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府遭遇兩位美國海軍上將柯克際遇卻不相同|高靖

文/高靖
國府從大陸來台後,遇上兩位美國海軍上將,英文名字不同,但是發音都相近,中文翻譯可用「柯克」,這兩位柯克,一位柯克(Charles M. Cooke, Jr.)在1950年代幫助國府度過風雨飄搖的難關,另一位柯克(Alan Goodrich Kirk)在1960年代被甘迺迪總統派來台灣,擔任美國大使,態度高傲,處處牽制國府軍事行動,國府非常討厭這位柯克大使,最後這位大使成了任期最短的美國大使,這位柯克大使還被副總統陳誠寫在日記裡狠狠批評,可說是臭名滿天下。
Charles M. Cooke, Jr.
國府1949年12月遷台,當時美國棄台灣不顧,對共軍攻占台灣保持觀望。駐台領事館代辦師樞安也不支持國府,不斷向國務院報告國府危在旦夕。柯克後來在美國參議院會議,告訴參議員,師樞安的報告與實際情況有落差,那些報告只是為了迎合國務院既定的政策,並不是真實的。柯克幫國府澄清許多不實傳聞,也親赴戰地協助國府軍事行動,柯克是當時最支持國府的美國友人之一。
1949年10月,共軍南下廣東、福建,國府前途悲觀,這時宋美齡傳來好消息,曾經是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的柯克,將以私人身分協助國府組織軍事顧問。柯克從1950年2月抵台,1952年2月離台,兩年之間,擔任國府軍事顧問,直到美軍顧問團在台設立,柯克才功成身退。
柯克在第七艦隊司令期間,親眼見到國共內戰被美國拖垮。根據參議院在1956年10月的一項會議紀錄,柯克告訴參議員,當國府軍隊擊退中共軍隊時,美國在中國的代表(馬歇爾)就會強迫國府停火。1946年8月因為國府沒有配合馬歇爾的要求,馬歇爾下令停止美國交運彈藥與武器裝備給國府軍隊,這項武器禁運持續了10個月,直到1947年5月。
柯克引述馬歇爾1946年8月或9月間對他的談話,馬歇爾說,關於禁運武器,我們是先武裝了國府軍隊,然後我們又解除了他們的武裝。馬歇爾這番風涼話,正是國共內戰初期國府無法順利進行的原因之一,導致後來軍心渙散,政治秩序崩解。
柯克自海軍退伍後,回到美國加州居住,但是眼見國府敗走台灣,遠東情勢丕變,柯克到華府與保力(William Douglas Pawley)合作,柯克說,他與保力要組織美軍退伍人員,到台灣幫助國府。保力從事飛機生產製造,與中國近代航空事業發展,有很密切的關係。抗戰期間,協助推動成立美國航空志願隊,也就是俗稱的飛虎隊,對抗日軍侵華。保力與美國共和黨關係密切,與總統艾森豪、中情局長杜勒斯也都是好友,對國府更有濃厚感情,在民主黨政府放棄國府期間,保力在美國以民間身分協助支持國府。
根據參院會議紀錄,柯克向國務院提出正式援助國府的請求,也透過總統助理,向杜魯門總統提出非正式的請求,但是都沒有回音,也不置可否。1950年1月5日,美國聲明不管台灣的未來,南韓在美國的戰略考量之外。柯克認為這會對美國產生嚴重影響,他跑去華府找國會議員反映看法,但是沒有人能夠改變杜魯門政府的錯誤決策。
柯克說,他在華府看到台北領事館關於台灣情勢的報告,他認為這些報告是錯誤的。因此他利用國際新聞通訊社(International News  Service)記者的身分,在1950年2月11日抵達台灣。柯克不是只出一張嘴,他親自到戰地,他在海南島與舟山群島撤退前,實地到海南島與舟山看看,國府自舟山撤退就是出自柯克向蔣中正的建議。
柯克抵台後,立刻由東南軍政長官陳誠接見,3月1日蔣中正復行視事,陳誠升任行政院長,柯克對國軍將領發表演講,談部隊團結、分層負責與授權。國府重要軍事決策,柯克幾乎都有參與。從陳誠日記可以看到,蔣中正受柯克意見影響,決定撤軍舟山,為了這項決定,蔣中正幾乎與國府其他軍政要員翻臉。
5月3日,蔣中正邀集參謀總長周至柔、行政院長陳誠與柯克,討論舟山群島情況,蔣中正接受柯克分析主張撤軍,但陳誠、蔣經國、周至柔都反對,陳誠在日記批蔣一意孤行,危險可怕。周至柔甚至要求撤銷國防部,表達對舟山撤軍的不滿。
柯克始終懷疑台北美國領事館給國務院的台灣情勢報告,內容與實際有落差。他在參院批評台北領事館的報告,是遷就國務院政策寫出來的,不是根據實際的情況寫出來的。也就是說,要把台灣描繪成極端危險。柯克批評美國在台缺乏情報資源,只有領事館內受到師樞安控制的幾位武官,所以他常要向武官說明實際的情況,避免他們被誤導,海南島撤退時,美聯社記者關於國府撤退情況的報導就是錯誤的,柯克找武官說明他到戰地觀察的實況,以免外界受錯誤訊息影響。
柯克向國會舉證兩起事件,說明領事館不讓美軍了解台灣的真實情況。第一起是1950年3月到4月間,日本盟軍總部的參二(情報)部門的副手佛地爾將軍(Fortier)想到台灣看看實際情況如何,但是師樞安拒絕佛地爾到台灣,佛地爾後來是利用去東南亞考察,回程搭飛機中途降落台灣,停留台灣數日,才能大致了解台灣的情況。
另一起事件是領使館的武官曼寧所呈報有關台灣情況的報告,與領事館的報告內容不一樣,他後來直接向國防部(War Department)報告,因為這樣曼寧被撤換職務,從台北調去東京,他後來到東京,也由曼寧處親自證明這起事件。
柯克還舉例稱,在撤退舟山群島後,這些武官堅信他們收到可靠的情報,國府也要從金門撤退,但其實根本沒有這回事情,但他們仍然認為自己獲得的情報是正確的,同時向華府回報。柯克說,這些武官都是受師樞安指揮。
柯克以實際在台灣觀察的資訊,向美國官方提出他的見解,希望避免美國制定錯誤的對台政策,但美國政府並沒有把柯克當一回事,駐台領事館也對柯克的作為很不友善。1950年6月韓戰爆發,8月師樞安就被調回國務院。
1951年5月,韓戰仍在進行當中,美國改變政策,在台設立美軍顧問團(MAAG),柯克也在1952年2月離開台灣,回到美國的柯克仍努力為國府向美國各界發聲,爭取各方支持國府,柯克到參議院開會,也將他從國共內戰以來,有關美國政府如何傷害國府的所見所聞,詳細地向參議員說明。
1950年代有個支持國府的海軍上將柯克,到了1960年代卻出現了一位極力打擊國府的海軍上將柯克,這位柯克被甘迺迪總統派來台北擔任美國大使,柯克大使是在1962年6月7日到任,1963年1月18日離任,任期不到一年,柯克大使健康情況不佳,從台灣回到美國後不久病逝美國,但是柯克大使對國府的傷害,不下於當年的馬歇爾,因為柯克大使不斷阻擾蔣中正反攻大陸的努力。
Alan Goodrich Kirk
柯克大使的前任美國大使是莊萊德,但是甘迺迪總統認為莊萊德沒有能力阻止國府反攻大陸,甘迺迪拒絕支持國府反攻大陸,選派也是海軍上將出身的柯克擔任大使,要說服國府放棄反攻大陸。
從美國務院檔案可以看到,柯克大使上任前,他告訴甘迺迪,台灣只是想把美國捲進反攻大陸的計畫裡。他建議甘迺迪在沒有具體的大陸情報支持下,美國不要支持台灣,甘迺迪接受建議。柯克大使的立場,顯然符合甘迺迪的期望。
柯克大使與國府相處很不愉快,來台後處處找國府麻煩。陳誠日記在1962年7月多次提到,從國共內戰馬歇爾調停的教訓,蔣中正覺得不能再上美國人當,蔣中正不願意與柯克大使討論反攻大陸。
9月6日,柯克大使與蔣中正會面,蔣中正與柯克大使兩人當面吵了起來,蔣中正不滿柯克大使拿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施壓,蔣中正批評條約讓國府綁手綁腳。柯克大使也不客氣反問,蔣中正是要廢棄條約嗎?希望美國停止軍事與其他援助嗎?他不能夠理解蔣中正真正的意思。蔣中正也不假辭色回答柯克大使,修改條約與否是美國自己要決定的政策。
柯克大使與蔣中正會面,總是態度強硬,與其他國府官員的相處也很不好,一幅高高在上的樣子。陳誠在日記批評柯克大使,談話不成體統。
柯克大使赴台沒有多久,蔣中正就不願意再見到他,不想與美國大使討論事情,直到這位大使離開台灣前,蔣中正與宋美齡才勉強為柯克大使舉辦了晚宴,但仍不願與他談正事。
1963年2月4日,回到美國的柯克大使前往白宮見甘迺迪,柯克說,他在台北見不到蔣中正,蔣中正認為他不瞭解中國人,還經常利用別的美國訪客協助傳話給美國政府。
當時蔣中正許多重要事情,都不與柯克談,反而與到台灣訪問的美軍將領談,完全孤立柯克。蔣中正是透過中情局駐台站長克萊恩,代為向白宮傳話,以免被柯克大使阻擾或者亂傳話。
1962年3月莊萊德離任返美,柯克拖延數月才到台灣赴任,1963年1月18日柯克回美治病,10月病逝,柯克成短命大使,在台北待了不到十個月,最大貢獻就是成天找蔣中正與國府官員吵架,阻擾國府反攻大陸。
兩位柯克海軍上將,對於國府是兩種情感,兩種態度,一如台灣與美國多年來的互動,有人傷害台灣,有人保護台灣,但這些美國人真正考慮的,還是他們所作所為,對於美國能有多少利益,從這方面而言,兩位柯克海軍上將,其實仍然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對國府友善與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