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中正打內戰還要防範美國在台灣扯後腿|高靖

文/高靖

曾經在1949年12月國共內戰最黯淡的階段,美國國務院開始準備放棄台灣,並對於失去台灣預作規畫。準備在共軍登陸台灣那一天,國務卿發表聲明,美國為何不能對共黨採取先制行動。要立刻加強與菲律賓的安全合作,美軍全面擔負起日本的防衛責任,美國遠東艦隊要在東南亞各國增加活動,並且在聯合國安理會提出聲明,共軍攻占台灣,是世界和平的威脅,美國不鼓吹軍事行動,而是要讓國際認識共黨的真實。
1949年年底,蔣中正以國民黨總裁身分,仍在為扭轉國共內戰頹勢,進行最後努力,11月中旬,蔣中正飛往大陸西南地區的四川等地,與國府將領研商對策。直到12月10日,蔣中正知道國府大勢已去,才在蔣經國陪同下,在市面街道一片混亂的情況下,千鈞一髮之際,從成都搭飛機回到台灣,自此沒有再踏足故土。
蔣中正雖在1949年1月下野,但仍在幕後指揮效忠他的黨政軍勢力,代總統李宗仁經過十多個月與蔣中正在國府內的奪權鬥爭,桂系終究不敵蔣中正的實力,加上與共產黨和談失敗後,大陸殘餘的國府軍隊士氣低落,共軍攻勢除了遭到白崇禧短暫阻擋外,真是勢如破竹,李宗仁又爭取不到美國的援助,在萬念俱灰,11月20日率家人逃往香港,然後逃往美國。群龍無首的國府,也在12月往台灣遷移,當時台灣雖然在10月金門戰役,重挫共軍攻勢,但失去整個大陸國土後,國府在台灣的整體情況仍然非常悲觀。
就在這個混亂情勢當中,美國國務院12月1日為台灣灰暗的前景,預作規畫。遠東事務副助理國務卿莫成德(Merchant)給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白特華(Butterworth)的備忘錄當中,提出了美國政府如何因應共軍攻占台灣。
這些措施包括國務卿應發表聲明,說明為何美國無法採取先制的軍事行動,並且要強調美國不去掠奪他人的傳統。經濟合作總署宣布停止台灣的援助計畫。對聯合國安理會提交聲明,說明共產黨是世界和平的威脅的事實,美國並不是要鼓動聯合國監督下的軍事冒險行動,而是要為了要讓大家認清事實,要讓共產黨在國際社會當中處於不利的地位。
國務院建議對於韓國、菲律賓、泰國、印尼、印度、巴基斯坦、澳洲、紐西蘭,以及英國、法國、荷蘭等國,立刻發表聲明,說明美國的立場。在東京的麥克阿瑟,也將發表具有信心與穩定人心的聲明
國務院主張,對於國防問題要趕快採取決定,成立美菲共同防衛委員會,或者全面擔負起日本的防衛責任。應該適當並且適度公開的增加遠東艦隊兵力,並且接續安排一系列的訪問,前往馬尼拉,曼谷,泗水,甚至韓國等地訪問。
美國在1949年12月對台灣前途沒有信心,所以準備台灣丟失後,美國應該如何因應,不過,共軍在大陸與殘餘國府軍隊的戰鬥,直到1950年初仍在進行,美國國務院駐華人員又悲觀的認為,1950年6月,共軍攻台,但6月卻發生了韓戰,整個台海情勢為之逆轉。
韓戰的爆發出乎美國意料之外,在那之前,美國早已打算放棄台灣,就讓情勢自然發展,國府屈服於美國壓力,把台灣省主席都換成美國指定的人選,美國仍有軍事占領台灣的想法,但顧慮對北京新政權的關係發展,軍事占領計畫沒有落實,但也顯示出美國為其自身利益,無所不用其極。
1949年初,國府在國共內戰已呈敗象,國民黨內部有蔣中正與桂系的權力鬥爭,美國在這場混亂當中,又意圖藉李宗仁之手,對抗牽制蔣中正,美國駐台北領事館的人員,多次建議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親自向李宗仁建議,把蔣中正派任的台灣省主席陳誠換掉,改派在台灣負責訓練陸軍部隊的孫立人,美國人在台灣扶植孫立人,孫立人也毫不避嫌,經常與美方接觸,直言不諱地批評國府與國府軍隊。美國扶植孫立人,無非是排除蔣中正在台的影響力,要由美方控制台灣。
根據美國國務院公開檔案,當國府在徐蚌會戰慘敗後,2月14日,美國國務卿艾契遜下令當時仍是美國駐華大使館參贊的莫成德(Merchant)到台灣美國領事館,莫成德被國務院指派對台灣情勢擔負起特殊責任(special responsibility)。由於李宗仁在2月18日告訴司徒雷登,他已將孫立人召來南京,任命孫立人為台灣省主席,國務院在3月2日通知莫成德,因為陳誠的台灣省主席職位,可能被更動,所以莫成德不要太早接觸陳誠,也不要給予陳誠任何承諾。
李宗仁與蔣中正權力鬥爭,促成李宗仁把忠於蔣中正的陳誠換掉,讓美方注意到可以透過扶植親美將領孫立人,加強控制台灣,莫成德在3月6日透過領事館給國務院電報顯示,李宗仁以孫立人取代陳誠,符合美國的利益,他建議國務院指示司徒雷登敦促李宗仁,盡快以孫立人取代陳誠。
對於更換陳誠是否可能造成他人杯葛破壞後繼的台灣省主席,莫成德3月9日從台北回覆國務院稱,孫立人個人控制軍隊,可能要比其他陳誠的後繼者,較不會受到暗中破壞。
不過,蔣中正需要陳誠穩定台灣局勢,控制大陸東南地區軍事行動,一時之下,抗拒美國扶植孫立人的計策,但美援的誘惑太大,最終蔣中正還是屈服讓步,配合美國的建議換人。
在共軍積極準備度過長江,征服全中國之際,莫成德在3月11日從上海發電國務院,應該延後經濟合作計畫,直到陳誠下台,或者李宗仁確認了陳誠的任期,而且台灣省政府能夠給予美國所希望要的保證。不過,陳誠無法信賴,不建議與陳誠開始對話,以免造成對他的鼓勵,以及強化他在台灣的地位。
就在美國希望藉著李蔣兩人的權力鬥爭,積極推動以孫立人取代陳誠,藉以透過親美將領控制台灣的陰謀之際,國際間也有著類似占領台灣,將台灣自中國領土分割出來的想法。
根據國務院公開檔案,3月23日,國務院中國科科長史普勞斯(Sprouse)與英國駐美大使館一秘福特會面,史普勞斯主要是因為國務院對台灣再解放聯盟感到興趣,下令適當的領事官員與他們保持接觸,並且報告他們的行動。某些台灣再解放聯盟的領導人,以前在香港,不知英國政府是否有任何有關於他們的消息。福特並不知道台灣再解放聯盟這個組織,但他會再向英國外交部查詢。
福特說,某些英國官員主張在台灣的戰略重要考量下,應該占領台灣。史普勞斯問福特,是否運用英國海軍能夠執行,也願意執行這項任務。福特立刻回答,美國如果執行這項任務,占有比較好的地位。不過,史普勞斯顧慮大陸會如何看待這樣的行動,福特說,在他看來,任何在中國的外國勢力,如果使用這種方法將台灣自中國分離出來,對它們的地位都是傷害很大的。
3月23日,莫成德從南京發電國務院表示,如果我們鼓吹台灣分離出中國,台灣省主席也照做了,接踵而來的是更困難的問題,我們準備了什麼樣的支持,如果聯合政府(當時國共和談,美方認為可能組成國共聯合政府)對這個分離有不同看法,莫成德建議,由聯合國支持的聯合介入台灣問題,或者美方暫時占領台灣。
中國因為內戰造成人民極大痛苦,美國卻在背後策畫要奪取控制台灣,孫立人見到美方官員,毫不保留地批評國府,也使得美國的國務院官員更相信自己的判斷,不能支持國府控制台灣,美國官員只選擇自己想要相信的,並沒有真正弄清楚國府或者共產黨,對於台灣問題的看法。即使到了1949年下半年,國府礙於美國透過中斷美援的壓力,決定調整陳誠的省主席職位,但不敢交給握有兵權的陳誠,卻是交給了積極與美國拉攏關係的前上海市長吳國楨。
吳國楨走馬上任,國府順了美國的意,把陳誠的省主席職位讓給了親美人士,美國仍然不放心,12月23日,美國駐台北領事館的
領事愛德嘉(Edgar)給國務院提供了一些美國軍事占領台灣的看法,如果美國要軍事占領台灣,蔣中正與他的將領、高級官員,需要顧及顏面的方法,可以在他們接受美軍占領前,強調美國支持反攻大陸的最後勝利。
沒有經過協商的占領,可能會碰上某些中國軍隊的反對,但是美軍透過有授權的美軍顧問控制台灣,現在是可行的,也是許多中國官員建議的。許多中國高層官員不斷反覆要求美軍最大限度的合作,甚至建議軍事共管台灣。過去幾個月來,民間流傳日本的盟軍總部將要接管台灣,把國民黨請走,推動台灣獨立。
美國始終不認為國府或者台灣省政府可以度過共軍的軍事威脅,又不能無視於台灣地理位置的戰略重要,所以美國要運用外交與經濟手段,避免台灣為共黨控制,但實際操作上,卻變成處心積慮地打擊蔣中正,要在台灣扶植親美將領控制台灣,無論國府如何低姿態地配合,美國都不抱期待,台北的美國外交官就是要想方設法,敦促美軍出兵占領台灣,這些派駐台北的美國官員,在不斷鼓吹台灣自中國獨立出來之下,讓自己變成了促成台灣動盪不安的因素之一,事實上,美國在1979年1月與台北斷交前,美國在台的勢力,不僅是提供合作援助,促成發展,同時也與台灣內部反對國府力量暗中勾結,成為另一股造成混亂與顛覆國府的力量。歷史的殷鑑告訴大家,不能完全信賴美國,美國為了其自身利益,會出賣過去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