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納德組二代飛虎隊義助國府內戰|高靖

文/高靖

陳納德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成立俗稱飛虎隊的美國志願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s,AVG),在中國單獨對抗日本侵略時,協助中國政府抗日戰爭,陳納德對國府有情有義,戰後國共雙方爆發內戰,國府先盛後衰,陳納德相信空軍力量可以協助國府重新獲得戰爭優勢,能夠扭轉國共內戰的結果,陳納德推動組建二代美國飛虎隊,但是國共內戰情況與抗日戰爭對抗法西斯侵略不同,美國國務院不同意陳納德的想法,陳納德的二代美國飛虎隊因此無疾而終,不過,陳納德成立的民航空運隊(Civil Air Transport)卻仍參與國共內戰與後來的冷戰。
日本從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開始,逐漸擴大對中國的軍事侵略與占領。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之後,中日兩國在沒有正式宣戰的情況下,全面擴大軍事衝突,國府在8月將戰事導往上海,投入精銳德式裝備師,希望爭取國際社會關切中國戰事,但是歐美社會都不願意認真面對戰爭的真相,中國只能獨立對抗日本侵略,後來陸續有蘇聯、義大利等以私人身分協助中國抗戰,但是以陳納德協助推動成立的飛虎隊,最為後人所津津樂道。
國府後來不太提蘇聯協助抗日,主要還是受到冷戰的國際政治背景,加上戰時蘇聯強迫國府簽訂條約,允許外蒙公投獨立,分裂中國領土,戰後蘇聯強占東北,掠奪東北物資,協助中共在東北站穩腳跟,嚴重影響國共雙方在東北的軍事優勢對比,尤其東北的鐵道運輸,蘇聯鐵道人員協助修復了許多戰時毀損的鐵路與機關車,協助共軍在東北的鐵道運輸,最後促成共軍在遼瀋戰役獲得全面勝利。國府與蘇聯關係惡化,直到1970年代美國考慮與北京建交,拋棄台灣時,國府內部才有重新出現考慮與蘇聯發展關係的聲音。
陳納德在戰時推動成立美國志願隊,讓美軍飛行員以民間身分在中國戰場擔任戰鬥機飛行員,協助國府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當時國際法西斯主義盛行,歐洲社會多傾向討好法西斯政權,避免發生戰爭,美國社會向來以盛行孤立主義,儘管美國政府已經看到法西斯侵略的威脅,礙於政策不能公開協助中國抗日,但在陳納德多方奔走下,允許美軍飛行員以傭兵方式,參加中國的抗日戰爭。當日本海軍對珍珠港內的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發動偷襲時,美日雙方宣戰,中國也正式對日本宣戰,與美英等列強結合為同盟國,當時陳納德的飛虎隊,後來也改為美國陸軍成立的第14航空隊,另外,雙方也組成中美混合團,共同對日軍進行作戰。
抗戰結束後,陳納德在中國成立了民航空運隊,1947年美國調停國共內戰失敗,國共雙方逐漸擴大內戰規模,到了1948年夏天過後,共軍在東北預備發動攻勢,將困守在長春、瀋陽、錦州的部隊,全部一網打盡。這之前國府在與共軍的軍事行動上面,受到美國的高度政治干預。負責調停國共內戰的美國特使馬歇爾因為不滿蔣中正不配合調停,屢屢指揮國軍與共軍作戰,在1946年8月到1947年5月之間,禁止美國運送彈藥補給國府軍隊,國府軍隊彈藥出現短缺情況,在馬歇爾的從中作梗下,國府在抗戰期間訂購的1億3000萬中正式步槍子彈,美國也不禁止交給國府,但是這些子彈美軍槍械並不能留用,直到1947年5月,國務院才同意交運這批美軍根本不能用的子彈,同時要求國府往後採取商售管道,向美國軍火商採購彈藥,同時申請出口許可,
彈藥問題好不容易解決,美國也開始進行援助中國空軍八又三分之一個飛行大隊的計畫,但是對於援助戰鬥機的要求,美國斷然鴂絕,根據國務院1947年5月29日的公開檔案,國務院中國科科長林沃特備忘錄記載了26日與中方官員的電話談話,對方要求供給戰鬥機,但是林沃特以超過他個人權限為由拒絕。
就在這種種困難之下,在1948年春天,陳納德開始思考組建二代美國志願隊,協助國府與共軍作戰。根據國務院公開檔案,1948 年4月17日,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從南京轉發一份來自青島領事館總領事透納4月15日的電報,這份電報內容引述民航空運隊副總裁魏洛爾(Whiting Willauer)的談話,魏洛爾對民航空運隊的人員表示,陳納德正在想方設法成立另一個美國志願隊,但是陳納德想要獲得國務院對這件事情的同意。魏洛爾說,民航空運隊將從18架飛機擴充到100架飛機,根據青島的民航空運隊經理的說法,他們被要求增聘10個機組人員,華府的陸戰隊司令部最近顯然已經調整政策,協助青島退伍的陸戰隊飛行人員,前往民航空運隊工作。他們認為只要有少數配比適當的戰鬥機與轟炸機飛行員,加上相當多數量的運輸機飛行員,就能夠對國共內戰產生重要具體的改變。
1948年11月29日,國務院遠東事務局局長白德華提交一份備忘錄,內容是有關陳納德打算成立美國志願隊。備忘錄稱,儘管國務院與陳納德都否認這項計畫,但是仍有相當證據顯示在國府的操作下,這項計畫仍在進行當中。此時組織美國志願隊,不論有沒有美國政府的支持或者同意,都會嚴重影響美國在中國的政策,以及在中國的美國人,甚至美國與蘇聯的關係。志願隊會讓國際社會認為美國直接介入國共內戰,這是美國要極力避免的。對於那些即將或者已經居住在共軍控制區域內的美國人,美國航空隊的介入,會對這些美國人的待遇造成嚴重的影響。組織這種航空隊,也可能促成蘇聯組織蘇聯志願隊支援中共作戰,那麼就可能在中國領土發生美蘇雙方飛行員彼此交戰的情況。
這份備忘錄引述新聞局副局長陶希聖的說法,如果飛虎隊參與戰事,蘇聯也可以派志願隊到中國,當美蘇兩國軍機在天上相逢時,一場大戰就可能爆發。白德華分析,在中國組織美國志願隊是百害無一利,儘管這個部隊可以對共軍產生騷擾的作用,卻無法改變戰爭對國府不利的情勢。
陳納德與國府推動美國志願隊的事情,讓當時的國務卿馬歇爾非常不滿,馬歇爾的特助卡特詢問國務院對於陳納德到底有具體作為。12月4日,白德華寫了一份備忘錄給卡特,白德華表示,現在國務院不會採取任何舉動,國務院對於這件事情,無論是正式或者非正式,都沒有接觸過。最好的方式,就是不理會相關的謠言或者媒體報導,對這件事情沒有發表認同的評論,這就能夠反映出國務院的官方態度了。在沒有官方同意之下,陳納德不太可能片面採取行動。沒有國務院的同意,陳納德將無法確定能夠持續獲得作戰所需物資的補給。
白德華說,就算是陳納德正式或者非正式地找上國務院,尋求支持與同意成立美國志願隊,國務院的立場是反對與不支持,美國公民如果參與這件事情,將無法受到美國的保護,他們的美國護照也會被取消。
12月8日,上海總領事卡博給國務卿的電報稱,陳納德已經與蔣中正談過組織美國志願隊的事情,蔣中正告訴陳納德,國府目前沒有經費成立美國志願隊,假如要成立美國志願隊,需要依靠美國的經費支持。陳納德認為如果中美雙方都同意這項計畫,他有辦法可以阻止共軍的進攻,因為現在為民航空運隊執行飛行任務的飛行員,過去大都是戰鬥機飛行員,有超過100位在14航空隊服役的飛行員,表達意願要加入美國志願隊。陳納德也透露,目前僅止於與蔣中正的討論,還沒有任何具體的行動。
國府在1948年末被共軍在東北全面擊潰,1949年初又在徐蚌會戰(淮海戰役)大敗,北平守軍傅作義也與共軍談判開城投降,陳納德的二代飛虎隊,還沒有能夠完成組建,國府就已經在國共內戰全面潰敗。不過,借助外國傭兵的想法,並未在國府內消失1949年閻錫山擔任行政院長時,也曾經有過這個想法,但是面臨同樣的經費問題,這個作戰構想又成了泡影。陳納德在抗戰勝利後成立的民航空運隊,也跟著國府撤退到台灣,一度曾經是台灣主要飛航國際航線的航空公司,冷戰期間這家公司與美國中情局也有某種關係,民航空運隊在台灣直到1970年代才結束業務。
陳納德沒有能夠遏止國府在內戰失敗,但陳納德對中華民國的支持,是無庸置疑的,關於陳納德與中華民國,最後只剩下在台北市新公園內的一尊銅像紀念,卻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推動去中國化,把這尊銅像由新公園遷出,打算要扔掉,在空軍老兵各方奔走下,當時李登輝總統也不想管這件事情,仍舊推給台北市政府決定,最後幾經協調,銅像被安置在基隆河畔新生公園內,這尊銅像最後又由空軍花蓮基地收藏保管,不再公開對外展示,一般人根本無從知曉陳納德銅像流落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