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中正多線操作促成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高靖

文/高靖

1950年6月韓戰爆發後,美國開始加快台灣軍事援助,韓戰停火後,台北國府在1953年12月底對美國提出了開案(Kai Plan),1954年1月提出1955年軍援案,兩案都是希望在1955年完成擴充軍隊數量,蔣中正總統加快整軍經武,完成反攻大陸的使命,但是國府提出的軍援方案,遭美方潑冷水,冷淡婉拒,蔣中正顏面難堪,氣得要國府官員不要提案,以免再受美方輕侮。不過,蔣中正一手請求美國擴充軍備,另一手又以主動攻擊大陸前,必先徵詢美國意見,換取中美雙方簽署共同防禦條約,美方雖沒有同意開案,也不給太先進的裝備給國府,卻被蔣中正放棄主動攻擊所說服,蔣中正拿到了最重要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穩定了台灣的局勢。
開案是在正常的年度軍援需求外,國府另外提出的軍援需求,蔣中正重視的程度,要求以最高機密等級送交美方。開案在送交美方的過程當中,還曾經鬧過一場烏龍,根據蔣中正的英文秘書沈錡的回憶錄,被列為最高機密的開案曾經被弄丟了,蔣中正到處找不著,問起沈錡是否見到,沈錡也不知道,後來才發現是武官黃雄盛放在抽屜裡忘記了,本來這個機密計畫是要由皮宗敢轉交沈錡,但皮宗敢卻因有事交給黃雄盛,請黃轉交沈,才發生這個誤會,幸好當天蔣經國也在現場,幫忙向蔣中正說明,才化解一場尷尬,否則蔣中正對於這樣機密的文件如此草率保管,免不了會有人倒楣。
蔣中正知道國府無力自己反攻大陸,必須仰賴美國支援,所以開案的說明當中,還有策應遠東局勢為主,我反攻大陸為輔,希望藉此爭取美方認同,但是開案太過龐大,美方批評不切實際,譬如開案要求美國提供B-47轟炸機,1955年軍援案也要求援助B-29轟炸機,這些轟炸機都遠遠超過國府空軍的能力,台灣當時的空軍基地,甚至可能都無法起降這些大型轟炸機,美軍認為二戰後期的B-29轟炸機都超過國府的能力之外,更何況是當時最先進的B-47轟炸機。國府不自量力,難免受到美方輕慢。
根據美國駐華大使藍欽在1954年3月8日發給美國國務卿的最高機密(Top Secret)電報,國府外交部在1月11日以備忘錄方式,將1955年軍援案送交大使館,這項方案包括國府擴充三個野戰軍,24個步兵師,3個裝甲師,海軍需要6艘驅逐艦,10艘護衛驅逐艦,2艘運輸艦,以及超過100艘登陸艇與勤務支援艦艇,116架各式飛機,包括F-86軍刀機與B-29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
1953年12月28日蔣中正向參謀聯席會主席雷德福提出開案,有關開案的發想,根據國府國防部的想法,是假設1955年軍援案已經為美方接納,在這個基礎上擴大國府的軍備,藍欽的電報引用一位美軍顧問團的評論,這樣規模的軍援,是需要美國經濟採取戰時規模的動員。藍欽表示,雖然這個評論無疑地有些誇大,但可以看出美軍顧問對開案的態度。
1954年1月4日,外交部長葉公超寫信給雷德福,大致說明開案的範圍,希望在1955年結束之前完成,包括裝備41個步兵師(含一個空降師),除了1955年軍援案要求的海軍艦艇之外,另外增加12艘運輸艦,登陸艦也要增加,531架飛機,包括當時最先進的B-47轟炸機。
對於開案,2月20日,美軍顧問團團長蔡斯給陸軍部的信函表達了看法,開案大部分都不容易執行,幾乎每一部分都需要大量增加美國的援助,同時需要具體修改美國的戰略。蔡斯原本建議21個步兵師,2個裝甲師,一個完整陸戰隊師,他認為不需要更動這些。
美國大使館隊開案的看法,從陸軍角度看,若要按照國府所設定1956年1月期限,完成裝備四個野戰軍,但其實只有能力招募、訓練、裝備兩個野戰軍,這個計畫可以在三年到五年內完成。
另外,國府在1954年曾另外提出一億元軍協案,這個方案讓蔣中正氣憤難平,國史館編印「中美協防」第一輯當中,收錄蔣中正在1954年9月21日給宋美齡電報,蔣中正批評美國對我軍經援助之要求,延滯至今,仍置之不理,是輕侮中國,不以余為友邦的態度,殊出意外。22日,蔣中正再電宋美齡,決定不提案,免遭再受輕侮。
當時一億元軍協案,並沒有經過正常外交或者軍事管道,向美國提出,是蔣中正自己向美方提出的,所以蔣中正事後能夠喊停。根據1954年9月17日藍欽的機密電報,9月16日蔣中正找他與國務院外交任務總署遠東區科長穆懿爾,蔣中正希望國務院外交任務總署署長史塔森,應該給予開案最優先,盡快實施,尤其是其中的一億元軍協案,12個月使用一億元,訓練後備部隊,從每四個月兩萬到三萬人完訓,提升到八萬人,也就是一年有二十四萬人。蔣中正說明原本要十八個月訓練,耗費一億三千萬元,但他認為一年一億元就足夠了。
但是美方潑了蔣中正冷水,除了年度的軍事援助案之外,美國不願意放寬支援更多的裝備。10月26日,葉公超從華府發給台北的電報說明雷德福的看法,美國恐無法接受開案。正常軍援外的援助,非他個人或任何一個單位所能單獨決定。
中美雙方討價還價,美國只願意裝備美軍顧問團所提出的陸軍21個足額的步兵師,台北爭不過美國,只希望以24個師的番號,分配21個師的裝備,各師保持八成的戰鬥力,但美軍顧問團懷疑,這樣一來,就沒有任何部隊具有足夠戰鬥能力,雙方你來我往。最後台灣方面提出,保持12個師足額戰力,另外12個師戰力不等,具體分配由國防部與美軍顧問團協商。
蔣中正打算在1954年爭取美國軍援的過程,並不順利,不過,這一年年中的日內瓦會議,中共參加了,對國府的國際地位非常不利,蔣中正只能藉著爭取軍援,希望讓美方重視台灣的安全問題,情勢的發展雖然緊張,但對台灣慢慢有利,9月共軍砲擊金門,11月發生海軍太平艦遭共軍擊沉的慘劇,兩岸情況在韓戰停火後開始緊張,美國允諾提供一艘護衛驅逐艦(DE)補充太平艦損失,反而提高海軍戰力,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也在12月簽署,這個爭取到美軍協防台灣的條約,為台灣爭取到了將近20年的政治穩定,也是蔣中正在中美雙方外交折衝過程中的,機關算盡的一次政治勝利。
1954年6月22日藍欽給國務卿的機密信件稱,其中提到中美安全協定的問題,藍欽引述葉公超在6月17日的談話,葉公超說,提出這個協定的目的,是政治的,不是軍事的。這不會增加美國的軍事承諾,如果國務卿杜勒斯擔心大陸攻擊台灣,引起台灣反擊大陸,那麼杜勒斯必須注意蔣中正的談話,中國在沒有事先徵詢美國之下,不會對大陸發動任何重要的軍事行動。藍欽問,是否面對美國反對之下,中國政府會在非常確定的理解之下,不採取對大陸的攻擊行動。葉公超說,這樣的理解不應該包含在協定條約當中,他會去詢問蔣中正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蔣中正為了反攻大陸,必須積極爭取美國軍經援助,另一方面,蔣中正也藉機與美國談判爭取雙方簽訂共同防禦條約,蔣中正挑明了質問杜勒斯,美國不願簽是害怕捲入國府反攻大陸,國府有關中共的軍事行動,都會向美國事先徵詢,國府反攻大陸只需要美國的後勤支持,如有美國協助,在亞洲看起來,反而是有不良影響。蔣中正將軍事主動讓步給美方,利用美國不願兩岸發生戰爭,對國府攻擊大陸多所疑慮的情況下,逐步誘使美方認同台灣放棄軍事主動,接受美方的管制,促成雙方簽訂了共同防禦條約。
1954年8月25日國務院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羅伯森給杜勒斯的最高機密文件當中分析,蔣中正的保證,給予美國對於可能讓美軍捲入重大衝突的環境,有了更大的控制,與中華民國簽署防衛條約,有助於推動東北亞建立安全防衛。美方的看法,顯示蔣中正願意先向美軍徵詢意見後,才對大陸進行攻擊行動的策略奏效,吸引了美方的認同。但是,這樣一來,也讓國府反攻大陸的準備,前方多了一個美國政治壓力的橫阻,然而,對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與蔣中正而言,也許內心清楚明瞭兩岸軍事對比差距大,確保台灣安全與生存發展的現實,可能要遠遠超過反攻大陸的政治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