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大權在握依舊煩心兒女事|高靖

文/高靖

蔣中正總統1975年死後,副總統嚴家淦繼位,嚴家淦在國民黨內僅有行是上地位,沒有實際領導地位,政府領導仍由國民黨主席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負責,蔣經國在1978年準備接任總統,當時中華民國與美國的外交關係,在卡特總統1977年就任後,及有可能生變,蔣經國為了對美關係的善後忙著焦頭爛額,無巧不巧,對內,蔣家子女的家務事,更讓蔣經國煩心,蔣孝武與汪長詩婚姻老早就出了問題,汪長詩離開台灣,這一年蔣經國力促他的親家幫忙讓汪與孫子孫女返台定居,蔣經國心中糾結國事家事,好不煩惱。
無巧不巧,1960年8月、9月之間,國府忙著處理雷震案時,當時是行政院政務委員的蔣經國,正為著蔣孝章與俞揚和的婚事煩惱,為了蔣孝章嫁給俞揚和,蔣經國與俞大維兩家剛開始有些不愉快,氣氛非常尷尬,後來是靠宋美齡邀副總統陳誠出面,才讓兩家化解尷尬氣氛,解決這場小小的家庭風波,蔣孝章也順利與俞揚和成婚,婚後旅居美國多年,兩人所生兪祖聲,與大陸政協主席兪正聲,都是兪家同一輩分,因為兪正聲的祖父兪大純與兪祖聲的祖父兪大維是堂兄弟,故兩人也有堂兄弟關係。
在蔣經國與宋美齡往來電報當中,還可以看到蔣經國向宋美齡報告蔣孝章與夫婿俞揚和、外孫兪祖聲自美台探親,住在蔣經國家中,以及到慈湖謁陵的內容,顯見蔣經國對這位女兒備極關心。
蔣孝章與俞揚和的結合,在威權時代的台北政壇引起不少耳語,幾十年後溫哈熊在中研院的口述歷史訪談當中,大談蔣俞兩家兒女婚事,卻因為可能有偏離事實的敘述,當口述歷史出版後,還引發一場官司風波。
不過,從陳誠日記可以看到蔣經國與俞大維兩人在雙方子女婚嫁問題上,的確在一開始存在著矛盾,而且還鬧得很不愉快。向來自視甚高的俞大維,對於蔣經國的不滿,更是不願意向蔣經國表達低姿態。陳誠在1960年8月24日日記寫著,約俞大維,談俞揚和與蔣孝章結婚事,勸俞大維與蔣經國見面,但是俞大維認為他不能與蔣經國見面,他無求於人,蔣經國太自大,以為任何人非求蔣經國不可,他如果先去見蔣經國,一般人必然看不起他父子的人格。同日日記還寫著,蔣經國見宋美齡,希望陳誠為蔣經國安排與俞大維見面。
8月27日,陳誠又約俞大維,再談與蔣經國見面的事情,經過陳誠夫妻好言相勸,俞大維答應由陳誠安排,與蔣經國便餐。這場見面後,兩天後,8月29日,蔣俞兩家就在陳誠的細心安排下碰面,根據陳誠日記描述,俞大維先到,等到蔣經國到時,陳誠向蔣經國與俞大維兩人道賀,俞大維說,他很高興,我們成了親家。蔣經國笑而不言,入席後,陳誠舉杯為蔣經國與俞大維兩人恭賀,俞大維對蔣經國說,我們兩人似乎都很難為情的樣子。
不過,當時蔣孝章與俞揚和兩人都在美國,不在台北,直到11月17日才由俞大維為了俞揚和娶蔣孝章,舉辦晚宴請親友,陳誠在日記寫下蔣經國的心情,蔣經國酒後再三請求陳誠與俞大維,設法使俞揚和不要入美國籍,言詞中不勝感慨,陳誠非常同情。
在蔣俞兩家大人8月會面的餐會後沒有幾天,9月2日,政府就下令逮捕雷震,引發台北政壇波瀾,美國也關切國府的高壓舉措。其實就在蔣經國煩心女兒婚姻大事的時候,蔣中正總統才剛剛連任第三任總統,引發相當多的批評,雷震當時主張組黨,加上與本省籍反對人士往來頻密,更讓蔣中正懷疑雷震挑戰國府。
國府內部也充斥著各種謠言,蔣俞兩家雖結為親家,可是政治謠言兩家卻是對立的雙方。陳誠10月21日日記記載,聞葛武棨說,胡適、王世杰、俞大維擁陳倒蔣(蔣中正),陳誠聞之大笑,告以確實可笑,亦可知一般挑撥離間的可怕。31日與駐日大使張厲生談話,張厲生告訴陳誠,台灣謠言多,大家無自信心及互信力,尤其挑撥蔣中正總統與陳誠、蔣經國之間為可慮。
蔣經國要顧慮父親對國府的控制,還要操心遠在美國的女兒婚姻幸福,尤其蔣經國在強烈的民族意識影響下,更不希望女婿入美國籍後,女兒也跟著變成美國人。蔣孝章的婚事爭議過後沒有幾年,蔣經國又碰上蔣孝武的麻煩,在國史館出版的蔣經國與宋美齡兩人書信集當中,可到兩人電報往返當中有些蔣孝武陪同蔣中正的日常生活細節。
1966年蔣孝武由台北飛往西德留學,但是隔年1967年8月,蔣孝武就跑去紐約,蔣經國在8月26日給宋美齡的電報稱,武兒想已抵紐約,雖不知其為何事求見,但料想必將以其私事煩大人之心,請大人原諒其無知,勸導其早日返德,安心讀書。蔣經國電報中蔣孝武的私事,應該是蔣孝武在歐洲認識了他的第一任妻子汪長詩,兩人很快就結婚,但是沒有幾年,兩人不和,汪長詩離家出走,把兩人所生的一雙兒女也都帶離台灣,這種事情若發生在現在,一定是街頭巷議的名人家族婚八卦新聞。
1960年代,蔣經國先是接任國防部副部長,接著升任國防部長,再轉任行政院副院長,1972年擔任行政院院長,這時蔣中正身體健康已如風燭殘年,政府重要決策多由蔣經國主其事,蔣經國是國府真正握有實權的領導者,蔣中正在1975年病逝時,蔣經國長子蔣孝文臥病在床,蔣經國與許多男人一般,一邊要忍住悲傷處理父親的國喪,另一方面忙著將蔣孝文遷往陽明山居住養病,東南亞越戰情勢的惡化,更讓蔣經國心力交疲。
偏偏這時蔣孝武的婚姻問題,又讓蔣經國煩上加煩,因為攸關國府生存最關鍵的美國,從尼克森總統上任後,逐漸出現了轉變,蔣經國一方面透過行政院,強化台灣的各項政經建設,另一方面運用各種可用外交管道,穩定美國關係,爭取美國出售武器,強化台灣的防衛能力,就在這個節骨眼,蔣經國還要設法說服離家出走的媳婦與孫子孫女回台灣定居。
1977年12月31日,蔣經國給宋美齡電報稱,友蘭友松已由其外祖父母陪同返家團圓。1978年1月5日,宋美齡回蔣經國電報表達關心,友蘭友松已返台,是否能長期居住,以便接受中國教育,長詩亦終能返台團聚乎。
1月9日,蔣經國給宋美齡電報,長詩將由其父母勸說返國團聚,惟尚無結果。1月25日,宋美齡回蔣經國的電報當中,對這位任性孫媳婦表達了些許的不滿,電報稱,友蘭友松已回國,余望長詩亦可回來,稚孩須父母之撫愛及引導,且生為中國人,對國家民族及中國的偉大文化,若盲無所知,亦不願知,甚至以中國人為恥,實為遺憾。希長詩孝武能和衷共濟,深體父母及余之心情。
1月26日,蔣經國寫給宋美齡電報,一年來,兒媳為孝武夫妻不和,曾多次告誡無效,深感痛苦慚愧,實有教子無方之罪,現長詩之父母尚在台北,兒曾與彼等商談多次,他們同意返瑞士後,勸長詩返國團聚。
蔣孝武與汪長詩兩人最後仍然無法復合,蔣經國也很無奈,身為父親,永遠無法擺脫對子女幸福的關心,當蔣經國知道蔣友松與蔣友蘭在新加坡求學,便設法安排蔣孝武到新加坡擔任副代表,一方面讓蔣孝武遠離台北因為軍情局長汪希苓與黑道合作,暗殺劉宜良引發的政治風暴,一方面可讓蔣孝武就近照顧子女。1986年1月27日,蔣經國給電宋美齡電報,武孫在中國廣播公司日久,擬派其為駐新加坡副代表,此舉雖未必有裨於對新關係,但武孫可從胡炘同志(駐新加坡代表)學習國際事務,亦得便照顧友蘭友松在新加坡就讀。
這時蔣孝武已經另外在台灣結識本省籍的蔡惠媚,兩人論及婚嫁,在蔣孝武派駐新加坡前,兩人訂婚,隨後在新加坡結婚。2月11日,蔣經國電宋美齡稱,武孫接奉祖母復示尤為歡欣鼓舞,姻事將在其行前簡定文定,然後可能於四五月間,在新加坡成婚,以避免無謂之酬酢。3月11日,蔣經國電宋美齡稱,武孫在新加坡大致安頓就緒,友蘭友松姊弟皆已就學,當地環境尚能適應。4月7日,蔣經國電宋美齡,武孫將於11日在新加坡註冊結婚,但願友蘭友松此後獲得較溫暖之家庭生活,了卻兒媳一樁心事。
蔣孝武派往新加坡同時,蔣孝勇也帶著孩子訪美,陪伴宋美齡,蔣孝文又長期臥病在床,蔣經國在給宋美齡的電報中,不時難掩子女不能承歡膝下的寂寥心情。這樣看起來,蔣經國儘管是大權在握,在萬人之上,卻與尋常人家的父親一樣,日常仍要操煩兒女事,就算貴為一國總統,蔣經國仍然希望子女家人都能圍繞在身邊,蔣經國晚年流露出的心情,充分展現人性的一面,兩年後1988年蔣經國病逝,蔣經國病逝前推動了許多台灣的改革措施,包括開放老兵返鄉探親,儘管有諸多政治因素可以解釋,但或許也與他感受到子女遠離的孤單,盼望子女能在身邊的心情有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