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爭取冷門世中運的政治考量|高靖

文/高靖
2017年8月世大運在台北市順利舉行,台灣得利於特定冷門項目。奪牌數風光,也讓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政治行情攀高。無獨有偶,桃園市長政文燦也要爭取桃園舉辦2020年世中運,鄭文燦的舉動,除了政治,還是政治,體育只是附帶的。爭取桃園舉辦世中運,若成功,有助於鄭文燦2018年爭取競選連任,為了世中運必定要增加許多場館、住宿設施,這些都涉及政治資源分配,有助選舉,其次,為了幫台灣獨立鋪路,才要選擇這類在國際上不受重視的國際運動賽事,在台灣舉辦,希望有機會向國際宣傳台灣,順便夾帶台灣獨立的政治宣傳。
鄭文燦已經要求桃園市教育局在明年的預算當中,編列舉辦世中運的相關預算,可以想見鄭文燦這次是勢在必得,先把預算編下去,反正桃園市議會11月才會審查到,如果有變數,到時候再看如何處理。世中運今年10月15日要在意大利撒丁島投票表決決定第18屆2020年世界中學生運動會的舉辦國家與地點。現在已有四個城市提出申請,包括中國大陸的晉江市(縣級市、泉州市所轄)與台灣的桃園市(直轄市)。
台灣是以直轄市申請,大陸是以縣級市申請,兩個城市的地位截然不同。台灣那麼重視這種在國際運動賽事當中,不太重要的活動,無非是台灣若要爭取奧運、亞運等,幾乎不會受到國際社會重視,無力與洛杉磯、北京、倫敦、東京這類城市競爭,只好選擇比較冷門的活動申辦。高雄幾年前申辦世運會,世運會勉強算是低於奧運,但仍有些名堂的國際賽事,但是台北申辦的世大運,就只是學生的運動交誼性質的活動,只不過台北把它的地位抬高,當成了重點比賽。
舉辦國際活動,可以讓地方增光,這是許多城市行銷的策略。但是桃園的地方人士,乃至於一般台灣人,可能不清楚桃園要爭取舉辦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國際運動會。民進黨最會運用的,就是金光黨的守法,拿個破銅爛鐵,騙你是黃金,上當了,仍沾沾自喜。
世界中學生運動會國際中學體育聯合會今年8月才來到桃園,實地考察桃園的條件是否符合成為主辦城市,目前這個考察團已經轉往東歐,到布達佩斯考察。這個國際運動組織,與奧運無關,是以13歲到18歲年齡層的中學生為主要運動員的國際運動比賽。活動的目的以教育性質為多,更甚於實際的競技,主要是提倡青年人的體能教育,與奧運比賽成人爭奪獎牌的性質不太一樣,國際上多以體能教育活動看待這項活動。
當然,台灣舉辦國際性質的中學生體能教育競賽,好像也沒什麼不好,但是台灣是否應該量力而為,多多重視本身的基礎建設,而不是打腫臉充胖子,耗費資源在重要性不是那麼高的國際賽事方面。爭取世中運,無非就是地方首長的虛心作祟,藉著某種國際活動,宣傳桃園,但因為是中學生的體育活動,宣傳效果與投入的資源相比,實在不是那麼划算。
高雄市世運會,讓高雄市長陳菊爭了面子。台北市的世大運,也搶救了原先不被看好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現在這位政治人物鄭文燦提出申請世中運,無非是要藉著一場重要性不高的國際體育活動,讓他可以在明年競選連任時,當成是政見與政績,辦理活動過程有許多資源分配,更有助於他爭取民眾與團體支持他的連任,桃園舉辦世中運,政治優先,體育其實只是次要的。
試想,鄭文燦若2018年順利連任,2020年第二任任期時,順利舉行世中運,如果一切順利,政治行情馬上水漲船高,反正台灣人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國際比賽,還以為這是與奧運會一樣的重大比賽,說穿了,這還只是以中學生為對象,鼓勵發揚體能教育的教育活動,聯誼性質高於競賽性質。
台灣為什麽要著迷於爭取舉辦國際性質的賽事,台灣無緣於爭取奧運與亞運,只能爭取世大運,世運會等次等的比賽,現在又來了世中運。這種搞法,無非是一種出口轉內銷的搞法,就是藉著國際比賽,向台灣人推銷,台灣在國際上多麼有地位,台灣人的體育活動有多麼厲害,可以奪下好多金牌,當大家沉醉於這些美好的景象時,渾然不知,這只是個教育性質的國際比賽,我們要從中學生當中找出合適有能力的運動選手,很可能都會面臨人數有限的窘況。
中國大陸是以泉州市下的縣級市晉江申請,我們是用院轄市申請,恐怕是用力過猛吧。台灣缺錢搞基礎建設,軍公教調薪3%,也還是因為民進黨政府為了平息軍公教退休年金爭議,藉此轉移焦點,但是加薪的財源來自何處,政府也說不清楚。那麼大家不禁好奇,桃園舉辦世中運,桃園市要準備花多少錢?政府又要補貼多少錢給桃園市?桃園又要蓋航空城,還要花多少錢辦國際比賽,這些錢又出自何處呢?
台灣需要的不是這些滿足地方首長虛榮心的國際運動會,台灣面臨的問題,已經在國際評比當中顯現了,根據瑞士世界經濟論壇(WEF)2017年至2018年全球競爭力報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7-2018),在137個受評比國家,台灣排名第15,較去年退步1名。在亞太地區排名次於新加坡(第3名)、香港(第6名)、日本(第9名)和紐西蘭(第13)。領先馬來西亞(第23名)、韓國(第26名)及中國大陸(第27名)。
台灣整體排名退步1名,造成排名退步的主因,是基本需要項目,較去年下滑1名至15名。創新及成熟因素項目,台灣進步2名,排名15,效率強度項目維持排名16。可以想見,在其他項目進步之下,整體還是退步,可見得基本需要的退步影響有多大,但是民進黨政府毫不以為意。我們看看基本需要下的四項指標,退步最多的是基礎建設,由13名退步到16名,主要是港口、航空運輸等基礎建設以及電力供給品質排名下降,其中電力供給品質,因為民進黨政府意識形態操弄下反核,停止核電廠運作,造成台灣缺乏穩定電力供給。
國際評比稱台灣的基礎建設落後,但是台灣仍然熱衷於爭取舉辦國際比賽,這真是眼望遠方的彩虹,一腳踩死了腳邊的玫瑰。不先把台灣經營好,又如何能夠有足夠的資源,爭取國際賽事,讓台灣立足於國際?民進黨政府才剛剛由立法院通過的前瞻基礎建設特別預算,其中甚至沒有幾樣與電力設施有關,與交通有關的多是軌道建設,這些軌道建設與台灣的基礎能力關係也不大,花大錢搞假的前瞻基礎建設,又花大錢舉辦地位不高的國際比賽,這樣的政府真不知在想些什麼?
民進黨的市長,在桃園爭取世中運,說穿了,還是選舉政治,利用舉辦運動會,分配資源給支持者,收買民間,鞏固民進黨執政。並藉以在國際間宣傳台灣,為漸進的朝台灣獨立方面行進,提供論述的基礎。對民進黨來說,從來體育就不是體育,一切只有利益以及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