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內戰期間美國施壓以孫立人取代陳誠統治台灣|高靖

文/高靖

美國曾是中華民國抗戰時期最堅定的盟友,但在國共內戰期間,美國卻在關鍵時刻,對國府落井下石,不僅對國府採取武器禁運,甚至開始盤算將台灣自中國領土分離出來,對於攸關台灣局勢安定的台灣省主席人事問題,美國都要暗中介入,僅憑美方人士個人的主觀好惡,無視於中國政局的客觀情勢,千方百計趕走台灣省主席陳誠,要讓台灣的親美派國府將領孫立人接替陳誠。美方甚至以暫停美援台灣,逼迫國府更換陳誠,整個1949年,國府在內戰兵敗如山倒,美國也不斷在台灣搗蛋。
經過一整年的施壓,國府終於在1949年年底,換上吳國楨接替陳誠,但是美國沒有料中的是,蔣中正1950年3月1日在台灣復行視事後,將陳誠任命為行政院長,又在台灣省之上,吳國楨接任省主席後,也引起不少爭議,最後終於因為與蔣經國爭權,心懷不滿,出亡美國,在海外挾怨報復,對兩蔣在台灣的統治,提出許多嚴厲批評,但這也讓吳國楨從此無法回到台灣,客死異鄉。
美國國務院公開檔案當中,1948年12月7日,有一份駐菲律賓大使館公使費列瑟(Flexer)與當時指揮占領日本的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會談記錄,其中有一段是說明,費列瑟沒有對麥克阿瑟提到,對於台灣省主席魏道明或者孫立人(當時在台灣負責訓練陸軍部隊)如果在蔣中正總統失敗的情況下,宣布台灣自治(autonomy),或者要求在聯合國的保護之下,國務院應該採取什麼立場的粗略的想法。這段簡短的文字,顯示美方當時已有把台灣與大陸分離的想法,並且可能是透過省主席或者在台軍方將領推動。魏道明是二二八事件後派抵台灣擔任省主席,以安撫穩定台灣情勢為主,美國內部文件顯示魏道明有可能分離台灣,加上魏道明並非蔣中正信任的人,蔣中正已有換人打算。
尤其同一時間,徐蚌會戰進展不順利,蔣中正布局台灣,安排後路,陳誠書信集收錄有12月7日給蔣中正私函,其中提到「在此國家存亡之際,弟身為黨員,如總裁認為有可分勞之處,自當遵命以赴,但不必擔負任何名義,目前戰略,應以廣州為中心,以海南台灣為後方基地」。陳誠想法,與蔣中正不謀而合,12月28日,蔣中正回函陳誠,指派陳誠擔任台灣省主席。由於陳誠遲未上任,蔣中正又在1949年1月2日去函陳誠,質問為何不速就職,若再延滯,必夜長夢多,全盤計畫,完全破敗。蔣中正還要求陳誠回覆何時到任。陳誠告訴蔣中正1月5日到任。蔣中正後來在內外壓力交迫下宣布下野,仍然幕後操縱政局,幾個月後決定在台灣設立國民黨總裁辦公室。
陳誠剛到任不久,美方就對他抱持負面評價,根據國務院檔案,1949年1月15日,美國駐台北總領事柯倫慈(Krentz)給國務院的電報,表達了對陳誠治理台灣能力的質疑,也引述剛剛卸任台灣省主席的魏道明與孫立人的看法,認為當時在台灣的海軍與空軍能力不足。
陳誠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在2月2日約見柯倫慈,雙方談了兩小時,陳誠擺低姿態,請美方多多提供建言,對柯倫慈表示,我們沒有把美援處理好,實在很不好意思,陳誠保證以後一定會有更好的結果。陳誠可能知道美方對他的質疑,在對話中,還特別提到胡適已經同意到台灣來幫助他,希望藉胡適改變美方認為他過於保守的看法。
當時中華民國政府還在南京,台灣有台灣省政府,但是美國卻思考分裂中國領土,甚至不惜出兵台灣。根據國務院檔案,1949年1月14日,代理國務卿羅維特(Robert Lovett)給杜魯門總統的備忘錄建議,有關台灣問題,羅維特主張美國策動澳大利亞或者菲律賓政府,出面要求聯合國介入台灣問題,為台灣人舉行公民投票,讓台灣人表達他們的意願。而且,在某個階段,美國必須出兵,防止台灣被中共占領,但是在台灣內部與國際上,都認為美國應該避免粗糙的片面出兵,不過,目前適合美國出兵的時間還沒到來,美國仍有可能在台灣建立非共產黨的中國政權,對抗中共入侵台灣。如果情況不順利,美國仍有必要出兵介入,但美國不是為了美國的戰略利益,而是為了國際社會能夠接受的原則,台灣人的自決原則(self determination)。如果中國政府已經明顯地無法抵抗共黨入侵,美國應該全力支持台灣自治運動。而且不論台灣對於美國的戰略利益是否重要,美軍都應該為美國備戰,以防止共黨占領台灣。
1949年1月18日,國務院檔案記載法國駐美大使館公使戴瑞丹(Jean Daridan)對國務院東亞事務官員提到,如果中國大陸淪為中共統治,他不認為台灣仍然是中國的。他也思考著在適當時機創造台灣獨立的可能性。
來自美歐的外國勢力都對國共內戰感到悲觀,擔心台灣為共黨所攻占,多思考讓台灣脫離中國,作為保障台灣的政治手段,這種思考也就影響到誰擔任台灣省主席,誰就可能在必要的情況下,促成或者阻擾台灣自中國版圖分離出來,陳誠的去留也就成了美國駐華外交官陰謀介入中國內政的重大議題。
根據國務院檔案,2月18日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發自南京的電報稱,代總統李宗仁召見孫立人,表達任命他為台灣省主席的看法,要將台灣作為中美建設性合作的基礎,台灣省主席陳誠已經表達辭意,但是被蔣中正阻止。由於李宗仁提及更換台灣省主席的問題,3月2日國務卿艾契遜給柯倫慈的電報稱,由於省主席可能更換,這樣一來,美方不適合太早接觸省主席,並且承諾給予支持。
駐台北領事館公使愛德嘉(Edgar)在3月6日給國務院的電報,這份電報引述美國駐美大使館參事莫成德說法,批評陳誠缺乏開放與有效率管理所需要的特質,由李宗仁以孫立人取代陳誠,最符合美國的利益。艾契遜3月8日回電,質疑孫立人缺乏行政經驗,現在促使李宗仁換人,也許會出現比陳誠或李宗仁更差的人選,因為沒有人保證李宗仁一定會指派孫立人。
莫成德又請愛德嘉電覆艾奇遜,說明省主席需要誠實、開放、效率,而且不要與蔣中正的關係太密切,讓蔣中正把台灣當成最後的基地。孫立人除了缺乏行政經驗之外,其他的條件都符合目前的需要,孫立人也願意由合格的顧問提供協助。他建議司徒雷登謹慎地推動以孫立人取代陳誠,除非情況發展的必要,不要與陳誠打交道。
儘管國務院系統不斷推動以孫立人取代陳誠,但是美國內部對於是否援助台灣,看法不一,莫衷一是,有認為延後到省主席換人為止,有認為應該馬上援助,穩定台灣局勢。
根據國務院檔案,3月14日,司徒雷登引述柯倫慈的說法,陳誠請柯倫慈轉達秘密訊息,如果美國政府希望孫立人擔任台灣省主席,可以由陳誠向蔣中正請求,不要阻擋這個調整。司徒雷登認為,這個意思是指如果沒有蔣中正的同意,沒有辦法改變台灣。4月10日,司徒雷登給艾奇遜的電報稱,李宗仁間接向他建議,如果美國仍然認為孫立人比陳誠更適合台灣省主席,美方應該接觸吳忠信,這人與孫立人是同鄉,也很欣賞孫立人,又是蔣中正的親信,李宗仁顯然希望更換省主席的建議,不要出自於他。
儘管美方壓力不斷,陳誠並沒有被更換,李宗仁要以孫立人取代陳誠的想法,也在蔣中正幕後運作下,始終無法落實,加上當時國共和談正要進行,李宗仁也無暇多管台灣的事情。4月6日,愛德嘉在給國務院的電報,轉述莫成德的說法,李宗仁延後由孫立人取代陳誠,現在只好與陳誠開始打交道。雖然如此,美方仍不斷以恢復援助台灣為誘因,迫使國府更換陳誠,最終蔣中正在1949 年年底向美方妥協,由另一位親美的前上海市長吳國楨,接替陳誠,希望美國能夠支持遷往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
美方介入中國內政,向國府施壓驅趕陳誠下台的過程,顯示這批美國駐華外交官,完全不懂中國政治,以為蔣中正下野,副總統李宗仁擔任代總統,就能夠掌握國府全部的權力,但是當時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國民黨以黨領政的局面,美國人絲毫不願意去理解。
美國大使館人員也不懂中國歷史與民族情緒,美國外交官僅從國際法觀點,認知台灣在戰後地位問題,不懂中國人對於19世紀以來飽受帝國主義壓迫的不滿,尤其視割讓台澎給日本的馬關條約為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當時的卸任外交部長王世杰在台北演說,
宣稱台灣是光復的國土,不是軍事占領區,馬關條約在1943年戰時的宣言當中已經無效(可能指開羅宣言),並且合法地回到中國版圖,在戰爭結束時,由日軍手上重新具體地取收回台灣。對於任何未來直接或者間接的帝國主義控制,他都要提出警告。王的演說,讓美方感到詫異,還特地轉發電報,向國務院報告演說內容,這也正是美國官員無知的反應。
美國外交官在國共內戰期間,提出台灣地位未定論,正是因為缺乏對中國歷史的認知,也不了解國府在民族主義情緒影響下,對於收回失土的決心,台灣對於國府當局,並不只是日本殖民地那麼簡單,是光復過去由帝國主義國家侵占的失土,並不能單純以國際條約的立場,解釋台灣地位問題。也因為無法理解中國政府對於台灣的看法,以為台灣只是另一個海島,雖然美國出於善意,防止共黨占領台灣,卻無視於國共兩黨都視台灣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的看法,美方天真地以為分裂台灣的作為,可以挽救台灣,最後雖然沒有落實,但是這種想法影響台灣幾十年的政治發展,台人對台灣獨立有所期待,與美國外交官長期暗中鼓吹,有很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