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失信於民|周陽山

文/周陽山  金門大學教授、前監察委員

年金改革在立法院以多數暴力、強渡關山之姿強行通過,掀起民間廣泛的怒吼。緊接著,對執政者的全面性陳抗已在各地的街頭蔓延,而且是如影隨形,不可遏止。

 

從執政黨的角度觀之,只要頭過身就過,再多的反對、再大的抗爭也都已無濟於事。退休人員真要再鬧下去,「統統抓起來關就好了」。

 

在民進黨眼中,反正民主就是多數統治,也就是贏者為王、勝家全拿。什麼程序正義、信賴保護原則、或法律不溯及既往,這些基本法治原則,都不過是說說而已。只有強權才是執政者眼中的公理!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政權可以單憑軍警的鎮壓解決問題。台灣不是警察國家,也不可能在圍城之下實現威權專制。更何況,陳抗的主體正是軍公教警消退休人員,也就是執法者過去的長官和前輩。他們面對政府本身的違背誠信、亂政無行,難道就沒有絲毫的反省與警惕嗎?

 

今天,這些陳抗者面對的不公不義和悲涼處境,難道不就是若干年後,他們退休時的悲戚寫照?當他們拿著警械威嚇自己昔日的同僚和長官時,難道不會有惻隱之心,難道不會覺得心有餘悸?

 

而今,政府的違信和違法,絕不是簡單的道歉就可以了事。這是公職人員合法的退休金和保險金,也是政府的正式承諾。而所謂的十八%機制,是因為當年政府向沙烏地阿拉伯借款籌建高速公路,為了償還借款,不得不降低軍公教警薪資,以延後的退休金給付,乃承諾將以十八%的銀行利息做為補償,這才是真相所在。

 

民國八十四年以後,政府的借款已付清,才改為退撫新制。但是,現在卻因為政府本身管理績效不彰,財政能力有所不足,政府不想再繼續付下去,才想出憑藉著多數暴力,在短短兩年之內,將十八%的延後支付金一筆勾銷!

 

如果政府是一個保險公司,可以說因為自己營運失敗,就片面撕毀過去的契約和承諾,不再繼續負責嗎?這樣為所欲為,公然背信,形同詐欺集團,即使扯上世代正義之名,就真的變成是公平正義、法治民主的表彰嗎?

 

退休金和保險金並不是政府為平抑貧富差距而提供的社會福利,也不是社會救濟性質的老人年金或國民年金。換言之,「軍公教年金」這一說辭,自始即屬誤導,也嚴重扭曲了問題本質。這不是正當的政府行為,而是別有用心的政治語言和政黨託辭,旨在混淆視聽。民主國家必須依據法治原則治國,即使是一味的欺瞞、賴帳和卸責,也不足以濟事。就此而論,所謂的年改爭議乃是法所不容,違背了道德、天理與基本人權,是不可能逃過正義制裁的!

 

有朝一日,當民眾透過選票讓不公不義、違法違憲的執政集團下台後,新執政者必須向退休人士公開致歉,並賠償他們的物質損失和精神浩劫;且要透過立法途徑,否棄當前的年金「改革」,恢復做人的基本道理和誠信。這才是真正的轉型正義!

 

原文刊登於聯合新聞網《星期透視/周陽山:年金改革失信於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