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遏止王昇保守勢力擴張確保技術官僚治國|高靖

文/高靖

1980年代國防部總政戰主任王昇權傾一時,蔣經國總統卻將追隨他幾十年的王昇打進冷宮,轉任閒差聯訓部主任,幾個月後,又將王昇趕出台灣,外放駐巴拉圭大使。王昇的際遇,其實就是蔣經國作風,對身邊近臣照樣下重手,顯示自己才是握有絕對權力的人。王昇與蔣經國低調隱身幕後不同,王昇早在1970年代就爭議不斷,到了1980年代美國中情局研判王昇可能是蔣經國死後,在台灣第二大權力的人,這種現象對於蔣經國考量國民黨權力接班,重用技術官僚時,可能會思考壓制保守勢力握有過高權力,拔除王昇,才能保持國民黨內各方勢力平衡。
王昇從1960年開始擔任總政戰部副主任,15年後才晉升總政戰部主任,即使只是副主任,在軍中卻非常強勢,往往讓他人感受到王昇的野心。賴名湯升任參謀總長後,身為上級,碰到下級王昇仗著政戰系統的勢力,賴拿王昇一樣沒辦法,只能在日記大罵特罵王昇不知節制。
賴名湯日記1972年4月18日提到,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對總政戰部很不滿意,蔣經國說,一切照中央的指示和決策去做,不要過問別人的事。這話很重,他猜這是蔣經國指王昇亂做主張,做了很多的事,都打著「王師凱」(國民黨軍中黨部代號)或者總政戰部的招牌,事實上,總政戰部主任羅友倫和他都不曉得。
這段記述充分描繪了王昇日後垮台的根本原因,濫權不守分,早在1972年就是如此,當王昇1983年垮台時,蔣經國提過王昇應該守分,顯示大家對王昇隱忍多年,到了蔣經國都壓不住各方不滿,只好把王昇弄出國外,平息眾怒。
賴名湯在1972年有更多有關王昇行事爭議的文字。8月7日,王昇是政工中敗類,但行政院長蔣經國對王昇還是相信,實在難以解釋,今天為了文化服務團,他聽到了很多壞的批評,都是王昇的一批黨羽胡作非為,他不同意,但王昇向他堅持,他真想去見蔣經國,告訴蔣,如果這樣下去,他無法辦事,最好離開。10月9日,他與蔣經國談了一些問題,特別是總政戰部的固執,不肯改革,這當然是人的問題。如果蔣不將王昇調開,一切都無效,他已說到如此的露骨,蔣應考慮了。
1975年王昇終於升任總政戰部主任,但是爭議越來越多,賴名湯10月7日日記,為了王昇的狂妄,他內心很不高興,這種人喜歡玩弄政治,言行不一,搞勢力,樹派別,為國家計,應該將王昇免職,但是蔣經國似乎有苦心。10月9日,王昇器量太小,本位主義王昇應該檢討,自王昇來以後,越來越凶,處處都要顯示王昇的權威,仍然是屬於狂妄的。12月16日,王昇居然不聽蔣經國的命令,出乎他的意外,他也為蔣經國的前途憂慮,尤其政工人員如此,何以御軍,何以服眾。
賴名湯在王昇升任主任後,在日記寫下王昇搞派系、狂妄、不聽蔣經國的命令,參謀總長認為政戰部主任有這些爭議作風,顯見當時政戰系統在王昇操弄下,不僅沒有能化解軍中歧見,反而促成軍中分化,尤其不聽蔣的命令,這更是犯了忌諱。
同為總長,郝柏村日記當中的王昇,與賴名湯完全不同,像是另一個人。郝柏村與王昇交好,關於王昇,郝柏村與蔣經國的意見南轅北轍。王昇與郝柏村兩人在政治立場上是極端保守,可說是保守到近乎失去人性的地步,1960年代在大陸上空被擊落遭共軍俘虜的U-2偵察機飛行員葉常棣、張立義,他們在1980年代大陸釋回後,無法回到台灣,主要的阻力就是王昇與郝柏村。
也是U-2飛行員的華錫鈞在Lost Black Cats一書,描寫當時葉常棣與張立義如何被政府拒絕回到台灣,兩人在華府被告知,空總情報署副署長向王昇請示如何處理,王昇認為,軍人應該為國犧牲,我們不該鼓勵軍人投降,葉張兩人可能沒辦法很快回到台灣。葉張兩人對於投降一詞,都不太高興,他們被中共抓到時,都沒有辦法活動,他們也沒有太多辯解的空間。葉張都希望讓蔣經國知道這件事情,但是他們不知道台灣的政治環境,蔣經國任命王昇成立劉少康辦公室,研究對抗中共政治攻勢的策略與戰術,因為中共積極的政治攻勢,讓劉少康辦公室在過去幾年來擴張了不少權力,已經變成了政府當中的太上政府。蔣經國身體健康情況很差,他身邊的人都不想讓蔣經國為某些小事情煩惱,某些高層甚至官員懷疑,如果蔣經國死後,王昇可能會接管政府。
郝柏村也在日記當中,對於葉張獲釋問題,大談軍人氣節,要成仁取義。郝王兩人絲毫不願站在人性觀點,讓兩位飛行員早日回家,王昇為了反共,已經到了缺乏人性思考的地位,在當時大部分人是隱忍不發,但王昇的垮台已是早晚的事情了。
王昇在垮台之前,在總政戰部二十多年,關係盤根錯節,權大勢大財大,非早年或者今日的政戰將領所能想像,王昇積極培養自己人馬,不聽他人指揮,自成一套系統。王昇下台後,總政戰部掌握的事業機構主管,對於新任總政戰部主任許歷農通知開會,都拒絕參加,許歷農毫無辦法,這個離譜的現象在郝柏村日記都留有文字。
王昇任內到底握有多少資產,根據郝柏村1983年5月9日記,王昇在總政戰部下掌握華視、軍友社、青年戰士報(現青年日報)、台灣日報(已倒閉)、福利總處、軍眷住宅合作社、黎明公司,資產達200億以上。一個上將控制200億資產,即使在1983年當時許多台灣企業也沒有這樣的規模。
王昇沒有兵權,但是政治勢力極大,大到美國都無法忽視台灣可能出現軍人干政,美國中情局在1982年9月一份以蔣經國死後的台灣為題的台灣政情研析機密報告,對於當時權勢如日中天的王昇,相關研析內容在總共九頁的報告中就占了一整頁。這份報告稱王昇在國防部總政戰部擔任了15年的第二把手,在1975年4月升任總政戰部主任,王昇一直爭取更顯要的職位,但是遭到強而有力對手的阻擋,一般部隊也不喜歡王昇,因為王昇缺乏指揮經驗。
中情局認為,王昇因為主管政戰系統,獲得更多的政治權力。中情局也對王昇的經歷提出質疑,王昇宣稱是軍校16期,1939年畢業,但是這個說法無法證實。
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是蔣經國極力規畫的可能接班人選,中情局認為孫運璿欠缺來自軍方與安全系統的支持,孫運璿能否在權力轉換過程獲得他們的支持,大部分還要依靠王昇。王昇不只控制政戰系統,還包括台灣警備總部、媒體、黨部的重要部門。王昇多在幕後操控,應該不會直接挑戰有所共識的權力轉換,王昇應該會以政局穩定為重,支持大家都認同的文人接班,王昇仍會是握有第二大權力的人,使得他對於許多重大決策,能夠擁有否決權。
巧合的是,1983年中情局邀請王昇訪美,這段過程被外界認為是王昇下台原因之一,穿鑿附會的說法不少。多年後,當時的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丁大衛出版回憶錄「非官方外交」,才將中情局邀王昇訪美的理由揭曉,原來這與中情局是否重視或者拉攏王昇沒有任何關係,是因為丁大衛想要安排王昇到美國看看,但是美國在台協會沒有預算,可是中情局願意出錢資助王昇夫婦訪美,他認為王昇當時不太願意訪美,但徵得蔣經國同意後,才訪問美國。
丁大衛回憶錄提到創辦中國時報的余紀忠告訴他,如果蔣經國健康惡化病逝,王昇與蔣彥士兩人有共識,由王昇接任國民黨秘書長,蔣彥士擔任行政院長。王昇訪美引起謠傳美國認為王昇可能在蔣經國死後繼承權力,但在王昇訪美期間,國民黨中常會有八位資深成員與蔣經國見面,抱怨王昇藉著劉少康辦公室攬權,對各部會發號施令,蔣經國關切王昇的活動,之後就解除王昇的職位,關閉劉少康辦公室。
丁大衛回憶錄證實,王昇下台與中情局有關的說法不確實,美國並無拉攏王昇。不過,郝柏村在1983年3月20日王昇訪美歸來後的隔天3月21日日記寫下,國安局長汪敬煦談中情局邀王昇訪美,係某先生從中策動,想拉美方及王的兩重關係,但他認為王昇訪美成功,對國家有益。4月6日那天記載中情局邀王昇訪美,汪希苓對溫哈熊保密(汪係國安局駐美,溫是軍方駐美)。
郝柏村日記顯示台灣情報單位懷疑中情局拉攏王昇,至於郝柏村提到的某先生,對照後來日記內容,應是汪希苓,汪希苓可能並不知中情局只是名義上邀訪,其實是美國在台協會安排,才會想要攬功,不讓溫哈熊知道。汪希苓行事浮誇,後來在台灣對外宣稱1972年美國供售兩艘潛艦是他的功勞,其實從國務院解密檔案看來,美售台潛艦決策與汪希苓沒有任何關係,是尼克森總統的決定,起因是在雙方貿易談判過程中,蔣經國的政治操作的成果。
關於王昇垮台的過程,郝柏村日記有詳實紀錄,王昇風光訪美回台後一個多星期,3月29日,蔣經國指示王昇應調職。郝柏村建議、行政院政務委員、國安會副秘書長、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等職務。31日,郝柏村與王昇討論調職,提到特別助理官,但因為像是太上總政戰部主任,不相宜,王昇願意調戰略顧問。
郝柏村積極幫王昇安排出路,顯見兩人交情不同尋常,尤其當郝柏村知道蔣經國的安排後,居然對蔣經國的決定,表達了不以為然態度。5月5日,蔣經國指示王昇調聯訓部主任,不以為然。隔天王昇對郝說,調聯訓部主任將被人笑話。
按照郝柏村日記內容,王昇對自己調職,絲毫沒有想到蔣經國究竟對他有何不滿,只想到是否被人笑話。郝柏村也很夠朋友,幫王昇求情。5月7日日記,見蔣經國,表達王昇不宜調聯訓部主任,蔣堅持原議。郝柏村研判蔣要冷卻王昇,但又不宜調空,乃情非得已。是否調國防部副部長或國安會副秘書長,可能性不大,蔣經國絕不願在人事調動上,給人印象王昇走蔣經國過去經歷的職務路線。
郝柏村7月28日日記內容,記錄蔣經國對王昇表達兩點不滿,一是王昇在離職前到政戰學校講話,謂殺掉一個王昇,還有千千萬萬個王昇。二是王昇寫信給蔣經國,提到郝柏村請他到官校進行系列思想及精神教育講話,他拒絕,因為他是反共的,蔣經國不知道王昇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蔣經國認為王昇今後要守分,否則將有不好的結果。郝柏村研判,王昇調職是不簡單的,有力人士在蔣經國那裏講了不少話,還繼續注意王昇的活動。王昇是守分的。
蔣經國要王昇守分,這一點剛好都與賴名湯日記、中情局的情報研析內容有所呼應,顯示王昇行事作風的確有所爭議,而且到了蔣經國可能擔心放任王昇搞下去,會影響政局安定,對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與其他政府當中的技術官僚,可能會有不好影響,而到了不得不處理的地步。
蔣經國對王昇的顧慮,郝柏村無法理解,郝柏村找政戰學校校長林強,查詢王昇講話內容,看全稿並無蔣經國提到的講話,郝柏村認為是訛傳。8月1日,郝柏村向蔣經國說明王昇講話內容,王昇說的是「王昇是打不倒的」,蔣經國認為不得體,郝柏村幫忙辯解這是情緒發洩,無惡意,可以諒解。22日,郝柏村日記記載王昇稱蔣經國請他到巴拉圭當大使。可見各方仍重視王昇在國內的影響,以外放為佳。
曾在兩蔣身邊工作過的楚崧秋,在中研院的口述歷史當中提到,大家把劉少康辦公室看得太嚴重,這項業務是他在文工會任內的固國小組移轉過去的,主要是反制中共統戰,因為王昇很想做事,引起當時某些黨政軍人士反彈,形容他似乎大權在握,無所不管,那段時間王因承繼蔣經國在政工方面的餘緒,在軍中有相當分量,進而涉及若干黨政人士與業務,許多人都指為事實。
楚崧秋回憶,1979年元旦,華府與北京正式建交後,北京發表告台灣同胞書,1月6日,蔣經國指示文工會成立固國小組,反制中共統戰,主要成員有國安局長王永樹、新聞局長宋楚瑜、外交部次長錢復、王昇與文工會主任。1980年3月25日固國小組最後一次會議,國民黨祕書長蔣彥士向蔣經國請示,將固國小組任務改由國防部總政戰部負責,這是固國小組轉歸劉少康辦公室的經過。
楚崧秋對王昇主導的劉少康辦公室輕描淡寫,很可能是不了解內情所致,畢竟文工會的位階,難以對政府機關發號施令,但總政戰部就不一樣了,蔣經國要求王昇守分,已經明確地指出了王昇爭議所在,劉少康辦公室也絕非僅僅是反制中共統戰那麼簡單,王昇在這個任務過程當中為自己擴權,干預政府其他機關的正常運作與權責,這個現象讓中情局注意到王昇掌握的權力過大。
王昇究竟為何被蔣經國整垮,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蔣經國自己知道,王昇可能也搞不清楚,追隨蔣經國多年,忠心不二,最後卻流放南美洲。不過,中情局研判王昇會是蔣經國死後,握有第二大權力的人,這可能才是蔣經國顧慮的,蔣經國重用技術官僚,希望技術官僚能夠有效治理台灣,發展經濟,若是保守勢力過大,可能影響技術官僚的改革開放路線,自然必須有所節制,蔣經國也許不知道中情局那麼看重王昇,但王昇過大膨脹自己的勢力,從賴名湯1970年代的日記已有相當多記錄,蔣心知肚明,到了1980年代,蔣經國身體健康狀況不好,不積極處理,很可能會在他身後造成麻煩。無論如何,蔣經國對王昇下重手,似也是告訴天下,只有一個真正的老大,沒有任何人是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