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爭取參加WHA的真相|高靖

文/高靖
台灣能否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鬧劇剛剛落幕,我們不禁要問,是大陸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抑或是蔡英文政府利用這個事件,進行政治動員。台灣參加WHA從來都不是為了公共衛生或者醫療防疫,只是要利用這個平台,表達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訴求,那麼馬英九政府時代為何可以參加,陳水扁政府與蔡英文政府都沒有辦法參加呢?這兩者的差別又在何處呢?換句話說,台灣依據聯合國組織的政治現況,本來就不能夠參加聯合國相關組織的任何活動,也就無所謂誰打壓台灣的問題,那麼究竟馬英九政府為何可以參加呢?

兩岸經過二十多年的纏鬥,中華民國終於在1971年被迫退出聯合國,由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往後台灣的地位也被聯合國定位為中國的一省。若是依照這個定位,無論哪一位聯合國秘書長或者世界衛生組織長官,都不可能允許一國的地方政府參加聯合國機構的活動,不論台灣是否接受,這就是個客觀的現實,而從1971年以來,台灣也無力片面改變這個問題。

馬英九政府能夠參加WHA的活動,最大的原因,就是兩岸之間取得政治諒解,兩岸對於九二共識有基本共同立場,雖然彼此都有不同見解與不同認識,但暫時放下這個差別,就用九二共識為橋梁,承載著兩岸關係,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就會在對岸的諒解下,知道這不是台獨的活動,不會刻意採取抵制手段。因為沒有在國際搞台獨的顧忌,自然就不會出現民進黨政府所謂的打壓現象。不論陳水扁、蔡英文兩任政府,在九二共識的立場上,多是不接受,不承認,尤其是針對一個中國的部分,受到台獨主張的限制,民進黨政府大概永遠無法在九二共識方面找到任何迴旋的空間。

如果北京願意在九二共識以外,找到另一個可以開啟兩岸互動的橋梁,自然就能夠打開了與民進黨政府互動的渠道,但是北京當局為何要如此呢?兩岸在客觀實力方面,落差甚大,如果雙方力量對比不是這麼懸殊,或許北京當局必須思考新的途徑,可是現在台灣的困難就是必須以小侍大,若不能找到對話基礎,那麼台灣難以對抗北京的政治壓力。

對於民進黨政府而言,陳水扁時代推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其實這是行不通的途徑,對民進黨而言,入聯不成功反而對在台灣內部的選舉政治多有助益,可以幫助民進黨訴求悲情,在後冷戰時期重新建構冷戰的敵我對峙,北京成了台北的死敵,大大有利於民進黨進行政治動員,贏得選舉。蔡英文政府上任一年以來,入聯並非官方支持的活動,但參加WHA卻表現出非常積極的態度。扁蔡兩任民進黨政府的差別,在於蔡英文提出了維持現狀這個主張,以台灣名義入聯,這就有挑釁兩岸情勢的味道,美國對於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官方與私下都是反對的態度,陳水扁是一意孤行,蔡英文為了求穩,沒有採取這個沒有實效的舉動。

可是我們仍舊要回到最根本的問題,如果蔡英文政府真是那麼他們口中那樣的愛台灣,不正是應該凸顯台灣主權地位,只要台灣能夠進入聯合國,也就自然地能夠順利參加聯合國組織的各項活動,又哪裡會有每年等待邀請函參加WHA活動的問題。 可是蔡英文政府迴避了以台灣名義參與聯合國的問題,甚至去年受邀參加WHA活動時,仍使用馬英九政府的中華台北名稱,而不是民進黨一貫的台灣名稱。

蔡英文的策略無非就是執政初期力求內外穩定,現在看來,外部穩定是兩岸關係停滯不前,國際社會也僅是消極的口頭支持台灣,對於台灣參與國際空間,仍然沒有積極的可能。內部因為調整退休年金失當,勞工一例一休修法的混亂,對國民黨的政治鬥爭,呈現混亂的局勢。蔡英文求穩,在上任剛開始之際,有關台灣的外交情況,她曾有明確的表達,就是馬英九時代所享有的一切待遇,她都希望繼續保有,只能夠增加,不能減少,顯然地,在WHA的部分已經沒有了。蔡英文政府也許已經理解,也許不願意公開面對這個事實,維持現狀的政治主張,不能僅僅只是口頭表述,就能夠維持現狀,因為台灣的政治情勢在2016年總統大選後,已經有重大改變,這個改變促成了現狀變動了。

缺少了九二共識的橋梁,蔡英文就沒有辦法與對岸展開對話,北京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捨九二共識,另外找兩岸對話橋梁管道的意思。其實兩岸在蔣經國死後,李登輝繼任總統之初,逐步展開了對話,當時也沒有九二共識,仍能展開接觸,逐漸找到所謂九二共識,作為往後持續發展兩岸關係的橋梁。無論如何,即便是北京願意另闢管道與蔡英文政府展開溝通互動,要延續穩定的對話,最後還是要碰觸到九二共識當中的一個中國問題,如果沒有一個中國,兩岸顯然是無法持續穩定對話。

九二共識這的確對民進黨政府是一個限制框架,但大部分的對話都會在一段過程後,就脫不了某些框架的限制,否則豈不成了漫談,如果接受某個框架,彼此才能加深互信,這樣一來,台灣方面希望在國際上爭取某些空間的主張,才不會被錯誤解讀,馬英九政府與對岸有這個政治諒解,所以可以受邀參加WHA以及許多個國際組織的活動。

北京的基本主張,是中國的統一,這是很清楚的主張。台灣過去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包括李登輝總統任內,都沒有排除國家統一的目標,所以才有國統綱領與國統會,有關兩岸統一這一點,兩岸都有一樣的主張,差別在於如何統一,何時統一。可是李登輝執政後期,台灣政治環境出現了明顯的改變,兩國論的提出,偏離了原先的一個中國,兩岸關係惡化延續到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才開始改善。民進黨政府不接受統一,不論扁蔡都是依樣,這樣一來,國際組織在沒有北京的諒解下,怎麼可能允許台北提出參與的要求。

蔡英文沒有推動加入聯合國,僅主張參加聯合國所屬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之下的WHA活動,蔡英文政府顯然把參與國際空間,設法由技術層面的途徑,而不是高度敏感的國家主權政治層面。可是,台灣在參與國際組織的活動方面,所能夠掌握的主動非常少,即便是把目標降到人道醫療空間上面,仍因為無法與北京取得諒解,造成北京的阻攔,即便是沒有北京的阻攔,聯合國所屬機構也不太可能直接同意台灣申請參與,必然要尊重北京當局的看法,畢竟對聯合國而言,台灣是中國的一省,這個政治限制如果不能跳過或者有所突破,台灣根本不太有可能在聯合國所屬機構爭取空間。

今年台灣無法參與WHA,讓許多台灣人憤憤不平。我們必須思考,國際社會在醫療與公共衛生的問題上面,當然不能缺了台灣這一塊,可是這是聯合國機構的活動,聯合國機構是以主權國家為參與地位,台灣這方面有實際的困難,台灣捨加入聯合國,改以參與國際刑警組織、國際民航組織等技術性機構,無非想要避免台灣是否定位為主權國家的敏感爭議,在這方面,蔡英文沒有對台灣人民有誠實的態度,蔡英文過去對馬英九政府的外交策略有很多不盡公平的批評,如今蔡英文仍舊是馬規蔡隨,用同樣的方式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但是蔡英文宣稱的維持現狀,被蔡英文自己改變了,也就造成了參加WHA與其他國際組織的障礙。

為何蔡英文一在宣稱自己如何愛台,卻不敢用台灣名義爭取國際空間,也不敢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只願意參加WHA這類的技術性機構,這就是蔡英文的選舉操作,執政後的作為與原先主張的完全不一樣,2016年蔡英文政府用中華台北名稱參加WHA,馬英九政府過去使用這個名稱受到民進黨無情的批評,蔡英文政府的雙重標準顯而易見。

台灣要爭取國際空間,除非能夠排除台獨的疑慮,否則必定困難重重,排除台獨疑慮,也不是馬上就認同統一,這在馬英九政府不統不獨的策略上可以看見,故蔡英文若至少排除不獨,才有可能減少進入國際空間的阻礙。不過,蔡英文其實與陳水扁一樣,並不在乎究竟能否順利參與國際組織,爭取參與是必要的,因為是為台灣發聲,但預期著必然的失敗,這個失敗就可以拿來操作,把國民黨與北京當局畫成打壓台灣的同一陣線,不論國際社會的真實情況是如何,只要選舉能夠訴求台灣人遭打壓悲情,這樣就夠了,對民進黨政府來說,民進黨的執政遠遠高於台灣全體人民的利益。

台灣夢、中國夢與美國夢|周陽山

文/周陽山(金門大學教授)
三十年多前,我在紐約哥大唸書,當時的美國被許多人視為憲政民主的楷模,也被當成自由世界的燈塔,政治體制維持著有效的分權與制衡,究責與糾錯機制的功能也可適切的發揮。對大多數人而言,美國夢所代表的是自由丶民主丶公正丶效率與繁榮。

但是近二十年來,美國的領導地位卻已逐漸式微,文明衝突越演越烈,經濟榮景不再,貧富差距不斷惡化,自由民主的困境也已全面浮現;二次大戰以來美國在全球的獨霸性角色受到了嚴峻的挑戰。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小布希總統卻堅持推動「唯美國利益是尚」的單邊主義(unilateralism),想打誰就打誰!導致全球紛亂,烽煙四起,從中東丶中亞到拉丁美洲,反美情緒不斷高漲。美國人對國勢持續衰退的局面憂心不已,美國夢已然全面褪色。

近年來,美國政局由過去的和而不同變成兩極尖銳對立丶民主共和兩黨之間出現零和博奕,而黑人丶白人及拉丁美洲裔之間族群激化的趨勢也不斷惡化。在2016年大選中,人格與作風極富爭議的川普僥倖當選總統,但他得到的普選票卻輸給對手希拉蕊.柯林頓多達286萬票。這凸顯了美國民主當前面臨的制度困境與道德危機。

而今,文化衝突、宗教戰爭和族群傾軋已在全球各地滋生蔓延,美國單憑軍事武力已無法解決問題。而由利益集團與統治階級主導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卻依然惟我獨尊丶唯利是圖,導致貧富懸殊,社會階級嚴重對立。在美國,最上層僅佔人口1%的富豪階層,平均稅率不及18%,較中産階級猶低,卻掌握了超過42%的全國財富。這是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不平等困境;足証美國夢曾經揭櫫的平等、公正、自由丶共富等價值,已失去了現實上的立足點。美式的自由民主,真的已經生了重病!

在這樣的處境下,中國大陸在和平崛起的過程中,提出了中國夢和一帶一路,對中華民族和全球社會發出召喚。 中國夢的理想強調要振興中華,及早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但其中也浮現一個核心的時代課題:在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進程後,中國正面臨著普世價值與中華文化傳統的雙重考驗!
換言之,在中國夢的實踐中,同時面臨兩大價值體系的考驗:

(一)以現代化精神與全球化經驗為核心的普世價值。過去中國領導人提出的「四個現代化」和「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已體現了部分的普世性,並以具體的經濟發展成果落實改革開放的物質基礎;但目前正進一步應對普世價值與精神文明的全面考驗。
(二)以孫中山思想為核心的中國近代改革學説與進步思潮。在對中國文化傳統進行「批判的繼承與創造的轉化」的前提下,中國應逐步體現有別於西方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和西方中心論的另類東亞文化價值觀;推進以儒家文明為核心的王道和平、民胞物與、選賢與能、濟弱扶傾、天下有治的中華文明價值,以避免重蹈西方霸權主義的覆轍。但目前對此一問題的反思與實踐,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基於此,中國夢的推動與落實,必須澄清其性質,並接受下列的考驗:

一、中國夢是強國夢和大國夢,卻不是極權幽靈的重現,更不是讓政治巨靈君臨天下,建立傳統的專制皇權或列寧主義的黨國專政。

二、中國夢不必倣傚西方的多黨競爭和三權分立,卻不能不實施權力分工、政治改革、民主問責,法治監督和多元制衡;而且必須選擇賢能,推動德治,落實善治。

三、中國夢不必也不應複製美國夢,但必須尊重宗教及信仰自由、落實地方自治和基層民主,並體現人權保障,人格獨立和對異己的寬容,譲民間力量和市民社會勃興茁壯。

四、中國夢絕不可重複美國的夢魘,包括金權政治丶弱肉強食、物慾貪婪與零和對抗,以霸權心態君臨天下,耀武揚威,強行推銷軍火,製造世界各地的戰端。中國夢也不允許重蹈美國當前的金權政治,讓最上層百分之一的有錢人,掌握超過四成的全國財富,形成裙帶資本主義。惟有加強民主監督,法治興國,反腐治貪,落實小康均富,才能避免權貴治國、貧富懸殊與地區落差的困境。

五、中國夢不必受到聯邦制、邦聯制或聯盟制等制度經驗的匡限,但卻應容許各地區、各民族在國家統一、天下有治的前提下,自主管理,自由運作,呈現理一而分殊、多元發展的面貌;在中央–地方關係中,應基於孫中山宣導的「均權制」精神,賦與各地自行調整與發展符合其自身需求的不同機制,以落實地方自治,草根民主和分權治理。

六、中國夢必須讓「APEC藍」變成為天天天藍,而霧霾中國、污染大地的夢魘,正是當前實現中國夢的最大敵體。至於「世界工廠」的標簽,也不可再成為阻礙民眾健康和下一代成長的負面指標。惟有回歸道法自然的傳統價值觀,方能真正體現生命的尊嚴,這是中國夢的核心價值。

七、在中華一統、和而不同的前提下,中國夢應包容台灣人、香港人、澳門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政經、文化體制,以體現天下體系的涵容壯闊、多元紛陳。這是自古以來天下秩序最精采紛陳之處,也應在當代發展出「一個中國,多元發展」的新面貌。

質言之,當代的中國人必須掌握傳統的中庸哲學與王道精神,落實天下為公而非以大國利益為主導的中道理念,並積極建立現代文明規範,強化善治與德政丶力行法治與廉政,並貼近底層社會的民意,落實公正丶平等、小康丶均富的理想。對外,要堅持和平共處、平等互惠丶濟弱扶傾、合作共贏,與世界各國、各民族建立起互諒互信,和諧共榮丶不干涉內政的友好關係,才能真正得到世人的敬重。

但是,在過去十多年𥚃,由於中國快速發展,一部分致富者財大氣粗、頤使氣指、土豪劣坤的不文明作風,已引起了世人側目。近來中共積極打貪反腐,其中所揭發的一些奢侈浮華、無法無天的荒誕行徑,更讓人觸目驚心。對此,大陸領導人應深切體悟孫中山先生當年的警語:「有道德始成國家,有道德始成世界」!應切實以文明國家自期自仼,強化文化積累,厚植精神文明,落實社會平等,推動全球正義。這才是落實中國夢的正途!

至於台灣夢,則要與中國夢相輔相成,互利共生。一方面,應積極恢復過去社會經濟的發展與成長,落實民主治理與法治監督,改善教育文化品質,並提昇民眾的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則必須積極改善兩岸關係,促進兩岸和平,爭取加入一帶一路的行列,參與全球化的建設,讓台灣夢與中國夢進行有機的整合。換言之,也就是要促進台海兩岸的共存共榮,堅持台灣人民的自主與尊嚴,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為了要完成這一任務,我們必須認清現實,並付諸實踐如下的使命:

第一,由於地緣政治因素與中國大陸崛起的客觀事實,台灣獨立已無可能,也毋庸爭辯。但我們仍要強調,必須堅持台灣的自主與尊嚴,必須珍惜台澎金馬的文化積累與價值選擇,也必須尊重民國以來始終持續不絕的人文傳統。過去,有一種説法「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它所指的就是溫柔敦厚丶人文化成的文化遺產,但也正是一份被年輕人逐漸忽視的精神資產,應特別珍攝保存。

第二,面對太陽花、反核四等基金的反對運動,當前臺灣代議民主失能的警訊必須積極正視。其關鍵是強化直接民主,加速國會改革,落實民主監督。而其中解決要件有四:(一)改革立法院的議事效率和協商機制。(二)修正公民投票法,大幅度降低投票通過門檻及連署要件,藉直接民主落實對代議機構的監督,以補足立法–行政制衡機制的缺憾。(三)修正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將民意代表非法関說、循私謀利,要脋行政機關等行為納入規範,並繩之於高額的罰鍰,強化監察院的防貪粛貪權,整飭貪腐和不法。(四)強化立法院法制、預算、資訊和政策研究部門的功能,提升幕僚專家的位階、編制和待遇,改善立法職能和相關配置,健全代議民主,落實法治。

第三,在兩岸關係上,台灣必須抓緊時間,掌握機遇,培養優秀的人力資源,加入「一帶一路」發展列車,爭取台灣經貿發展和產業升級,譲台灣夢和中國夢結合。從一九五O年代起,一批批台灣人赴美留學工作,努力創業,實現了他們的美國夢。一九八O年代以後,許多美籍華人和台灣人共同開創工業園區,成功實現了他們的台灣夢。而今,中國大陸崛起,已啓動了東亞和平發展的改革大潮,如果台灣人積極參與,不但合則兩利,且將解決當前的發展困局。但若因犬儒鎖國心態、自我退縮,台灣勢將不進反對,面臨自貽伊戚的困境。

這是台灣夢和中國夢結合的新契機,也是我們加入「一帶一路」發展列車的重要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