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李蔣內鬥搞掉國府大好江山|高靖

文/高靖

國民政府在國共內戰失利,1949年12月政府撤退台灣。這混亂的一年,國民黨政府外有共軍步步進逼,連吃敗仗,內鬥更激烈,黨同伐異,正副總統蔣中正與李宗仁相互鬥爭,黨內派系更是彼此撻伐,CC派牽制政府運作,讓政府無法順應國家變局。蔣中正雖因政治壓力引退,仍在幕後運籌帷幄,李宗仁身為代總統毫無辦法,政府失去控制,地方軍閥不聽中央號令,整個國家分崩離析。
1948年到1949年,內戰的局勢,對國府越來越不利,國府在東北慘敗,人心惶惶,緊接著又在徐蚌會戰慘敗,北方版圖盡為共黨所控制,共軍逐步集結重兵長江一線,準備渡江。此時,國民黨內鬥升高,蔣中正總統在桂系內鬥壓力下,1949年1月21日宣布引退下野,由副總統李宗仁接替為代總統。蔣中正在國民黨內早有數次引退前例,蔣中正都能重新奪回他的權位,蔣中正引退之前,早已開始布局,李宗仁鬥不過蔣中正,只能想方設法趕蔣中正出國。
對於內戰的軍事行動,蔣中正對兵權毫不放鬆,腦筋也老早動到能征善戰的侵華日本軍人身上。非常巧合的是,蔣中正引退幾天後,1月26日,上海軍事法庭判決日本駐華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無罪釋放。這件事情幕後是蔣中正要運用日本軍人協助國府與共軍作戰,但是國府秘密運用侵華日本軍人從事反共內戰,瞞不過共黨。
根據國務院2月1日收到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電報稱,位在陝北的共黨電台,針對國府釋放岡村寧次,批評這是預謀將日本反動派帶到中國,加入國民黨政府,與中國人民戰鬥。他們要求國府重新逮捕岡村寧次,在預定的時間地點,將岡村寧次交給共軍。但是岡村寧次在2月1日已經離開大陸,回到日本。
蔣中正藉日本軍人打內戰,李宗仁藉代總統職位,周旋大國之間,希望能夠獲得大國支持,為國府爭取內戰優勢。李宗仁先是請美國表態支持他成為代總統,轉身過去,又找上蘇聯示好。1949年1月23日,司徒雷登給國務院電報稱,李宗仁透過中間人與蘇聯駐華大使館接觸,達成了三點協議草案,一、中國在未來任何國際衝突當中嚴守中立。二、盡可能消除美國在中國的影響力。三、建立中蘇實際合作的基礎。
李宗仁無非想藉蘇聯迫使美國改變不介入內戰的姿態,轉而積極支持國府,不過,美國沒有如李宗仁所預期的反應。蔣中正運用日人反共,也是到了1950年代,才在台灣組成白團後,開始訓練國府軍官,來不及在內戰當中發揮效果。
蔣中正下台前,也把台灣安置好,早先安排了親信陳誠擔任省主席,兒子蔣經國擔任台灣省黨部主委。李宗仁也非省油的燈,眼見蔣中正抓權不放手,就要在台灣問題上反制,李宗仁打算運用在台灣的孫立人,把陳誠趕下台。
台灣雖經歷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相較於大陸的戰爭威脅,還算是比較安定的地區,但是李宗仁因為政治恩怨,卻想要透過反蔣將領,發動軍事政變。
擔心共軍持續南下,局勢不穩,行政院長孫科自行離開南京,2月4日跑去廣州。2月18日司徒雷登給國務院的電報爭,如果孫科不肯回南京,李宗仁要邵力子擔任行政院長,如果是邵力子沒有意願,他還可以用何應欽擔任行政院長與國防部長。
孫科曾與李宗仁競選副總統失利,在國民黨內部的政治權力競爭上,孫李兩人早有嫌隙,孫科沒有聽從李宗仁意見回到南京,反而在3月8 日宣布內閣總辭,迫使李宗仁任命何應欽接任,沒想到兩個月後,何應欽也下台了,無力主導政局的李宗仁,只好再換與CC派及蔣中正交好的閻錫山,閻錫山6月繼任行政院長。1949年一年之內,中華民國就更換了三位行政院長,政局混亂,前所未有。
司徒雷登在2月21日給國務卿的電報稱,何應欽希望他透過美國政府邀請蔣中正訪問美國,美國過去幫了中國許多的忙,這件事情對中國的國家利益更勝於其他。蔣中正現在干擾了代總統李宗仁推動和談的努力,在軍事事務方面也是如此。何應欽表示,如果有三個月能夠全權負責,就可以改變這些情況,共軍也將難以渡過長江。
何應欽說,關係密切的同志當中,希望蔣中正出國的想法,是越來越強烈,他認識蔣中正30年,實在無法理解現在蔣中正的所作所為。即使國民黨的CC派都有類似的不滿。立委張道藩最近到蔣中正家中探視,張道藩建議蔣中正可以先去歐洲訪問,然後再去美國,這樣一來,可以觀察其他國家的人民生活。何應欽形容蔣中正聽到張道藩要他出國的反應,當下是非常的憤怒,把張道藩趕出門外,另一位曾經擔任過國大祕書長的洪蘭友,也有與張道藩相類似的經驗。何應欽表示,無論未來是戰是和,蔣中正能夠出國,問題都會變得比較單純。
3月12日,南京美國大使館給國務院的電報稱,西北軍政長官張治中與國代吳忠信從奉化歸來,兩人與蔣中正談了四次,張治中向蔣中正提出離開中國,出國是有利的看法,結果引起了蔣中正激烈的反應與猜疑,蔣中正不滿地說,如果他要出國,那會是他自己做的決定,而不是因為別人要他出國。蔣中正質問他們是否是李宗仁或白崇禧派來的。
並非只有國民黨內有壓力要蔣中正出國,根據台灣國史館檔案顯示,早在蔣中正宣布引退當天,在美國為國府尋求援助的宋美齡,也發電報給蔣經國,希望蔣經國勸說蔣中正到加拿大。2月7日,宋美齡又電促蔣中正離開大陸,以遷往台灣為宜。10日,蔣經國回電宋美齡,告知蔣中正目前不作離鄉之計。
面對國民黨內不斷有要求蔣中正出國,3月7日,宋美齡電蔣經國,希望了解國民黨請蔣中正出國的訊息是真是假。8日,蔣經國回電,江南軍紀不好,士氣不振,難作堅強抵抗,非萬不得以,不離開溪口。在此同時,李宗仁幕後透過粵系將領張發奎、薛岳、余漢謀等人,策動台灣政變,希望孫立人把陳誠趕下台,3月13日蔣經國電宋美齡,薛岳的態度極壞,陳誠在台恐不能持久,
3月14日司徒雷根從南京發給國務卿的電報,其中提到11日張治中、吳忠信自奉化回來,當天立刻與李宗仁等商量後,決定讓李宗仁與蔣中正攤牌,他們打電話給蔣中正,張治中先開口,李宗仁接著談。李蔣電話當中,蔣中正首度鬆口願意出國,但是時間地點由他自己選擇。蔣中正特別對於美國媒體的報導感到不滿,對他施壓離開中國。李宗仁希望在蔣中正離開中國之前,盡可能不要公開,希望司徒雷登能夠暫時保密
蔣中正後來果然出國,但不是大家所想得長時間離開中國。4月共軍攻入南京後,蔣中正離開家鄉,搭太康軍艦到上海,再換江靜輪到定海,定海有蔣中正事先命令空軍修好的機場,從定海飛往馬公轉高雄,蔣中正在台灣停留到7月,7月10日蔣中正訪問菲律賓總統季里 諾,希望中菲合作反共。8月6日又飛往韓國訪問剛剛當選總統的李承晚,也是談結盟反共。但是蔣中正當時沒有總統身分,只有國民黨總裁的政治領袖身分。蔣中正兩次出國訪問,都只停留一兩天就回到台灣,沒有太具體的反共同盟政治成果。
國共和談進展困難,4月18日,司徒雷登在南京發給國務院的電報,引述白崇禧說法,李宗仁有鑑於和平已經不可能,將向蔣中正建議,蔣中正要不是恢復所有總統職權以及軍事指揮。要不然就是離開中國,將所有的權力與國家資源都交給李宗仁。這個方案也建議蔣中正到東南亞訪問,讓當地人民從中國目前面臨的危險,了解到共黨的危險,蔣中正可以繼續到印度、歐洲,也可以到美國訪問,李宗仁這時不只是施壓蔣中正出國,還要把駐美大使顧維鈞換掉,由他的親信甘介侯接任,要用黨內鬥爭,取得對美外交的控制權。
關於內戰的軍事指揮,李宗仁被蔣中正牽制。司徒雷登在2月8日給國務卿的電報稱,國防部作戰廳長蔡文治代表何應欽與顧祝同拜會他,蔡文治抱怨蔣中正仍然在指揮軍隊,完全無視於國防部的存在,希望美國能夠勸說蔣中正,不要再搞現在這種愚蠢又危險的行動。蔡文治當時負責長江防務的規畫,蔡文治認為共軍可能在蕪湖與鎮江之間的長江渡河,當時在京滬線上仍有60萬軍隊,加上海空軍協助,可以對抗共軍。但是蔡文治抱怨蔣中正把南京周邊最好的部隊都抽調走了,讓李宗仁毫無保護。這樣幾乎是放共軍渡江,一旦共軍順利渡江,從軍事觀點上,要防守上海已經是不切實際的。蔣中正破壞李宗仁的努力,又採取了錯誤的軍事戰術。
司徒雷登的電報提到蔡文治向美方抱怨,蔣中正透過湯恩伯、周至柔、林蔚指揮軍隊。李、蔣的軍事分歧,主要是李宗仁希望守長江,但是蔣中正棄江防,守上海,不斷把國府部隊抽走,放在上海、杭州、南昌一線,大約是錢塘江一線。湯恩伯當時正是京滬杭警備總司令,主力部隊放在防衛上海,而不是阻止共軍渡江,攻佔南京。
1949年的國民黨內鬥,先是在共軍渡江前,李蔣爭奪部隊控制權,共軍攻入南京後,政府遷往廣州,這時候,李蔣又在是否成立國民黨非常委員會進行了纏鬥。5月1日,廣州美國大使館給國務院電報,引述李宗仁在桂林的說法,李宗仁不滿蔣中正利用黨控制政局,李宗仁認為,蔣中正在杭州建議成立11人組成的非常委員會,就是打這個主意。電報也提到邱昌渭對陳立夫說,你可以告訴蔣中正,蔣中正也許能扮演慈禧太后,但他以確定,李宗仁絕對不會是蔣中正的光緒皇帝。李宗仁拒絕成立非常委員會,黨如果要影響行政部門,只能是透過立法院
電報中描述李宗仁放狠話,李宗仁聲聲可以控制台灣,不只是破壞蔣中正在台灣做最後抵抗的機會,他也要控制蔣中正先前在島上積蓄的資源,不讓台灣變成蔣中正的庇護所,這樣一來,蔣中正出國的可能也就會提高許多。但是非常委員會最後還是在7月成立了,可是也未能挽救國府的頹勢。
李蔣爭鬥多時,軍隊指揮混亂,國府在內戰節節失利,李宗仁最後只能對美誇稱獲得川滇湘黔與西康的支持,但是共軍在1949年底大抵都將這些地方攻克。蔣中正在1949年底,失去控制東南沿海地區,除了台灣之外,在舟山島、海南島仍有部隊,1950年後都撤回台灣。李宗仁沒有隨政府遷台,他從香港託病逃去美國。蔣中正在搶救西南各省軍事無果後,1949年12月飛回台灣,隔年復行視事,國民黨內這場李蔣鬥爭,最後李宗仁是顏面盡失,流亡海外。蔣中正再次從引退回到總統職位,困居台灣26年後,1975年病逝。
1949年勇於內鬥的國民黨,把國家搞垮了,到了2017年在台灣,即使淪為在野黨,仍然不改內鬥惡習,吳敦義鬥爭醜化洪秀柱,讓自己當上黨主席,但是一個只會朝自己同志背後插刀的國民黨,還能有未來嗎?1949年的殷鑑不遠。

民進黨操作台大滋擾事件鬥爭柯文哲|高靖

文/高靖

台北市長柯文哲大概面臨一場新的政治危機,台北市文化局參與的中國新歌聲節目,遭到台獨人士與學生的抗議干預,發生了肢體衝突,柯文哲馬上面對警察執法不力、無能處理兩岸關係的質疑,甚至可能被民進黨抹紅。正當柯文哲享受世大運光彩不久,出現這起衝突,可說是意外,也可說是不意外,無非就是民進黨與柯文哲鬧翻的檯面化。
這場衝突,表面上好像各方撻伐統獨衝突當中的施暴者,其實他們真正要打擊的是柯文哲,他們要摘下柯文哲的無敵政治光環,防止柯文哲勢力壯大,衝擊到民進黨未來的發展。
只是一場在台大校園舉辦的兩岸音樂交流活動,再一次引發台灣統獨爭論,甚至發生肢體衝突。這明明是一場合法申請的兩岸音樂表演活動,只因為與大陸有關,就遭到群眾無理杯葛與干預。這是一場商業性質的演出活動,主辦單位卻因為遭遇無理的政治干預,不能順利演出,中央與地方政府都難辭其咎,其間兩派人馬的暴力衝突,如何論斷是非,司法單位自有高見,但是一場商業活動不能受到合法保障,因為外力干預就要被迫中止,合法活動遭非法干擾中斷,政府毫無作為,這不是告訴世人,台灣是個危險環境,缺乏穩定的商業經營環境。
台灣社會最近出現了不少病徵,外交部的公務員僅僅因為自己的台獨政治喜好,可以用立可白把公文封上面的中國國民黨文字,任意抹去中國兩個字,事後還不以為意,外交部也不敢處份這種行政不中立的公務員。
教育部放任某些特定政治立場人士,以自己的政治偏見,干預學生對優美文學作品的賞析,對於中國古典文學當中的文言文,施以政治壓力,連續多年不斷降低學生閱讀文言文比例。
現在,一場商業音樂演出活動,又因為統獨立場,遭到獨派人士的無理抗爭受阻,台大學生以無法使用運動場,運動設施遭破壞為由,醞釀發起抗爭。但是主辦單位是向台大租借場地,相關設施有任何毀損,依合約自可處理,何勞學生向主辦單位抗議,卻不是找上真正管理的學校單位,表達異議。
對於主辦單位而言,既然學校同意租借場地,又是有償使用,何以要受到這種無理待遇,究竟設施有無受損,台大可以好好說明,民眾與學生不必藉口干預演出進行。
這就是台灣的荒謬現況,台獨的政治立場,鋪天蓋地,可以干預行政中立,干預教育與美育,可以胡作非為,而不見有人質疑,政府反而要想方設法包庇。因為不喜歡大陸,可以用暴力阻止音樂演出活動,遭到另一派反對人士對抗,馬上把自己描繪成受害者,殊不知主辦這場音樂節目的單位,才是真正受害者,他們的合法利益誰來保障。台灣天天號稱的多元,其實只有一元,就是台獨。
因為大學地位的特殊敏感,警察向來不會隨便進入大學校園,這已是台灣多年來的慣例,並非始自今日。台大是場地主管單位,既然允許舉辦這場活動,卻又放任學生與民眾鬧事,主辦單位沒有資格執行公權力,當他們的演出權益受損,何曾見到場地主管單位出來維護,又有哪個單位執行公權力,讓演出可以順利完成,一樣都沒有。
民眾與學生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與他人起了衝突,反而喧賓奪主,成了焦點,合法活動被政治暴力干預,卻無任何人關心,這種台灣特有的公道,遲早還要讓台灣社會付出更大代價。
柯文哲可能想都沒有想到,一場音樂演出,怎麼會鬧出這麼大的事,他的兩岸一家親,大部分台灣民眾並無異議,本來台灣人先祖就是來自大陸,這種說法何錯之有,卻因為柯文哲逐漸攀高的聲勢,與民進黨複雜難解的關係,柯文哲先前已經被民進黨開始抹紅,如今這場與台北市的兩岸交流有關的音樂活動,因為有學生鬧事,惹出了風波,柯文哲稍有不慎,又要被扣上紅帽子。
柯文哲在世大運期間與結束後,對於民進黨政府頗多抱怨,世大運開幕引發的爭議,探究其原因,是蔡英文總統蠻橫欺壓退休軍公教人員造成的衝突,中央不妥善處理民眾抗爭與不滿情緒,任令抗爭擴大蔓延,結果最後卻是要台北市的世大運開幕典禮付出代價,柯文哲心中的不滿,可以想見。
民進黨對柯文哲的猜忌,無非是擔心這股新勢力一旦茁壯,可能影響民進黨的政治勢力範圍,為了民進黨自己的利益,最近出現的許多民進黨必須參選台北市長的主張,批評柯文哲染紅等等聲音,無非是要醞釀一種不戰柯文哲不行的氛圍,是在民進黨全面執政下,民進黨開始展現出權力的傲慢,認為全天下都應該是臣服於民進黨,台北市亦然,不能容許柯文哲自成一系,瓜分民進黨的政治資源,影響民進黨的壯大。
這場台大的音樂演出衝突,是意外,但也不是意外,事件發生前,網路已經出現許多煽動的聲音,無非是要藉此進行社會動員,發動獨派人士與學生鬧事,把兩岸交流的音樂演出,搞成是統獨大戰。鬧事,是事前有計畫的推動,活動開始當天,只要再加把勁,就可以引爆衝突,把事情鬧大鬥臭,最後要付出代價的,就是柯文哲。因為整起事後發生後,台北市警方的處置,立刻受到各方質疑,只好把對滋擾事件反應不當的小警員懲處,希望平息風波。
學生告狀,經過台獨媒體與網路的推波助瀾,就把自己從鬧事者,轉換成受害者,顛倒是非黑白,台北市就有了嚴重失職,幕後這看似事件的自然發展,很難說沒有有心人的見機行事,見縫插針,遇洞灌水。只要讓柯文哲顏面無光,失去支持者對他的熱烈支持,民進黨就達到政治目的了。至於合法的音樂演出商業活動,為何不能受到公權力的保障,這不是民進黨在乎的,民進黨政府念茲在茲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在台灣執政,只要民進黨能夠獲得利益,台灣其他人損失利益,民進黨並不在乎。
台大校園音樂演出的民眾滋擾事件後,民進黨支持者在網路與媒體上的發聲,除了批評毆打學生的暴力者外,更多的是譏諷柯文哲根本無力處理兩岸關係,所以面對這種兩岸音樂演出活動,柯文哲毫無警覺,也不敏感,才會缺乏事前防範,造成群眾鬧場。這種說法就是似是而非,音樂活動有沒有政治敏感,那是某些人主觀上的刻意解讀,並不一定是客觀事實,把音樂表演扯上政治,這究竟是誰的主張,恐怕這只是反對者才會有的想法。柯文哲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與態度,與這場活動應該不應該受到政治力量干預而被迫中止,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就音樂表演節目本身來論斷,這就是個得到政府核准,可以進行的商業演出活動,何以因為與大陸有關,就不能受到台灣公權力保障,這個政府天天在國際上裝可憐,把自己描繪成受盡國際社會不公平對待的國家,但在台灣內部,這個政府卻允許民眾任意對與大陸有關的活動進行滋擾與干預。
若說大陸單位來台主辦音樂演出活動,有很高的政治涵義與統戰意味,所以必須向他們抗議,必須要他們停止演出。那麼正在台灣的大陸湄洲媽祖,早就是行之多年的兩岸宗教交流,當然也是大陸統戰,為何台獨民眾不前去抗議,抗爭者其實也是柿子挑軟得吃,媽祖信仰來自大陸東南沿海,象徵兩岸的文化臍帶與淵源傳承。媽祖在台有廣大信眾,抗爭民眾與學生才不敢惹這些宗教團體,音樂表演活動並不如宗教活動的組織緊密,自然是可欺的對象,這裡也可以發現這些抗爭者的色厲內荏,對方若人多,他就不敢鬧場欺負人。
兩岸關係本來就因為民進黨在台灣執政,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若能維持雙方良性的文化交流,可以稍稍彌補政治上缺乏的互信,以民間交流逐漸堆疊善意,但是現在連要在台北市的大學校園內辦一場兩岸音樂表演活動,都要遭到抗議人士的暴力挑釁與滋擾,長此以往下,兩岸雙方缺乏互信,這種主動挑釁的事情,又在台灣當局的默許與鼓勵下,一再的發生,難保兩岸關係不會再有更惡劣的發展,台灣在兩岸關係當中以小侍大,本屬不易,如今還要處處挑釁對方,恐怕將來有得罪受,全台都要付出代價,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