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不准國府反攻大陸中情局說這是美國保護共產黨|高靖

文/高靖

幾十年前,美國限制台灣國府出兵反攻大陸,中情局都看不下去,說這是唯一使用美國武力保護共產黨的地方。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公開檔案,1952年4月9日上午,美國國防部有一場會議,中情局、國務院、參謀聯席會與國防部官員,共同開會討論台灣問題。由於韓戰爆發後,美國派遣第七艦隊巡弋台海,拘束兩岸雙方的軍事行動,主張台海中立化。這個作法使得撤退台灣的國府,不能夠出兵攻擊大陸,美國中情局副局長艾倫杜勒斯(Allen Welsh Dulles )在這個會議當中,語出驚人地說,這是全世界唯一的地方, 共產黨受到美國武力的保護。
杜勒斯的說法太誇張,國務院政策規畫處處長尼采(Paul H. Nitze)馬上起身為國務院政策辯護說,這只是個假象。同時出席這場會議的另一位國務院官員波倫(Charles Bohlen)說,我們沒有保護共產黨對抗台灣,國府從沒有掩蓋他們真正的目標,如果美國改變政策,那就會使國府有能力使美國捲入與強權的戰爭,如果現在美國解除限制,國府可以派100架飛機轟炸上海,共產黨還擊台灣,這時第七艦隊就可能被捲入。中國方面知道只有美國的支持,他們才可能回到大陸,這不是我們與全球許多政府所願意面對的風險。
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艾立森,是否國府在未來三年到五年,可以在沒有美國援助下回到大陸。陸軍副參謀長賀爾說,他不認為國府能夠達到這種能力。艾立森表示,這就是說美國一定會被捲入。波倫表示,如果美國改變政策,就意味了美國決定使用力量支持中國人回到大陸的改變。賀爾接著說,我們不確定我們是否真的要如此作。
美國對於台灣的態度,從來都是在其自身利益的考量下,二戰後,美國就曾有駐台外交官員,想要結合台獨染指台灣,後來發現國共內戰期間,國府節節敗退,美國更曾考慮代替國府控制台灣,以免共黨攻入台灣,但最後卻在考慮與中共發展關係之下,決定放棄台灣,讓情勢自然發展。韓戰卻在此時出人意料之外的發生了,美國也趕忙轉變對台政策,提供軍事經濟援助,希望穩定台灣,同時以第七艦隊巡弋台海,確保台海中立化。
不過,韓戰過後,美國就改變台海中立的政策,加上與台灣簽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讓美國勢力正式介入台海。可是美國對台灣從未有支持國府反攻大陸的想法,美國只想利用台灣的兵力,達到美國的戰略利益,同時確保台灣這個戰略地理位置優越的地方,不能讓與美國不友善的政權所控制,國府撤退台灣後,美國雖然後來提供龐大援助,但這些都是在協助美國利益的前提下進行,從未考慮國府想要回去大陸,追求國家統一的想法。
1952年3月22日的檔案當中,有一份代理國防部長轉給國安會執行祕書的檔案,其中是美國參謀聯席會提出對於台灣問題的軍事觀點,參謀聯席會認為,防止台灣淪入共產圈,是美國最重要的安全利益之一,這對於美國在遠東長遠的地位,也非常重要,在可見的未來與遠東情勢趨於穩定與和平之前,美國應有下列作法。
一,採取必要行動,防止台灣淪為蘇聯控制或受到蘇聯影響的中國政權所有。
二、基於我們自身的利益,在必要情況下,可以單方面採取行動,確保台灣可持續使用為美國軍事行動的基地。
三、持續第七艦隊目前被賦予防衛台灣的任務,直到遠東環境改變,使國府能承擔防衛台灣的任務。
四、支持在台灣友善的中國政權,這個政權會是美國堅定的盟友。
五、發展維持台灣的中國政權的軍事潛能。
美軍的論點,可以看到台灣必須與美國友善,台灣不能為共產黨所有,尤其是可以片面行動,要確保台灣為美國所用,美國在其自身利益下考量台灣問題,並不令人意外。證諸後來幾十年後的歷史發展,華府最後選擇與北京發展關係,將台灣轉為非官方關係,與台灣斷交、撤軍、廢約,其實脈絡都是一致的。而台灣只能忍受被美國的利用,換得一息尚存的空間。
艾立森在4月9日的會議中,就預示了美國可能介入中南半島的反殖民戰爭,他說,我們如果介入東南亞的戰爭,也許會希望在東南亞戰役的某個階段當中,能夠奪取海南島。若是如此,也許我們會希望使用國府在台灣的武力,達到這個目的,或者一旦中共發動侵略下,我們必須依據研判情勢的狀況,我們希望在不同的地方使用台灣的力。
杜勒斯表示,台灣無疑地,是個正在弱化的資產,雖然第七艦隊保護台灣,但台灣情勢可能惡化,台灣可能發生革命,台灣情勢並不平順,美國沒有足夠的控制,經過一段時間後,情況分析一定會惡化,軍方不可能永遠不動,他們想要回家,如果他們不能打回家,他們就可能個別的回去,基於這些原因,檢視台灣問題是有必要的,要提出可以確保台灣為美國可運用的資產的政策。
尼采說,我們應該發展長程計畫,用來發展台灣為資產,我們不想失去台灣,我們應該建立一個良好健康的內部環境,台灣才不會在我們面前崩潰。
這些美國官員所在乎的不是蔣中正能否帶領大家打回大陸,國府能否擊退共軍,成功地在大陸重新控制政局,他們在意的是台灣能否符合美國的利益。波倫在會議中表示,目前對台政策,是要避免台灣由蘇聯所影響或者控制的政府所擁有,目前沒有人想要改變這個政策。其次,持續第七艦隊的任務。第三,提供台灣經濟與軍事援助。第四,鼓勵國府推動政治變遷,可因此提高他們在台灣的地位與影響。最後是在韓戰停火有所結論後,可能會舉行許多政治談判,台灣問題應該不列入討論。
波倫代比國務院出席會議,他的說法,代表美國的政策立場,其中最重要的是,台灣不能被共黨控制,讓國府能夠在台灣生存,但絕口不提國府念茲在茲的反攻大陸,美國絲毫不想介入中國的內戰紛爭。在美方內部,軍文兩種系統對台灣的看法,也不近相同,海軍作戰部長費赫特勒(Fechteler)在會中說明海軍的任務,他說,第七艦隊的任務,是阻止兩方任一方的行動。我們當然要阻止大陸朝東前進,但是有一個問題是,如果在情況許可下,使得台灣往西前進符合美國的期待時,我們是否仍要阻止台灣往西前進。他認為,美國不應阻止台灣往西前進的可能。
這位海軍部長是少數支持國府打回大陸的人,但還是有個前提,就是國府反攻大陸,必須符合美國的利益與期待,這樣大規模的軍事行動,若放在顧慮與蘇聯發生衝突的情況下,美國就不會願意見到蔣中正發兵收復大陸了。
尼采表示,國務院確信在情況許可下,由台灣前往大陸的行動應該展開。但這好像美國全面改變政策,會被國際上認為美國全力承諾使用美國的力量與優勢,幫助國府回到大陸。美國現在沒有準備採取這樣的軍事行動,這種政策制定會造成全球在政治上的反彈。
對於尼采的保留態度,費赫特勒也提出質疑,我們真的要繼續這種阻止國府反攻大陸的行動嗎?尼采說,如果從美國自我的利益觀點看,國府回到大陸的行動,是在一個對我們有助益的時機到達之前,我們應該阻止國府反攻大陸。費赫勒特質疑,你要怎麼阻止國府,用外交行動,使用武力,或者有其他的手段。參謀聯席會主席布萊德雷說,我們可能要面對這個問題,假如蔣中正採取這些行動時,我們可能還是要支援蔣中正。我們希望確認如果狀況許可,台灣仍然能夠成為美軍行動的基地,台灣擁有更大能力的時機總會到來,屆時第七艦隊任務可能就需要調整。
美軍因為在朝鮮半島的戰場上與共軍對峙,自然對於國府與中共的軍事行動,多少保持比較同情的態度,少些政治盤算,但是美國政府主導政策的是國務院,不是國防部,也不是參謀聯席會,在這種情況下,國務院的態度,大大超越了軍方的態度。國府1949年12月遷台,隔年蔣中正總統復行視事,到了1952年,雖然多了美國援助,仍然處在喘息修養的階段,部隊作戰能力與裝備都還沒有完全更新提升,但求自保,還不足以主動對大陸攻擊,國府的生存只能仰賴美國援助,自然難以堅持自我的想法,美國反對台灣攻擊大陸,到了後來雙方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後,又更進一步加強了限制,進入1960年代後,美國是根本挑明不支持反攻大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