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家二小姐:北京篇之五 白洋淀小子|馬玉玲 之六

文/馬玉玲

影響邢二小姐一生的人是白洋淀孕育及滋養的小子。

他出生的地方,地名就像有故事一樣─河北省任丘縣的七間房鄉西大塢村。聽說這個村建於明朝中期,在白洋淀湖的東沿,他在長女很小的時候就跟她說:「我家在白洋淀,在大清河邊。」

 

馬應題,字錦軒,是家中的老么,是村裡的大戶人家。這個村子超過半數住戶都姓馬,只有幾家從外地遷入的劉姓、宋姓人家,所以你可以說哪是個馬家村。這個村子的人家過半數以上都是近親或遠親,年三十除夕夜,鞭炮響起時,馬家人會下餃子,哪個晚上按照家裡的習俗一定要吃餃子,暗喻元寶年年來,吃餃子前孩子要給長輩磕頭拜年,說吉祥話領紅包,然後開心地吃餃子,大夥兒吃到飽飽,長輩就會催大家喝餃子湯,「原湯化原食」長輩說喝了餃子湯可以幫助消化,這似乎沒有科學根據,但餃子湯有神效,你喝了湯就真的舒服了,哪時才能離桌算是完成了吃餃子典禮。吃完餃子夜已經過了一半,老小都不能睡覺,要守歲,或是玩牌聊天,或是張羅拜年禮物,或是整理菜餚放到冰窖,沒有冰箱的日子在大北方弄個位置,儲存食物就是冰箱了。

天一亮長輩帶著晚輩就繞著村子逐家跟親戚拜年,這一拜就一個上午,甚至一整天,到了夜晚,累啊!大夥兒都累癱了,老老小小都早早入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村子裡都是這麼聯繫著。

 

白洋淀有北方最多品種的荷花,以及超過十多萬畝的蘆葦草,裡面可以藏個軍隊打得日本鬼子哇哇叫。應題家裡有一道他十分鐘愛的菜餚,就是茄子肉餅和炸肉藕餅(藕盒子),他將這兩道菜帶到台灣,完全是思念家鄉的味道。白洋淀湖水通過大清河流入海河,而大清河的風情成為他永不磨滅的思念。

 

應題是家裡老么,備受寵愛,他有個習武的叔叔,會輕功可上屋簷,應題說到叔叔就說得如武林大俠,可神啦。他跟這個叔叔學太極拳,成為他一生每天活動筋骨的招式。十一歲哪年,家裡長輩送應題到保定讀軍校,小小年紀就離家,母親當然不捨,但馬家老爺卻認為應題太過受寵應該受磨練,何況保定親戚隨時可以關照他,應題也渴望像叔叔一樣成為男子漢,學得一身武功,所以也樂於老爺的安排,就這樣在母親的不捨與父親的堅持下,應題到了保定,後來國難當頭,從此,他也鮮少在家長住,但家中總有一個人等待著他,這個小姐是馬家養的一個童養媳,比應題大幾歲,是一個安靜乖巧的女孩,因為相處的時間不多,感情自然生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