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代美國積極介入台灣內政|高靖

文/高靖

美國是個天真又自以為是的國家,美國有時基於善意的作為,卻經常造成對方困擾與傷害。1950年國府剛由大陸撤退台灣,驚魂甫定之際,美國幕後策動台人發展組織,同時又出現主張台獨的團體,國府為了政局安定,逮捕台獨成員,美國國務院認為這是國府壓制台人的聲音,透過駐台北領事館干預施壓國府,搞到後來連親美的台灣省主席吳國楨都受不了美國外交官的介入,美方這才慢慢理解,國府的強硬作為是為了控制局面,如果過度表達關切,反而會讓國府加大壓力,對這些涉案台灣人造成更大傷害。
抗日戰爭後期,美國新任駐華大使赫爾利抵達重慶,根據國務院的歷史檔案,赫爾利會見當時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時,提到美國不會介入其他國家的內部事務。赫爾利言猶在耳,幾年之後,美國政府頻頻干預國府在台灣處理台獨團體,顯見美國政客的談話,聽聽就好,美國總會按照他們自己的利益行事,不理會其他國家的感受。
對美國來說,主張台獨,是言論自由問題,同時也代表反映台灣人的心聲,國府來自大陸,應當要尊重。美國無視於台灣原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的事實,片面強調台人與來自大陸外省人的不同,不能以同情的角度,理解國府內戰失敗的困難,幾十年來,美國雖然表明不支持台獨,卻暗中包庇台獨勢力發展,尤其收容偷渡出境的彭明敏,更是美國暗中支持台獨的明證,美國境內還曾有發展恐怖活動的台獨暴力組織存在,台獨暴力組織訓練成員使用炸藥,要在台灣搞恐怖活動,台灣情治單位多有掌握,美國當局明知這些暴力組織存在,卻長期默許他們發展。
國府撤出南京時,美國大使館並未撤出,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離開大陸後,也沒有來到台北,而是返回美國,因為當時美國對於台灣的命運,仍然抱持悲觀看法,國府遷台初期,台北沒有美國大使館,只保持領事館層級。
1950年1月2日,美國駐台北領事館代辦師樞安給國務院的機密電報稱,他剛到台北就遭遇台獨運動成員的接待,他從與黃紀男與另一位Philp Ng的談話,以及從他們的文宣品理解到,台獨運動缺乏現實主義,缺乏軍事與武裝人民的基礎,完全要依賴美國,達成他們的目標,永遠確保他們的生活。師樞安形容他以友善的語氣告訴他們,以他個人的意見看,台灣人沒有武裝,無法趕走現在台灣島上的大陸人,美國需要好幾個師,加上海空軍的支援,才能占有控制台灣。美國不打算扛起這個責任,如果想保持台灣的獨立,只能寄望國民黨,而不是共產黨,任何削弱國民黨的手段,只會幫忙增加共產黨的機會。他們不應該忘記,台灣是被包含在更大的範疇當中,很難任意地脫離出來。 台灣人必須認清事實,不能逃避事實。雖然美國同情台灣人的期望,但這些期望在目前與可見的未來,都缺乏樂觀的基礎。
師樞安來台之前,台灣從戰後就有獨立思想的醞釀,隨著二二八事件的衝突,更強化了某些台人的想法,隨著國共內戰情勢惡化,美國也曾思考過支持台獨,不要讓無能的國府統治台灣,避免台灣淪入共黨勢力範圍,但後來美方放棄這個看法,希望尊重中國領土完整,與新的中共政權能夠保持友善關係,沒有公開推動台獨,但美國仍以民主多元為由,認為台人在國府統治下,需要有相當的意見表達機會,方暗中鼓吹台人組織團體。
4月8日,師樞安給國務院的電報提到,台灣省民政廳長楊肇嘉對成立台灣民主協會(Taiwan Democratic Association)表達他個人的看法,楊肇嘉認為,這個組織無助於台灣人,甚至會危害台灣人,這個組織沒有人民支持,大部分的領導者過去的記錄,都是禁不起檢驗的,也正因為這些問題,讓那些在台北地區以外,可望成為組織成員的人感到猶豫。但是美國的支持很重要,大陸人對這個組織充滿懷疑,台灣人對大陸人仍有不滿,很多人都來拜託他找尋失去下落的親友。
師樞安提到另一位台人James Chen透露,原本台灣省主席吳國楨同意協會舉行會議,但是4月5日卻送來吳國禎與台灣保安司令部彭孟緝共同簽署的命令,禁止4月6日舉行會議。他們找吳國禎爭論,主張允許成立,因為可以代表民主,但是吳國楨只表示會與蔣中正總統商量,沒有具體答覆。師樞安認為,如果要成立協會,協會的領袖必須堅定自己的立場,不能倚賴美國的庇護。
吳國楨告訴師樞安,如果這是師樞安希望協會成立,他會立刻告訴蔣中正,支持這個協會成立,而且蔣中正也會接受這個看法。師樞安要吳國楨不要誤會,他沒有為任何團體或者組織進行宣揚,他所爭執的原則,是中國政府不應該輕忽這件事情,如果輕忽了,未來的結果將會十分嚴重。
師樞安在4月27日的電報,引述James Chen的看法,因為不同的秘密警察介入,台灣民主協會已經無關緊要了,若一方認為可以成立,另一方為了面子就會說不可以,原先推動成立這個團體的成員,大都認為放棄了。James Chen可能害怕國府的政治管制,像師樞安表達要求美國武裝介入,也希望師樞安把他弄出台灣,台灣已經完蛋了,但師樞安婉拒了這人的請求,對於無法幫上忙表達遺憾。
當時台灣的局勢,仍在風雨飄搖之際,戰爭隨時可能爆發,國府力求台灣安定,採取了許多嚴厲的措施,有其時空背景。國務院有份註明日期1950年4月17日的機密檔案,其中引用中情局分析,共軍可能在6月到12月之間犯台,12月之前,共軍可能攻占台灣。美國對台灣情勢悲觀,國務院當時都準備了撤出在台美僑的方案。
國務院一方面對台灣情勢沒信心,一方面又要駐華人員介入國府內政問題,對國府逮捕台獨團體施壓干預,國府是為了政治安定與控制局勢,才會有逮捕與限制集會的處置,也難怪陳誠會在日記寫下美國分化政府與人民。美方人員一方面要台人成立組織,一方面又表現出與這個組織沒有關係的立場,這是個不負責任的態度,在其自以為是的政治理想下,不顧台灣局勢穩定的現實考慮,反而為台灣穩定製造很多不確定因素。
國府來台初期,美方幕後策動台人組織台灣民主協會,這個團體在國府壓力下消解了,但是台灣再解放聯盟卻是在境外成立,成員包括有台獨與左派成員,這個組織比台灣民主協會更敏感,國府擔心影響局勢,展開逮捕行動。在6月2日的機密電報,師樞安為了蔣經國逮捕多位台灣再解放聯盟成員,向國務院緊急請求指示,是否需要代表美國,向國府表達看法。師樞安批評國府讓人難以容忍的警察國家的方式,持續讓人民與政府距離越來越遠。國務院也立刻回電,指示師樞安以非正式方式向外交部討論這個逮捕問題。
7月14日機密電報,國務院命令師樞安找吳國楨,詢問被逮捕的台灣再解放聯盟成員的下落,國務院要求師樞安向吳國楨表達,國府已經在大陸與台灣失去民眾的支持,國府應該避免任何沒有必要的挑釁行動,促成台灣人的敵意。7月17日機密電報顯示,吳國楨不願意多談這個事情,吳國楨建議國務院最好不要找外交部,因為會造成高層的誤解。
師樞安解讀,吳國楨可能認為美國的利益已經太過頭,會造成他的麻煩,蔣中正對於美國干預介入是很敏感的。師樞安認為國府可能是為了要展示誰才是當家作主,才會採取嚴厲的措施。師樞安的解讀,與當時狀況相去不遠,蔣經國以嚴厲手段壓制台獨運動,也的確為國府統治帶來一段時間的穩定,爭取了台灣建設發展的機會,但後來的白色恐怖時期,也造就不少無辜受牽連者。
非常親美的吳國楨,當時都受不了美國過度干預國府內政,國府為了穩定台灣採取的嚴厲逮捕措施,美國卻認為會造成民眾與政府分裂,這個看法不能說是錯的,但美國對干預國府內政的頤指氣使,也難怪美國外交官在任何地方,都是毀譽參半。二十年後的1970年代,蔣經國在台灣開始大量重用台籍人士,不僅是安撫台人,某方面來說,也是在外交逐漸失去美國支持之下,藉重用台人,蔣經國向美國表態,國府已無力回到大陸,只能遷就台灣現實,為國府爭取更多時間。
1950年代的台灣民主協會與台灣再解放聯盟,都是以台人為主要成員的政治團體,也是台人與國府矛盾的具體化,台人與大陸人的關係,在二二八事件後,加上白色恐怖時期大量逮捕思想犯,造成雙方關係更不容易改善,經過幾十年的彼此融合互動,台人在台灣社會已經居主流地位,來自大陸的外省族群,反而失去台灣政治上的影響力,這當中美國幕後介入的影響,始終是存在的。台灣今日的統獨之爭,其實深層上與當年的省籍問題歧異有關,台人過去爭取主導,今日已經轉變,省籍界線模糊,而是所有在台灣居住的人,如何看待自己對台灣的認同,或者追求國家統一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