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裁軍案看蔣經國在政壇如履薄冰|高靖

文/高靖

蔣經國逝世30周年,許多人以為蔣經國接任總統,在政治上是一步登天,其實未必,外界都忽略了國府退守台灣後,隨政府來台的國民黨人士,許多黨政軍人士輩分並不比蔣經國低,能力也未必不如蔣經國,蔣經國一路以來其實是戰戰兢兢,避免犯錯,在美國國務院公開檔案當中,可以看到蔣經國在國防部長任內,為了裁軍,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惹出麻煩,栽了跟頭。蔣經國謹慎處理裁軍問題,還是因為1959年的參謀總長王叔銘處理外島裁軍問題不當,被蔣中正拔掉職位,隨後外放駐外職務,眼不見為淨,王叔銘自此無更上一層樓的發展。
從國務院檔案可以發現,國府在1949年12月遷台後,國務院派駐台灣的官員所打交道的對象,初期並非以蔣經國為主,蔣經國是在1960年代之後,慢慢成為美方主要接觸的官員,即使後來擔任行政院副院長,這個職位若按照慣例,並無實權,可是美方卻直接接觸蔣經國,而不是當時的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即使嚴家淦在蔣中正1975年4月死後繼任總統,美方交涉對象也仍是以蔣經國為主,蔣中正晚年身體健康情況差,軍方高級將領職務的人事異動,幾乎由蔣經國主控。
從美方的態度,可以知道,蔣經國才是在國府當中有實力的政治人物,所以成為美國交涉對象。1963年國府為了反攻大陸,與甘迺迪總統意見不合,蔣中正特派蔣經國前往美國,與甘迺迪當面溝通。蔣經國當時只是行政院政務委員,還要一段時間之後,才接任國防部副部長,以蔣經國當時官場地位,如非蔣中正兒子與親信的身分,美國國務院豈可能安排蔣經國與甘迺迪會面,美方非常現實,清楚了解蔣經國可能是未來接班人,才會與蔣經國接觸頻繁。
嚴家淦過世後,後人推崇嚴家淦無私無我,在行政院長任內,多方栽培蔣經國,其實這都只是想當然耳的說法,嚴家淦無論對於蔣經國任何的人事安排,都無損於蔣經國的地位,蔣經國的政治實力在1960年代已經開始表現出來,到白宮見甘迺迪,就是個指標,那是遠遠超過嚴家淦所能接觸的層次,嚴家淦充其量只能說是客氣,識時務,實在談不上栽培蔣經國。1950年代親美派的台灣省府主席吳國楨、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在國府內被鬥垮,一人流亡美國,一人遭到軟禁,這後面都有蔣經國的影子,吳國楨更是在美國公開批評蔣經國。孫立人在軍中經常批評政戰系統,幾乎是公開與蔣經國為敵。蔣經國沒有相當的實力,豈敢與親美派發動鬥爭。
蔣經國在1970年再次以行政院副院長身分訪美,會見尼克森總統,因為這時美國外交路線已經開始轉向,要打開與北京中共政權的外交關係,蔣經國再次銜命訪美溝通,這時的國府早已無力談反攻大陸,只能在美國拋棄台灣之前,想方設法加強台灣防衛安全。蔣經國兩次赴美拜會美國總統,那是一般國府高層人員,都很少有過的待遇。儘管蔣經國已經慢慢累積雄厚政治實力,能夠遠赴白宮,代表蔣中正與甘迺迪、尼克森溝通談判,但是在政府內部,蔣經國仍然如履薄冰,避免犯錯。
1969年蔣經國在卸任國防部長前,曾經與美國駐華大使馬康衛討論裁軍問題。多年來美國一直希望國府裁減軍隊,才不會讓龐大的軍力壓垮脆弱的台灣財政,也有助於推動經濟發展。蔣經國面對這個問題謹慎以對,絲毫不敢冒險。蔣經國甚至毫不給面子的當面拒絕馬康衛的裁軍建議。
根據國務院公開檔案,1969年3月5日馬康衛以電報說明3月4日與蔣經國會面,說明美國對國府軍隊組織再造與裁減的看法,蔣經國由溫哈熊擔任翻譯,這場簡報歷時25分鐘,由於美方主張成立聯合諮詢小組討論裁軍問題,蔣經國認為裁軍是中國國內事務,成立聯合諮詢小組會有不好的政治效應,這偏離了過去由國防部長徵詢美軍顧問團意見的作法,蔣經國拒絕成立這個小組。希望美國政府不要再提這件事情。蔣經國說,這不只是他個人的看法,相信也是中華民國政府的看法,成立這種小組,對美國也沒有利益。
由於當時台灣正與美國談判協助合作在台生產直升機,蔣經國覺得美國似乎把直升機案與裁軍案兩案綁再一起,他認為,應該把兩件事情分開處理。馬康衛見到蔣經國這樣激烈反對雙方合作討論裁軍,無法說服蔣經國接受美國的意見,也就決定不再提這件事情,但馬康衛懷疑蔣經國已經事前知道他的談話內容。
馬康衛認為,蔣經國的反應,顯示聯合諮詢小組觸碰到國府自尊的敏感神經。溫哈熊後來告訴美方,為何蔣經國會如此強烈反對美國的看法。馬康衛的電報轉述溫哈熊說法,蔣經國在意的是美國背後的動機,美國應該是對裁軍有興趣,更勝於國府軍隊的軍事現代化。溫哈熊提出了美國長久以來一直要國府裁軍的歷史過程,溫哈熊回憶,為了美國在1950年代後期要求裁軍,當時的參謀總長王叔銘下台,失去重大影響力,蔣經國主張部隊組織再造已經讓蔣經國的地位脆弱,很容易遭受蔣中正與軍方反對派的批評,所以蔣經國用現代化與火力提高平衡,成立小組會讓蔣經國更脆弱,蔣經國也不希望其他政府部門參與裁軍規畫,美方並沒有理解蔣經國對於組織再造的努力,蔣經國的反應,不是沒有充分考慮美國地位的不成熟看法,這是基於某些事實的意見。
台灣是從1968年開始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這增加了許多教育支出,沉重的國防軍事支出,從國府撤退台灣後,就一直是美方希望能夠改善的問題,以提高台灣經濟發展的效率。裁減軍隊規模,始終是美方建議選項之一,但是反攻大陸的政策之下,1950年代國府忙著重建陸軍部隊,根本不可能裁軍,但在八二三砲戰後,為了降低外島衝突的潛在危機,外島撤軍又成了美方極力施壓的意見,同時國府也與美國開始商討裁軍規模。
當時艾森豪總統派了一個小組到台灣,評估美國軍援計畫,根據馬康衛1959年2月13日電報,蔣中正告訴美方,在美國協助下,已裁撤8萬人,國府正準備讓2萬 4000位軍官退伍,沒有美國協助,這個計畫是辦不到的,在未來18月內,要裁總兵力的12%,約7萬人,但這個裁減還要看是否獲得美方資金的支持。馬康衛認為,如果有美方援助,蔣中正會將部隊裁到60萬人,也許稍晚會再裁掉更多部隊。
不過,就在處理外島撤軍問題方面,王叔銘出現問題,八二三砲戰後不滿一年,就被拔掉總長職位,先放冷凍起來,後來才改派駐外,離開台灣政壇。現在許多人認為派駐海外是政治酬庸,以前高級將領派駐海外,那算是某種懲罰。賴名湯日記當中經常可見擔心派駐國外大使,失去軍旅生涯的發展機會。
王叔銘是蔣中正的寵信,與美國合作外島裁軍,一個不小心照樣被扔在一旁。蔣中正對王叔銘有多信任呢?胡宗南日記有許多場景的記述。胡宗南也是蔣中正寵信的國府將領之一,抗戰時統領大軍圍堵中共,鮮少與日軍作戰。因為重慶方面對中共的圍堵策略,這讓當時派駐中國的美國使館人員,經常寫電報向國務院告狀,指控重慶當局不抗日。胡宗南國共內戰時期日記中,1949年8月4日,王叔銘傳蔣中正密諭,指示作戰機宜,要胡宗南不要向國防部報告行動。12月23日,胡宗南從成都逃到海南島,蔣中正十分憤怒,27日要王叔銘到三亞見胡宗南,傳達蔣中正的不滿。
從胡宗南日記可以看到王叔銘受到蔣中正信任,蔣中正有越級指揮部隊的老毛病,每每造成國軍作戰秩序混亂,部隊無所適從,蔣中正就是透過類似王叔銘這樣的親信,到前線傳話給指揮官,王叔銘身為高級將領,卻是擔任蔣中正的傳令兵。
八二三砲戰期間,王叔銘擔任參謀總長,當時大二膽島因為共軍火力凶猛,補給困難,一度情況緊急,美方希望國府自大二膽島撤軍。國務院公開檔案當中,1958年9月27日,美軍台灣協防司令史慕特給太平洋司令菲特的電報,其中引述王叔銘的私下談話,王叔銘認為,大二膽島是完全守不住的,如果秘密的說,他很想從大二膽島撤軍,但是他必須服從政府激勵士氣的命令,維持他們的戰鬥效能,努力增加運補能量。史幕特說,王叔銘似乎接受他提出的逐漸將大二膽島守備,轉換為能應付各種情況的戰鬥團,以及發展出以小單位輪調的計畫。王叔銘還對美方說,除了史慕特之外,他的工作是自由中國當中最爛的一個職務 。
10月27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給國務院的電報提到,在10月22日的一場會議當中,美軍顧問團認為外島如果可以撤軍,美國可以提供其他的合適裝備,由中美共同研究這個問題。25日外交部長葉公超詢問美國駐華大使莊來德有關外島撤軍的問題,對於美方的意見,葉供超很小心地沒有表示意見,但葉公超提醒美方,任何有關外島撤軍的方案,都應該謹慎處理,不能只由美方片面推動。
美國大使館在11月14日給國務院的電報顯示,史慕特與美軍顧問團團長杜安拜會蔣中正,蔣中正原則同意外島裁軍,但是不能在遭受攻擊下撤出兵力,他也向美方提出外島增強火力的建議,美方提出增援金門12門240砲,12門155砲。馬祖4門240砲,一個營155砲,另外可考慮曲棍球地對地飛彈(後來外島並無美軍飛彈)。蔣中正提出增加外島戰車數量,美方同意研究。
王叔銘與杜安在1958年11月17日簽了有關外島撤軍的諒解備忘錄,但從11月過後,金門只撤出500人。根據1959年3月19日駐美大使葉公超與國務院官員的談話紀錄,王杜備忘錄提到金門只保留最多1萬5000人,美方會提供新式重型火砲,這個裁減外島兵力計畫在1959年6月30日完成,但因為金門沒有裁減兵力,這些火砲雖然已經運抵台灣,暫時由美方扣留不交給國府。由於時限快到了,國務院非常關切中國方面的進展。艾森豪總統也多次垂詢外島裁軍的進度,只能告訴他國府什麼也沒做。國務院希望葉公超能夠打破這個不幸的僵局。
葉公超告訴美方,蔣中正對於外島撤軍,必須透過人員遞補的過程掩飾,他六周前收到陸軍方面的消息,已經開始進行了。但是對於6月30日完成外島撤軍的事情,葉公超卻是很驚訝的表示,他完全不知情,他從來沒有聽到具體的時間。葉公超說,他會建議政府實施王杜協議,他建議美方不要再與王叔銘討論外島撤軍的事情,由美國大使與外交部長談,協防司令與國防部長談。
葉公超對美方提醒不要再跟王叔銘談外島撤軍,顯示葉公超已經感覺出問題了。1959年3月 21日,王叔銘通知杜安,1萬6645人在6月30日前撤出外島,杜安同意扣留的火砲運往金門。就在王杜協議完成外島撤軍的6月30日前一天,蔣中正將副總統陳誠、總統府祕書長張群、國防部長俞大維討論將領人事,陳誠當天的日記寫下,以王叔銘大亂,不宜再任參謀總長,俞大維說王一切很好,但做事太無重點。陳誠認為,蔣中正費九牛二虎之力培植王叔銘,結果如此,實堪注意。
陳誠的王叔銘大亂說法,顯示王叔銘真是闖了大禍。7月13日莊來德給國務院的電報,引述他與外交部長黃少谷7月11日的談話,黃少谷說,王叔銘下台,與中華民國對美國的態度有關,但對於雙方關係沒有特別的改變。王叔銘因為太傲慢,人際關係很差,行事不夠謹慎,才會下台。王叔銘決定很多事情都會跳過俞大維,而俞大維比較喜歡與彭孟緝合作(彭是王的前任,王垮台後,鵬又回任總長)。
從國務院資料看來,國府並不清楚王叔銘與美方共同協議外島撤軍,葉公超才會請美方找部長談,不要再與總掌談。黃少谷的行事不謹慎,可能也與此有關。蔣中正是願意在美國幫助下裁減兵力,但是不能接受雙方一起決定外島撤軍,尤其外島地位特殊,蔣中正更是態度保守,王杜協議後來其實等於是廢棄不算數了,因為金門駐防兵力並未減少太多,直到後來因為兩岸情勢改變,軍方精實案等兵力裁減方案,外島才真正撤軍,但那已是幾十年後了。
王叔銘與美方共同協議撤軍,立刻就被拔掉職務,派到國外去,不讓回到台灣,十年後,蔣經國也與美方碰到兵力調整的問題,自然更是小心,溫哈熊是蔣經國身邊的重要幕僚,他用王叔銘案說明蔣經國對中美共同商討裁軍的顧慮,顯示當時蔣經國的謹慎,避免再犯前人的錯誤,就在蔣經國與美方談過不久後,改任行政院副院長,仍然擁有對軍方掌控的實權,逐步往政壇高峰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