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封存費憑什麼要全民埋單|李祖舜

文/李祖舜

想像一下,一個家庭可以用5600元買些什麼東西?可以買560顆茶葉蛋、56個雞腿便當或漢堡套餐;可以讓家用汽車購買134公升的95無鉛汽油、搭乘台北捷運最遠路線86趟;買個中價位的家電用品,或者讓全家來趟短程的一日旅行…。

核四電廠到這個月月底封存將屆滿三年,經濟部長李世光日前原則決定,針對核四停止運轉後所衍生的2838億元負債,因為政府已規畫編列8年8800億元前瞻基礎建設算,所以國庫無力再編列特別預算加以處理,必須採取「電價分年回收」方案解決這筆負債。工業大戶因此要多付758萬元,而家庭用戶則要多付5600元。

而且,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消息,因為核四封存的3年期限就將到期,如果確定繼續封存下去,核四電廠將會成為台電的另一項沈重負擔,平均每年還是得花上12-13億元的封存經費,這筆錢還是得要全民繼續付下去。

這些因為停止核四運轉所產生的爛帳,憑什麼要全民共同承擔埋單?

封存核四是馬政府任內做成的決策,當時並未經過全民公投的程序,所以決策責任當然該由馬政府來承擔,但是馬英九已經卸任,政權再次輪替,決定是否繼續封存核四的責任,就已經轉到蔡英文頭上。

當然,蔡英文當年在競選時就已公開表態反對核四進行商轉,所以,除非她又要再搞一個大型髮夾彎,否則現在也只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繼續封存核四,讓全民繼續當冤大頭,拿錢貼補面臨破產倒閉的台電;第二,則是再花一大筆錢廢物利用,把核四現址就地改建成燃氣火力發電廠。

這兩個可能的決策,顯然都不是最好的政策,而且在現在蔡政府的實務運作上看起來,都是很可笑而荒謬的決策。

首先,為了應付今年夏天電力需求持續攀升所產生的限電危機,蔡政府日前同意重啟因為反應爐錨定螺栓斷裂事故而停擺5年的核二廠一號機組滿載運轉,顯示為了滿足供電需求,選前把反核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的蔡英文,還是無能地把自己的競選政見給吞了下去,這一點要比拒吞曲棍球的段宜康好多了。

在沒有其他立即可以遞補的新增電源到位之前,蔡政府寧可捨棄一個全新、安全性較高的核能電廠機組,卻讓一個存在引發核災危險的核電廠老舊機組重新運轉,真的不知蔡政府增加電源這個算盤是怎麼打的。

其次,蔡政府也有規畫將核四電廠原地改建、轉型成為「燃氣火力發電」電廠,以讓核四「剩餘價值最大化」。

這個構想當然要比蔡英文當年說要把核四廠變成全球最昂貴博物館的爛點子好得多,但即使能夠付諸實現,那代表台電仍須處理核四停止運轉的負債2600億元,再加上興建火力電廠至少需要1500億元經費,恐怕只能讓即將破產倒閉的台電,財務狀況更加雪上加霜吧。

而這第二個選擇還面臨一個更麻煩的問題,就是必須通過嚴苛的環評考驗,以台電大林電廠原本提出改建四組部燃媒機組,卻只通過兩部的更新計畫結果來看,前景未必樂觀。再者,改用火力發電來取代電力缺口,就必須面臨空汙等外部性所造成的鄰避效應,還有火力發電配比持續增加,府自願性減碳承諾目標跳票的壓力,這些都是蔡英文所無法逃避的問題。

印度心靈導師狄巴克.喬布拉講過一句名言「此刻所發生的所有事,都是你過去選擇的結果」。謹以這句話送給蔡英文,既然過去選擇了反核、停止核四運轉,那就好好解決現在所發生的核四負債問題,別再把爛帳丟給人民了。

原文刊載於yes media

別被美台軍售沖昏頭美國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高靖

文/高靖
美國政府宣布對台出售14.2億美元軍售案,這筆龐大的軍費支出,又將成為台灣政府的龐大財政負擔,川普總統上任以來,第一次批准對台灣的軍售項目,包含了反輻射飛彈、JSOW以及其他電子相關設備與訓練服務,民進黨政府自然是大力宣傳。另外,很巧合的是,這次出售的大多是軍火商雷神公司產品。不過,這項軍售案,僅僅就只是美國與台灣穩固的軍事安全關係的落實,除此以外,多作解讀,其實毫無助益,美國賣軍火給台灣,更多是為他們自己利益的考慮,而不是台灣的安全。

美國對台灣到底有何意圖,其實很簡單,就是台灣優越的戰略地理位置,如果台灣落入對美國不友善勢力的控制,就會影響到美國在太平洋的行動自由,美國在目前為止,都不希望台灣落入敵對勢力的控制當中,即使從1979年雙方沒有協防條約以來,台灣在軍事上的意義,仍然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而言,有很重要的地位,這也正是雙方儘管外交上受到嚴格限制,軍事交流部分仍然能夠保持一定能量,台灣若不是處於這個可以遏制北京向太平洋發展的地理位置上,美方又豈會在放棄外交承認後,還提供那麼多數量的軍事裝備給台灣,這不只是台灣關係法的法律義務,更是美國的戰略利益使然。

早在二戰日本投降之前,台灣的戰略地位就受到美國重視,美國曾經考慮派兵占領台灣,但因為發起攻占琉球群島的計畫,而跳過了攻占台灣,讓台灣免去了戰爭帶來的毀滅。戰後,東京的盟軍總部要求中國政府派兵到台灣受降,只是一時的權宜,尤其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美國國務院擔心國府的統治能力,希望由美國直接控制台灣,這個思考在國共內戰後期,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後,更進一步到美方接觸台灣人團體,希望透過台灣人發動台灣獨立運動,或者是國府將領在台灣政變,最後將台灣交聯合國或美國託管,這樣一來,美國可以暫時接管台灣,免除中共勢力進入台灣。

國共內戰時期,美國國務院有兩派意見,一是美國奪取對台灣的控制,一是考慮與中共建立友善關係,將中共拉到美國陣營來,不讓中共向蘇聯靠攏,拉攏中共的意見一度暫時居上風,因此,美國最後放棄對國府政治與軍事上的支持,靜待共軍擊敗國府軍隊,占領台灣,讓台灣回歸中國版圖,這一方面符合開羅宣言的精神,也可藉美國不介入中國內戰,表達對中共政權的善意。只是國府遷台不到半年,就在各方預測國府即將滅亡之際,1950年6月爆發了韓戰,中共出兵介入韓戰,打亂了美國拉攏中共的謀略。

美國國務院近年來公布了許多冷戰時期的機密檔案,其中有一份是1951年1月,韓戰爆發不久,國務院人士透過第三方安排,與大陸非共黨人士接觸會談兩次的會議紀錄,美方為了保密,當時連會議記錄當中三方人士的真實身分,都沒有寫在會議記錄當中,而是另外留下紀錄,沒有對外公開。

不過,從這份有關兩次美中雙方人士對話的書面紀錄上看來,國務院人士在討論台灣問題時,特別引用開羅宣言,向中方人士表示,台灣最後是要歸還中國。美國海軍第七艦隊介入台灣海峽,只有一個考慮。美國不希望台灣的位置,被用來對付美國。美國在韓國的行動,也有這個需要。美國身為二戰戰勝國,對台灣仍有部分的權利,直到日本和約簽訂為止。開羅宣言已經表達了美國的態度,但這不會自動構成領土的讓渡,我們被迫採取行動,是因為害怕被北京從背後捅一刀。美國希望台灣歸屬於任何一個不會用來對抗美國的中國政權。

國務院人士解釋美國的立場,如果中國政府的行動只為著中國人民的利益,台灣是一個可以解決的問題,但是如果中國政府採取的行動,是基於莫斯科的利益,而目前看來也是如此,那麼如果期望美國同意台灣歸還給北京,那是不太可能的。

這是在中共介入韓戰不久後,所發生的對話,美國對於台灣的看法,顯然僅僅就是以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安全利益為優先考量,而不是台灣人民的利益,韓戰後,中華民國與美國簽訂協防條約,就是在政治上與軍事上, 支持在台灣的國府,這是中共介入韓戰的代價,可是美軍協防的範圍,僅限於台灣與澎湖,並不包括金門、馬祖、大陳等外島,這個原因就是美國要避免與中共發生直接軍事衝突,但又要確保台灣免於中共占領,破壞美國在西太平洋從韓國、日本、台灣、菲律賓等構成的防衛圈。

在安全問題上,美國與中華民國有了共同的利益,因此台灣獲得源源不斷的軍事與經濟援助,直到1978年12月16日,美國的戰略思考轉變,美國總統卡特決定轉移美國的外交承認,與北京外交關係正常化。美國與北京從1970年起發展關係,是在反蘇的背景下,透過與北京建立外交關係,一舉將遏制蘇聯的前沿,從台灣推進到蒙古邊境,這就是所謂的打中國牌。

美國外交上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合法地位,但卻在台灣關係法的義務上,繼續供售台灣防衛性武器,只不過武器的種類取決於美方白宮與國務院的主觀認定,而非台北當局所提出的需求。這次川普政府同意供售的項目,絕大多數都是台北方面許多年來一直爭取的項目,直到美方認為台灣的確受到共軍威脅,才會同意出售某些項目,滿足台灣的防禦能力。另外這次也有商售MK41垂直發射系統的技術,其實台灣中科院研發垂直發射系統許多年,無法有所突破,只好向外採購技術合作,即便是研製成功,仍須造出新艦搭配,也還需要有類似神盾系統的支撐,這些在台灣都還不存在,美國同意供售,對台灣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實力提升。

說穿了,川普政府同意軍售台灣,與歷任美國政府一樣,都是在中美關係當中打台灣牌。川普剛當選,未就任前,曾接了蔡英文總統的電話,這擺明是刺激大陸,但川普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兩人在海湖莊園會後,所謂一個中國已經達成共識,白宮知道這是觸碰不得的敏感議題,所以國務院發布軍售新聞時,仍然要重提一個中國。非常有趣的對比是,民進黨政府感謝美國軍售台灣,卻絕口不提美國對台軍售符合一個中國這個看法,民進黨政府明明否定一個中國,對於美國口口聲聲的一個中國,不敢有任何意見,若說民進黨政府色厲內荏,一點都不為過。

台灣不該成為美國挑動大陸的籌碼,但是幾十年來,台灣就只是在美國戰略利益下,由美國政治力量高度影響的區域之一,軍售雖然只是中華民國與美國之間的事,也僅止於軍事安全上的承諾,因為這符合美國的利益,台灣想要從這之外,爭取更多的政治與外交上的利益,其實相當困難,美國政府不是傻瓜,美中衝突若升高白熱化,美國不一定會鬥輸中國,但對美國絕對不利,對國際局勢穩定傷害更大。美方對台灣的支持,是有一定限度的,想在軍售以外,找到更多的利益,台灣可能會失望,美國不一定會為了台灣與大陸翻臉。

川普政府的第一次軍售台灣,其實只是驗證美國與台灣的安全關係依舊如常,沒有特別的變化。美中關係穩定對美國是很重要的利益,但川普政府也沒有不顧台灣關係法協助台灣防衛的承諾,還算顧及到基本的道義。但是台灣要理解,如非台灣優越的戰略地理位置,是不可能獲得美國的青睞,美國對台灣的友善,並不是美國人有多麼愛台灣人,而是在目前的環境之下,台灣還是不要讓中共拿去,是比較符合美國利益的思考。至於台灣,應該要早早認識清楚,只要符合美國利益,美國再次像是1978年當時那樣,出賣台灣,並不是不可能的,美中關係如果某時某刻又出現了變化,這次台灣就不是失去外交關係了,可能失去的更大。

北京當年決定出兵越南時,事先還向主動通報美方,美國基於彼此的共同利益,沒有表達保留意見,美中有三項公報,美台有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這當中某些精神是互斥的,八一七公報是要減少對台軍售,這與六項保證、台灣關係法,在軍售問題上就是相互矛盾,但這些矛盾如果被美中雙方克服之後呢?這也許是危言聳聽,但台灣不能沉醉在美國軍售的表面之上,必須思考兩岸問題一定要在政治上求得解決,一旦兵戎相見,對台灣絕對不利,美國的保證,是在符合美國利益才有效的,不能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