑芬,書讀到中學,因為戰亂,就舉家遷往北京。

 

邢家人在北京找了一塊地,坐落在紫京城外、北海附近,是一個四合院,買得便宜,劉掌櫃說這一帶就屬這院買得合算。這四合院有東南西北各大房,各房間靠小門、迴廊相連貫通,還有前後院,前院是全家最愛的地方,大夥兒吃完晚飯會在前院大房裡沏茶聊天,七嘴八舌,天南地北,聊家事商事。

 

剛搬進這四合院沒幾個月的一個晚上,還是晚飯後,劉掌櫃從外面回來,他聽到一個消息,嚇了一跳,就急忙趕回家。

「老爺,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們這個四合院賣得這麼便宜了。原來這個宅子的地是葬太監的地,這太監多是冤死鬼,恐怕這個宅子不吉利。」

聽劉掌櫃這麼一說,薛姥姥頓時慌了,忙說要不要搬家的話。邢夫人也嚇得說不出話來,嘴裡叨叨著這怪嚇人的,全家人心裡發毛有點慌。

這時,老爺皺著眉頭,卻冷靜地說:「我們那裡都不去,好不容易搬到北京,買到這個皇宮外的房子,位置好,風水好,只要蓋個佛堂,讓神明壓小鬼準有用。」

老爺一句話大夥兒的心就定了,第二天管家就去張羅蓋佛堂的事,正好後院近後門處有一小塊空地,老爺就選那裡進行搭建工程,一時間工人每天進出,只花了一兩個月就完工了,雖然說這屋是個佛堂,但卻沒有一尊偶像,只是放個祖宗牌位,也安了個土地公牌位,屋子的一角放了一些書櫃、也放了幾張椅子、桌子,最令人驚喜的是老爺買了個留聲機,這屋也成了個休閒間。但最愛到這屋的不是老人們,而是邢夫人和二小姐淑芬。

 

佛堂休閒室落成後,全家人的心似乎平安了許多,日子過得還挺愜意,鮮貨庄的生意是興隆的,老爺姥姥經常是北京、勝芳兩地來回跑,一家子住北京的日子漸漸也習慣了,但最令他們感到稀奇的是老北京嘴裡說的「狐仙」。原來北京這個大地方就是與其他地方不同,居然信有狐仙,這事被許多北京朋友傳得繪聲繪影,他們說北京每個家裡都有狐仙,有人說牠是好的,會護家宅,但也有人說不好,會害人。這些故事總是大家茶餘飯後的閒話,這家裡倒沒有任何一個人看過這個北京人所說的狐仙。

 

過了冬,入春融雪,淑芬已經快畢業了,這一年淑芬和鄰居陳太太的小女兒小芬走得很近,這小女孩才十歲,但跟淑芬很投緣,每天晚上就跑來薛家找淑芬玩,也愛黏著她,吃完晚飯這小丫頭就報到,這樣的友誼過了春天進入夏天,小芬就成了一個小尾巴,全家人也習慣小芬常出入家裡找二姐姐。夏天的晚上,有風的日子,大夥愛在前院乘涼,聊天也好,下棋也好,管家總為大家預備好吃的點心。

 

有一晚無風,空氣中有些悶,二小姐迎著小芬說:「小芬,今天很悶,我們到佛堂聽留聲機好了。你媽媽讓你聽過留聲機嗎?我有周璇的歌。」小芬應說:「好啊,在哪兒啦!」她今天特別安靜,淑芬想可能有點小感冒吧,「在後院,那裡比較安靜。可以好好聽歌。」淑芬跟媽媽說帶小芬到佛堂聽留聲機,邢夫人還說等一會兒叫管家送點心給她們吃。

 

淑芬走進往後院的迴廊,到了佛堂前看門上了鎖,正懊惱時,劉掌櫃經過,淑芬就跟掌櫃說:「劉叔叔,我要進去聽留聲機,怎麼這門鎖起來了,您可不可以幫我開門啊!」淑芬的話剛說完,小芬突然大叫一聲就暈倒在地,淑芬看小芬倒下,嚇了一大跳,也大叫一聲,居然也暈了過去。前院的大夥兒聽到兩聲尖叫,紛紛從前院跑到後院,看一大一小全躺在佛堂門前,全圍住她們,佣人們急忙拿毛巾,管家拿來油將淑芬燻醒了,淑芬睜眼看到周圍全是人,邢夫人忙對她說:「妳怎麼啦!怎麼暈過去了。」

 

「我帶小芬來聽留聲機,門鎖著,我就叫劉叔幫我開門,小芬就叫,我嚇了一大跳,不知道怎麼也暈了。」說著說著,看到人群中的劉掌櫃。

「劉叔,你剛才不是在嗎?我們怎麼都暈了?你知不知道啊!」

這時,姥姥說:「淑芬,劉掌櫃剛才跟我們在前院啊,哪來的到後院幫妳開門。」「不是,剛才明明是劉叔啊,我看到劉叔請他幫我開門的,劉叔您說說。」

劉掌櫃一臉狐疑,「二小姐,我剛才在前院,沒有到後院呀。」大家一陣忙亂也不解時,小芬醒了,嚷著不舒服,管家抱起小芬就送她先回家。淑芬說:「今天小芬好像來的時候就不舒服,應該是著涼了,快送回家叫陳太太帶她看醫生。」

 

這事之後,小芬就臥床不起,淑芬每天放學就去看看小芬,但不知何故,小芬精神越來越不行,看過的醫生都束手無策,一個月後就走了。兩家人都十分難過,陳太太哭癱了直說:「怎麼這孩子這麼命薄,她是不是著魔了。」

就在幫小芬辦完喪事後的一個晚上,管家跟大夥兒說,鄰居傳說二小姐和小芬那個晚上是看到壞狐仙了,他們說好狐仙會保家宅,牠們不會讓人看到,默默地守護著家,但壞的狐仙就會現身嚇人,淑芬說:「我沒有看到狐仙啊!只看到劉叔。」

「老北京說,如果快要死的人是會看到狐仙原形的,我想二小姐看到劉叔,但小芬應該是看到原形,所以她一看到就大叫暈倒了。二小姐身體沒事,狐仙不會讓你看到原形,就讓你看到劉掌櫃囉。我想您暈倒是被小芬嚇的。」

 

薛家住了幾年這四合院,後來遇到戰事吃緊,老爺就將這有狐仙的四合院賣了,全家搬回勝芳。小芬的事,大家都不再提,但卻永遠留在二小姐的心裡,她偶而會想念著她的小芬妹妹,那個看過狐仙的可憐女孩。

 

敬悼沈君山教授

文/雷倩

9/12 驚聞沈君山教授辭世!敬悼!

1980年我自台大畢業,進入高希均教授成立的生活素質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助理。

中心由沈宗翰文教基金會設立,沈先生的公子沈君山教授自然常來位在台塑大樓後棟四樓的辦公室。有一段時間,我兼任他的打雜助理。

當年的沈教授風流倜儻,列名四大公子絕非溢美。由於中心以經濟社會議題為主,沈教授沒有什麼研究計畫,常坐在辦公桌後瀟灑的和我閒談天文物理、圍棋、橋牌。

更多的時候,他談人生階段與生命選擇。記得有人說他愛橋牌如痴是「不務正業」,他笑著辯解:「我在Princeton 時可也是著作等身的,」邊說邊比了個一疊論文的手勢,「那些,已經做過了!」

當時正值台美斷交、美麗島事件、黨外運動、解嚴大辯論,台灣社會動盪不安。沈教授對我提出許多問題:你們大學生想什麼?在乎什麼?相信什麼?台大的文科生和以理工為主的清大生自然非常不同,因此我的回答常令他嘖嘖稱奇。一年後我赴費城賓大求學,也就結束了和沈教授天南地北閒聊的緣分。

某年聖誕節,我寫了封卡片問候並報告近況,竟驚喜的接到沈教授厚厚的回信。信裡叮囑許多在美求學和生活的細節,信末一筆好字寫了首七絕,要我別忘了終身大事。至今記得開頭是「莫問尋春太芳遲」,想是用杜牧名句的典。

經師易、人師難。沈教授沒有正式教過我什麼學問,但那一年,他讓22歲的小大學生看到無論在人生那個階段,只要保有赤子之心,治學可以寬廣、生活可以悠然自得、對國家社會可以事事關心、對未知事物可以永遠好奇。

最近接連數位我所敬重的師長辭世。我們,正在向那個波瀾壯闊的時代道別。哲人雖遠、典型長存,留著的人除了記憶,還有盡力承傳的責任。

 

(圖片取自網路

9/10 兩岸和平協定日 家祭勿忘告乃翁 ─ 悼念胡佛老師

文/雷倩

身處今日台灣,許多人許多事讓人感到錯亂,國家認同錯亂、政治主張錯亂、社會價值錯亂、政商關係錯亂。而在這個錯亂年代,胡佛老師是一位我最尊敬、思想最清楚的長者。

多年前胡佛老師推薦我擔任一個重要職務,我聽到非常錯愕,因為在台大時並無淵源。那個工作既非我所求,遭有心人杯葛後也就船過水無痕。四年多前,陽山夫婦開始約我們固定上大湖山莊夜訪胡老師,每次約莫四、五小時,時常談到深夜兩三點才依依不捨的結束。在那一次又一次的對談中,我們深深體會知識份子風雨家國的傳承,與中國讀書人天下己任的高貴傳統。

胡老師念茲在茲的,是兩岸和平與民族未來。他發表了兩岸和平論述,推動和平中國運動,呼籲在完整中國、尊重現狀、兩岸統合、和平不武基礎上簽訂兩岸基礎協定。

對這位自由思想大師而言,最近指稱在中華民國體制內推動台獨是不道德的,和當年他奔走協商促使國民黨開放黨禁之間,毫無衝突。因為胡老師一生致力的,是民主、自由、法治、富強的民族未來!

一個多月前我們最後一次夜訪胡老師,臨走時他及師母、女兒援例在門口看我們離去。誰知揮手竟成永別!風雨芭蕉,猶記微言大義;國事如麻,奈何哲人其萎!

作為胡老師的私淑弟子,今晚我找出某次長達六小時對談的筆記,裡面有老師這些年反覆闡述的中心思想。我想,兩岸若有一日簽署和平協定,民族能往復興大道直奔,必是老師真正含笑的日子!

 

 

(圖片摘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