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生前日記要求死後火葬骨灰拋海不要鋪張儀式|高靖

文/高靖

蔣經國總統在1988年1月13日病逝台北大直七海官邸,1月30日蔣經國的棺木暫厝桃園大溪陵寢,至今沒有安葬。蔣經國曾在生前所寫日記當中,表達他希望火葬的想法,也對台灣許多喪禮鋪張浪費,勞民傷財,感到不滿。蔣經國曾對友人透露他的日記內容,他死後不要排場,火化後,將骨灰灑到大海,不可舉行任何儀式,如有庸俗的排場,會讓他死後大大煩惱。
僅管蔣經國生前有如此想法,但他突然病逝後,不僅沒有火化,更沒有由家屬把骨灰灑到海上,政府還把大溪頭寮賓館改成他的陵寢。
蔣經國死後的1月14日,政府設靈堂於台北榮民總醫院懷遠堂,蔣經國的遺像前,有蔣中正遺孀宋美齡致送的十字架花圈。1月22日,移靈台北市圓山忠烈祠,供民眾瞻仰蔣經國遺容,1月30日,舉行大殮,奉厝桃園縣大溪頭寮賓館。
蔣經國在總統任內病逝,政府基於國葬禮儀,加上元首尊崇,沒有按照蔣經國生前的心願,簡約處理喪禮,也沒有將他火化,將骨灰灑入海中,不知蔣經國地下有知,會對凡世間的繁文縟節,有什麼樣的想法。
蔣經國生前會提到他自己的葬禮,是因為他的政敵毛人鳳病逝後,毛人鳳的喪禮非常張揚,在國府遷台臥薪嘗膽的時期,讓蔣經國非常的不高興。蔣經國才會在寫給友人的信中,嚴厲的批評毛人鳳的喪禮鋪張浪費,並且把自己對於喪禮的想法,對友人毫不保留的剖白。
毛人鳳在1956年12月11日病逝後,12月23日蔣經國寫信給友人李士英,由於李士英與蔣經國談到毛人鳳的喪禮,蔣經國表達同感,順便將他私人日記內容抄錄給李士英看。
蔣經國在日記提到,「人鳳兄之喪排場甚大,送喪行列長達數里,經過之處,交通斷絕,且有卡車數十輛,滿載武裝士兵護行,余頗不以為然,對此一布置,事前並無所知,如此作法定將使人鳳兄不安於九泉,對公對私皆有害而無益也,再看送喪者形形色色,而出於衷心之哀傷而來者,實無幾人,此種喪禮實庸俗不堪,一旦余如死去,絕不願有類似之排場,只要將余之屍體燒成為灰,由兒女散之於茫茫大海之中,絕不可舉行任何儀式,如此則死亦得其安矣。如死後為余做庸俗之排場,則死後亦將大大的煩惱一番,那真是生亦煩惱,死亦煩惱了。」
毛人鳳從大陸到台灣都是主管情報工作,但與同樣掌管對大陸情報業務的鄭介民不和,與蔣中正的嫡子蔣經國更是長期不和,毛人鳳與蔣經國在國府內部情報系統方面互爭主導權,兩人纏鬥到美國中央情報局都注意到這個情況。
美國中情局的解密檔案當中,在1951年10月6日有一份關於台灣軍方政治部與保密局權力鬥爭的機密報告。這份報告指出,蔣經國的政治部與毛人鳳的保密局,正在進行激烈的權力鬥爭。政治部是當時台灣最有權力的組織,因為政治部有最多的經費,以及許多來自戴笠組織、保密局、三青團、青年軍最有經驗的人,政治部在台灣的宣傳與情報工作很成功,但是在大陸的情報工作較弱。
保密局因為人才被政治部網羅,實力減弱,但保密局希望運用大陸的游擊部隊,建立第三勢力,打破蔣家對政府的控制,為了打倒蔣經國,毛人鳳與毛森秘密合作,努力爭取美國支持第三勢力,保密局希望透過美國的支持,重新獲得優勢,毛人鳳與毛森透過里龍上校擔任中間聯絡人。
這份中情局的報告說,宋美齡支持毛人鳳的游擊部隊行動,但是宋美齡不知道毛人鳳的行動與美國扶植第三勢力有關。
中情局的報告還提到,毛人鳳與蔣經國是死敵,毛人鳳只有抓到機會,就會對美國人詆毀蔣經國,毛人鳳曾經說過,如果蔣經國控制台灣超過三十年,台灣會變成蘇聯一般。另外,保密局也透過政治壓力,要削弱蔣緯國的裝甲部隊,保密局支持推動將裝甲部隊分散在陸軍當中,這樣裝甲部隊可以由陸軍控制,而不是蔣緯國控制,當時蔣緯國不太理會陸軍總部的重要命令。根據許多國府官員的說法,保密局故意促成蔣緯國與孫立人兩個陸軍派系的摩擦。
政治部與保密局因為作風很有爭議,但當時大部分人是敢怒不敢言,不過,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卻對保密局與政工人員頗多抱怨。中情局1951年10月27日的機密檔案提到,美軍顧問團團長蔡斯主張國防部要對政治部有更多控制,蔣緯國指揮的裝甲部隊,應該換一位更有經驗的人指揮。蔡斯認為政治部是秘密警察組織,是不民主的,但蔣經國不以為然,主張政治部對部隊士氣至關重要,是非常必要的。
在這場爭論當中,孫立人身為國府將領,不僅沒有站在蔣經國這邊,反而表態支持蔡斯的意見,並且催促蔡斯要向蔣中正提出這些問題。
蔣經國抱怨如果他有美國背景,而不是十四年的蘇聯背景,他對政治教育的作法,很可能會被讚許,而不是被批評為模仿蘇聯的灌輸方式。
國府遷台初期的保密局與政治部,後來多為人詬病,主要是為了穩定局勢,展開了許多共諜清查任務,對穩定軍中士氣,維持部隊純淨,產生一定作用,但這些過程當中,這些形同秘密警察的組織彼此為了搶功,經常在缺乏具體證據下,濫捕刑求,造成許多冤錯假案,日後引發許多民怨,不過,保密局破獲的國防部共諜吳石案,卻是貨真價實的共諜。
保密局因破獲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案、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案,才牽連出吳石案,根據當時中情局的機密檔案,1950年3月30日中情局的機密檔案顯示,中情局認為吳石案與台共謝雪紅有關,研判出身福建省的吳石,嘗試透過祖海軍當中福建背景的軍官,發動對國府的叛變。同時運用小船將武器、裝備、人員,從大陸偷偷運送到台灣東部海岸。
國共內戰後期,政府遷台前,海空軍部隊都比政府先撤退台灣,蔣中正擔心海空軍叛逃,以黃埔軍校出身的周至柔與桂永清,擔任空軍總司令與海軍總司令,藉以加強對這兩個軍種的控制,海軍早期因為內部有閩系之分,福建背景的海軍軍官不受蔣中正信任,蔣中正也非常懷疑海軍對他的忠誠,來台後,海軍設有反共先鋒營,受到懷疑的海軍官兵受到迫害,被送到這裡關押起來,進行思想改造,或許這是中情局認為福建人背景的吳石,因此找上海軍的福建籍軍官,發展共黨組織。
19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的許多政治冤案,多出自保密局與政治部,當時蔣經國還與台灣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彭孟緝交好,更助長蔣經國與毛人鳳競爭的優勢。相較於國府內部許多將領而言,蔣經國不是親美派將領,因為他在蘇聯待過許多年的經歷,起初美方對蔣經國多所懷疑,毛人鳳更是藉蔣經國的蘇聯背景,多加影射,拉攏美國的支持,保密局因為與美國合作,也與當時美國在香港方面發展非國民黨背景的反共第三勢力有關,不過這個派員滲透大陸,在大陸內部蒐集情報的計畫後來並沒有成功。
毛人鳳在1956年5月赴美治病,當時台灣管制出國,毛人鳳享有一般人少有的出國治病的特權。毛人鳳生病出國前,保密局調整任務,在1955年改為國防部情報局,專責對大陸情報工作。這個保密局的改組,就是蔣經國掌握國府情報系統的成果之一,蔣經國還透過當時擔任國安局副局長的陳大慶,對情報局加強掌握,情報局1985年又改為軍事情報局。
毛人鳳在權力鬥爭方面居下風,身體健康也出問題,赴美治病期間,蔣經國多次發電報給在美國的毛人鳳表達關心,國史館出版的蔣經國手札一書當中,可以看到在毛人鳳出國後,蔣經國頻頻去電關切,1956年的5月11日,29日,6月4日,26日,8月1日,19日,蔣經國還請中華民國駐美大使董顯光,就近照顧毛人鳳的治療,連毛人鳳的醫療費用都命令董顯光支出解決,返台旅費也由大使館支出,蔣經國雖與毛人鳳不和,卻對毛人鳳的病情表現出十足的關心,蔣經國還要毛人鳳休息三個月,病中的毛人鳳也難與蔣經國爭鬥,蔣經國也就順勢到情報局主持會報,還把這件事情在電報中告訴了毛人鳳,不無表現勝者為王的氣勢,毛人鳳回台後不久病逝,情報局也就順利成章地為蔣經國接手控制。
蔣經國對病中的毛人鳳如此噓寒問暖,提供醫療費用與旅費,但對於毛人鳳的身後事,卻有那麼嚴厲的批評,好似一個人有兩張不同臉,但這似乎也顯示蔣經國對毛人鳳的關心,不過是官場的表面周到,並不一定出自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