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解密檔案自曝金錢操縱日本政局|高靖

文/高靖

美國政府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經常介入操縱他國政局發展,美國國務院公開過往檔案有美國如何操縱日本政局,削弱反美勢力,創造日本親美氛圍,如果美國如此操縱日本政局發展,那麼其他國家難免也有類似情況發生。
一份美國詹森總統時代的國務院文件顯示,從1958年到1968年的十年之間,美國政府批准了四項計畫,試圖影響日本政局的走向。由於顧慮日本的左派勢力如果在選舉當中獲勝,可能會促成日本走向中立主義,造成日本出現左派政府。在1958年5月日本國會選舉前,艾森豪政府授權中央情報局,對支持美國與保守派國會議員,提供秘密有限度的財務支持與選舉諮詢。這些獲得支持的候選人,被告知他們得到美國企業家的支持。這項對於關鍵政治人物提供適度財務支援的計畫,持續到1960年代的選舉。
這份文件提到另一項美國在日本的秘密行動,是減少左翼政治勢力當選的機會,1959年艾森豪總統授權中情局訂定秘密計畫,將左翼反對勢力當中的溫和派離間出來,希望創造一個更支持美國以及負責任的反對黨,這個計畫的財務支援在1960年是7萬5000美元,這個計畫進行到1960年代初期,大約保持這個標準的財務支持。
到了1964年,詹森政府當中的核心官員認為,日本政局已經趨向穩定,秘密支持日本政治人物的計畫沒有必要繼續進行,不過,另一個共識是,這個財務支援日本政治人物的計畫,一旦曝光,影響太大,不值得冒這個險,在1964年初期,這項財務支援計畫逐漸結束。但是同時還有另一個範圍更廣的秘密計畫,分別在宣傳與社會行動方面均分資源,用來鼓吹日本社會當中的重要人士,拒絕極端左派的影響,在1964年,這個計畫的財務支援大約在一個普通的水準45萬美元,這個計畫持續到詹森政府下台。
二戰結束後,日本在1952年結束美軍七年的占領期間,美國在戰後協助日本制定新的憲法,推動政治改革,等於是直接介入日本內政,由於共產黨在中國內戰取得政權,緊跟著韓戰爆發,情勢讓冷戰對立升高,美國也亟欲控制日本政局的走向,避免共黨勢力擴張,美國才會秘密介入日本選舉,操縱日本政局發展,以迎合美國的國際戰略利益。
艾森豪總統任內最後一年1960年,大約是日本戰後政局最動盪的一年,美日雙方在1960年1月19日簽署美日安保條約,引起日本社會強烈反彈,抗議聲四起,日本政府當局承受很大壓力,5月20日日本國會通過這個條約,引發更大的社會反彈太大,抗議活動四起,導致日本首相岸信介請辭下台,因為日本政局動盪不安,為免刺激日本社會反對力量,又引發事態擴大,艾森豪也取消到日本訪問行程,不過,艾森豪當時還是到了台灣訪問,受到蔣中正總統熱烈歡迎。
從國務院的公開檔案顯示,美國政府授權中情局財務支持日本國會議員,早在1958年開始,可以想見1960年國會通過安保條約當時,可能仍有收受美國金錢支持的日本議員存在,同時國會當中多數黨自民黨很可能有許多議員,是美國幕後秘密支持當選,安保條約在國會當中早有美國暗樁支持。
美國政府在日本內部秘密投入金錢,在宣傳與社會行動方面,創造親美空間,在所難免,這些在日本社會內部的祕密活動,在國務院的資料上是進行了十年,但是沒有公開的部分,有誰知道還有多少呢?其他亞太地區的韓國、台灣如果有這類情況也不令人意外,畢竟美國要創造對其有利的國際空間,不可能只在日本內部操縱政局。1988年蔣經國總統死後,中科院發生的張憲義叛逃案,無非也是美國中情局在台灣軍隊科研單位所培養的美國間諜,美國若能以財務支持日本的國會議員,收買張憲義出賣國家軍事機密,也並非不可能,礙於美國的壓力,台灣政府也始終不敢追究張憲義所犯刑責。
另外,從美國國務院最近公開的檔案當中,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在美國與北京簽定上海公公報後,日本也加快推動與北京建交,可是事前沒有告訴美方太多內情,引起美方不滿,批評美國受日本的侮辱。
美國這樣的不滿,顯然是其來有自,因為早在1958年開始,美國政府就開始以金錢收買日本政客,視日本為親美勢力為理所當然,日本早在1960年代後期,就已經多次向美方報告,日本有意與北京發展關係,乃至建交的態度,卻從來沒有具體說明內情,結果日本趕在上海公報後幾個月,就搶在美國之前,與大陸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正常化,美國未能掌握到這樣的內情,自然面子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