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家二小姐:北京篇之二 小壽衣|馬玉玲 之三

文/馬玉玲

午間時分,勝芳鮮貨莊從早上剛進了一批東北瀋陽紅棗的忙碌中,已經搬完入了倉庫,也裝進門市櫃旁的大籃子裡。中午大夥兒吃得痛快,姥姥加了菜,這時,工人們吃飽了,紛紛進房裡打盹,淑芬的外公,大夥兒都叫薛老爺,跟姥姥也都進房睡午覺了。淑芬不想睡,到處遛達,走到了前頭門市,午間值班的巴哥正在櫃檯算帳,看到淑芬:「二小姐,你怎麼不去睡一下,要我幫什麼忙嗎?」「沒事,別管我。」

 

自從淑芬三歲爹爹去世後,邢夫人就帶著三個孩子婆家、娘家兩邊住,大女兒淑涵跟邢夫人的么妹很投緣,淑涵文靜乖巧,小阿姨喜歡跟她玩,走進走出都帶著淑涵,但對淑芬卻是兩個樣,她認為淑芬沒有女孩樣,愛吃,愛玩,說話很直,沒規矩,淑芬覺得小阿姨非常偏心,只跟姐姐玩,因此,兩個人就是不對頭,見面就是鬥嘴,她叫小阿姨叫「老姨」,氣得還是花樣年華的小阿姨不想跟她說話,就像死對頭很少彼此搭理,連老爺也沒辦法。

 

北方的日正當中在夏日一樣悶熱,大家這時都躲到屋子裡,大街上行人就顯得少很多,淑芬看到大籃子裡滿是紅棗,櫃檯上也有一大玻璃罐的蜜棗。「巴哥,我要吃密棗。」「二小姐,不是剛吃過午飯,你又餓了。」「不餓,我想吃棗,嘴饞。」巴哥知道淑芬就是愛吃零嘴,從小看她長大,臉越來越圓,一雙大眼睛,很深的雙眼皮,每天都精神活潑,討人喜歡,所以每次淑芬央求就不忍心拒絕,快快滿足她就打發她:「二小姐,我給你拿一些,但你要收好,老爺看到我又給你零嘴會罵。」

「好,給我蜜棗,還要山楂,還要……」巴哥用紙袋各種拿一些包好就給了淑芬,淑芬抱滿懷衝到房裡,放到書包。這時老爺剛午覺醒來,走到門廊,就看到淑芬抱著零嘴袋跑著,他一路跟著,淑芬急著放書包連門也沒關,全讓老爺看個正著。老人家眉頭一揚,嘴裡一抹微笑,沒有作聲,就到大廳坐了一會兒,喝了口茶,就出門了。

 

早晨的天空已經泛著魚肚白,夏天天亮得早,大街上人們熙來攘去,賣包子的攤子已經圍了一圈顧客,糖葫蘆的小販也正喊著,「賣糖葫蘆噢!」,真是滿街熱鬧。淑芬背著大書包,心情快樂,想到拿了許多零嘴,今天上學就不會無聊,還可以分享給好朋友。走著走著她遠遠看到學校大門,這時淑芬靈機一動,轉了個彎決定改走後門,她心想校長不會到後門。校長是老爺的多年好友,老爺請校長多關照淑芬,說她人小鬼大,太皮,請校長幫忙管教管教,當然也包括看管她少吃零嘴。

淑芬走進了後門,正沾沾自喜之際,校長卻迎面而來,淑芬還來不及轉身。「小胖(淑芬小名),過來。」「校長,你今天怎麼到後門來啦。」「我來迎你來啦。今天有沒有帶書阿。」「有,我書包重得很。」「來,我檢查一下書包。」「校長,怎麼要檢查書包,我書包沒什麼。」校長不等她說完就拿過書包,打開只見兩本書,其他全是零嘴包。校長樂了,昨天薛老爺到他家喝茶,說要他今早到校門堵小胖,說准可以搜到一書包零嘴,這果不其然,真是堵到、活逮又搜到了,校長就跟淑芬說要沒收。「校長,不要沒收啦,至少留一包給我。」校長打趣地說:「淑芬,上學是來讀書的,不是來吃零嘴的。你要說就去跟你家老爺說去。」看小胖臉紅通通,嘴都嘟起來,一副不服氣的樣子,真是好玩。「你快點進教室,要遲到了。」

 

淑芬一到教室就一陣咆嘯,跟她的那些小跟班抱怨零嘴被抄,小跟班們平常都分到淑芬很多吃的,這時當然也覺得可惜,「我本來帶了蜜棗給你們吃,現在沒了。」戴了一副黑框眼鏡的班長嫌他們太吵,就斥責他們請他們坐好,淑芬此時正在氣頭上,又被這個四眼田雞罵,當然不服氣,但上課鈴聲響起,老師已經走進教室,她就沒有回嘴了。淑芬心想這個書呆子平常只會讀書,又不跟同學們一起玩,真是討厭。班長確實只顧著讀書,個性木訥、害羞,不太會說話,只因功課好所以就當起班長。

 

下課後,淑芬帶著小跟班走到學校池塘邊,抓了一隻青蛙,趁教室裡沒有人就將青蛙藏在老師抽屜裡,上課鈴響,他們連忙坐好,國文老師張老師走進教室,張老師十分文靜溫婉,說話輕聲細語,今天穿了一身白洋裝,當同學們說完老師好後,張老師請大家坐下,「大家昨天都溫習了功課沒,我今天會隨堂考考大家。」說著說著就打開抽屜要拿課本,那隻青蛙被悶得難受,見有一絲光線就咻地跳出來,先是跳到白洋裝的胸口,再跳到張老師肩上,就跳下地跑了。張老師嚇得失了魂似地大叫,顧不得優雅,就大嚷嚷叫:「是誰,是誰幹的。」這時全班同學又大叫又大笑,此時,

「他」淑芬突然站起來,指著班長。

張老師或許是被氣瘋了,怎麼沒看出來這個書呆子班長那會做如此驚人之舉,而班長

「這,這,這,不……。」他只要緊張就口吃,一下子沒法反應,就被張老師請出教室罰站,而自己也要收拾自己的狼狽,就叫學生暫時自習,獨自到廁所整理。全班此時鬧成一團,真是老師慌了、同學驚了,淑芬樂了,班長窘了。淑芬這是一吐今早被沒收零嘴的怨氣,小跟班們卻隱隱擔心東窗事發該怎麼辦!

日子就在淑芬快樂上學,持續吃零嘴中度過,全家過的算是和樂,除了不准再提那件事之外。

 

那件事對於邢家與薛家都是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它是發生在一個冬天的傍晚,淑芬從外面回家後說不舒服,邢夫人叮嚀她先到床上躺著,可能是著涼了,就叫用人煮了薑湯,淑芬喝了蓋上被就睡著,到了晚飯時間,淑芬說還是不舒服也不餓,家人煮了一鍋肉粥,她卻只吃兩口就不吃,這讓大家隱隱擔心,一個最愛吃飯的孩子不吃飯,鐵定就是生病了,邢夫人說讓她睡,第二天應該就好了。第二天早上,淑芬仍說不舒服,不能上學了,而且開始發燒,老爺請來鎮上中醫鄭大夫幫淑芬看診,鄭大夫把了脈,「二小姐的脈象有點亂,現在還無法確定什麼問題,我給她先吃解毒消炎的藥試試。」開了藥方遞給邢夫人,囑咐有問題就找他,吃三天,若有效就繼續吃,若無效再看狀況。

 

過了三天,藥已經吃完,不單不見好,還顯得更虛弱,鄭大夫找來同行呂大夫一起會診,開了另一帖藥,又過了三天,狀況不見改善,淑芬已經顯得奄奄一息,兩位大夫都覺得束手無策,就叫家人要有心理預備,恐怕要辦後事了。全家此時愁雲慘霧,不知如何是好,有人建議老爺將淑芬送到北京大醫院,老爺說打聽一下哪裡有熟人的大醫院,但似乎一切都來不及了,就在生病將近七天後的黃昏,淑芬斷氣了,全家悲傷不已,邢夫人受不了喪夫之痛後又死女兒,她心裡十分痛苦,覺得自己對不起丈夫,因為丈夫臨終時已經叮嚀她要好好照顧淑芬,此時女兒已經走了,她的心也完全空了。家裡老人家請用人照顧淑涵、伯安,全都到大廳商量後事去。邢夫人哭得全身虛脫,被人送入房間休息。

 

他們將淑芬的小軀體送到一間大房,放在一個大木台上,幫她穿了壽衣,就先忙著佈置靈堂,有人掛白帳,有人放蠟燭。過了一柱香的時間,驚人的事就發生了,到現在當時在大房裡的人還說不上是如何發生的,因為死了的淑芬坐起來了。

 

「不得了啦,二小姐活了,你們快來啊!」用人衝到大廳跟老爺姥姥報告,淑芬活過來了,全家急忙趕到大房,只見淑芬真的坐了起來,兩個大眼傻楞楞地看著老爺:「老爺,我餓了,怎麼還不吃飯?」邢夫人剛聽到用人大叫,急忙起身到大房時,剛好聽到淑芬喊餓,就衝到木台邊抱緊淑芬,口裡說著:「謝謝,謝謝……你活了。」邢夫人心裡想得是,一定是死去的丈夫心疼孩子這麼小還不應該去見他,所以央求天神讓她還魂了。

 

這事以後,老爺下了一道禁令,就是要求全家上下不可以提淑芬死過的事,老人家是怕萬一說出來提醒了遊走在凡間的死神,怕淑芬又會遇到劫難,折了她的壽,而小壽衣就在當晚讓人偷偷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