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是否追究美軍在台殺人暴行|高靖

文/高靖

距今60年前的1957年,台灣發生了524事件,群眾不滿美軍士官雷諾開槍殺人,卻被美軍軍事法庭判決無罪,5月24日引發了高中生與群眾圍堵美國駐華大使館與美新處的激烈抗議,事件發生到後來,群眾衝入大使館內,破壞設施,並取走一份美國撤出台灣的緊急應變計畫,是國府遷台以來的第一次外交衝突事件,起因就在於政府不能維護主權,放棄司法管轄權,讓美軍自行審判雷諾,結果可想而見,無罪釋放,雷諾與家人就在民眾鬧事同時,搭機逃離台灣。同年日本一樣發生美軍開槍濫殺民眾事故,有別於台灣,日本法庭判決美軍有罪,台灣受強權欺凌的外交軟弱,成了無法言之的痛苦。
台灣的民進黨在60年後的2017年,大力推動促進轉型正義,對於這起發生在威權統治期間的司法不公事件,民進黨政府是否會為國府外交無能造成的判決不公,也來爭取受害人應有的權益呢?可以想見,民進黨過去靠美國政治勢力長期介入干預台灣內政,才能從黨外一路受美國勢力庇護,自然不會追究美軍開槍濫殺無辜的陳年老案。
1957年524事件,起因3月20日那天雷諾宣稱劉自然(國民黨革實院黨工)偷看他的妻子洗澡,他開槍射殺劉自然,是自我防衛。不過,美國國務院5月24日負責中國事務的馬康衛,寫給遠東事務助卿羅伯森的備忘錄當中,馬康衛稱,根據大使館槍殺事件發生之初的報告,雷諾開了兩槍,未來可能會有麻煩,因為第二槍是在雷諾追著劉自然,已經距離雷諾住宅一段距離後才射擊的。
美國大使館的憂心是在於這第二槍顯然超過自我防衛的理由,當時外交部只表達雷諾必須接受軍法審判的看法,沒有向美方爭取我方的司法管轄權,因為1954年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駐華美軍享有豁免權,但其實這個豁免是有條件,並非全面適用。國府外交部向來對美國交涉軟弱,不敢堅持我方利益,看到美國人就卑躬屈膝。1957年在劉自然被美軍槍殺前,日本也發生美軍士兵吉拉德(Girard )開槍濫殺婦女事件,日本政府採取吉拉德不是在值勤時發生事故,是在休息期間殺人,讓美方自知理虧退讓,台灣的外交部是根本不敢與美方論爭。
雖然台北的檢察官在4月9日完成調查,在16日由外交部將調查報告交給美國大使館,調查報告認為雷諾開槍殺人不是自衛,是有犯意。美國大使館卻認為這個指控毫無根據,對於槍擊有關的某些情形,還需要深入調查,並在22日完成調查。美軍顧問團也決定在5月15日或20日開始審判,5月23日判決雷諾殺人無罪。5月24日,台北民眾與學生對於不公判決,群情激憤,齊聚美國大使館前,發生闖入大使館搗亂的外交事件。
根據美國駐華大使藍欽當天給國務院的報告稱,他從香港趕回台北,晚上7時30分仍有大批群眾聚集在大使館前,他搭外交部長的車進入大使館時,還遭到群眾丟擲石頭攻擊,外交部長葉公超也被石頭砸到。藍欽認為,依據許多片段的訊息顯示,這場群眾事件是有組織的行動。但美方直到最後,也無法認定到底是件由誰發動,只有臆測是有人幕後操控。
藍欽分別在5月26日與27日給國務院的報告稱,事件與救國團(蔣經國擔任主任)有關,還有人在現場發放10元紙鈔給群眾,鼓動他們發起攻擊。藍欽也引述蔣中正總統的說法,宣稱合眾社美籍記者布朗(Robert Brown)在現場鼓動群眾。27日白宮國安會開會,杜勒斯認為,524事件是從開始就是精心策畫的行動,現場維持秩序的警察也不太積極,大使館某些機密文件被民眾取走,但保管極機密的保險箱完封不動,民眾取走了有關美國緊急撤離台灣的作業計畫。不過,杜勒斯懷疑蔣經國在幕後主導這起事件說法的可信度,有意思的是,根據國務院文件顯示,指控蔣經國幕後操縱524事件的是某位國民黨高層,顯見國府來台初期,國民黨權力內部仍然進行權力鬥爭,有些人想藉拉攏美國藉524事件拉下蔣經國,但從事後發展看來,顯然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雖然美方懷疑蔣經國幕後操控學生示威,不過,根據台灣國史館出版的蔣經國手札,蔣經國在雷諾案宣判無罪的23日當天,馬上寫信給李煥,提醒李煥各校學生有不平情緒,救國團應該密切加以注意,以免被人操縱利用,舉行罷課,遊行與情願等事,以造成擾亂社會秩序的現象,不法份子可能製造事件,破壞中美關係。救國團應本相信政府的態度,聽候政府依法律與外交途徑解決之。從這份文件可以發現,蔣經國似不如外界多年傳言那般,藉524事件操控學生發動反美示威。
對於這起反美外交事件,華府在5月24日一早由艾森豪總統與國務卿杜勒斯通電話,討論如何因應,因為日本也正在爭論吉拉德的罪刑,根據國務院公開當天的電話紀錄,艾森豪認為,只有不在值勤的情況,才必須受當地審判,但不論雙方條約的文字如何,我們現在有麻煩了。艾森豪也感到疑問,不懂雷諾在搞什麼,為何追某個人一段時間後,又開槍打人。杜勒斯說,他不懂,為何雷諾會判無罪,也許雷諾是在服勤期間發生事故吧。
其實從這份國務院的紀錄當中看到,美方也知道自己理虧,但是台灣國府當局的外交交涉卻顯得軟弱無比,造成民怨,引發民眾抗爭。國府軟弱無能,在1957年5月27日藍欽拜會蔣中正總統的會談紀錄可以看到,蔣中正當面向藍欽抱怨,美軍開法庭審判雷諾這情沒有人先問過他的意見,藍欽形容蔣中正談到雷諾案時神情非常激動,蔣中正說,美國軍事法庭不可以在中國領土舉行,那會給每個人留下治外法權的印象。藍欽對蔣中正表示,也許蔣總統是對的,但是沒有任何其他人向他表示過這個看法。
從蔣中正與藍欽的對話,我們可以發現,蔣中正反對美軍在台灣審判雷諾,但是國府上下沒有人與美方據理力爭,從此留下外國人在台灣召開法庭審判的治外法權歷史汙點。
524事件前,中美雙方從1955年開始協商美軍在華地位協定,因為524事件與八二三炮戰暫擱了協商,1959年開始重啟協商,直到1965年8月31日,雙方才在台北簽定美軍在華地位協定,中華民國政府仍尊重美國對駐華美軍的司法管轄權,但某些危及中華民國政府安全的犯行,中華民國有司法管轄權,必須由中華民國審判,美軍在台殺人、搶劫、強暴等行為,中華民國都有司法管轄權,經由十年協商,政府才收回了部分的司法管轄權,讓美軍在台的嚴重犯罪行為必須接受中華民國法庭審判,不過,這項協定當中還是有漏洞,也就是犯罪美軍是由美軍自行拘留看管,不是由台灣方面看管,美方偷偷將人運走,國府根本無權聞問。
早在雷諾開槍打死劉自然的前兩個月,日本的一起美軍暴行事件,見證了兩國外交交涉的能力高下。1957年1月30日,美國派駐日本的第一騎兵師團在群馬縣相馬原進行演習期間,發生美軍士兵吉拉德開槍打死撿拾彈殼的46歲日本婦女事件,這件事故引發美日兩國的司法管轄爭議,雙方都主張對吉拉德有司法管轄權,最後美方退讓,讓吉拉德接受日本法庭審判,這件事情讓自大狂妄的美國人在美國國內引起很大反彈,但事已至此,美方只能尊重日本的司法判決。
根據美國國務院1957年5月25日的一份準備給艾森豪總統的備忘錄顯示,21歲的吉拉德與連上其他30人,在群馬縣相馬原的威爾營區(Camp Weir)舉行演習,大約有25位日本民眾在場撿拾廢彈殼,因為太多民眾尾隨著部隊撿拾彈殼,美軍收回演習部隊的實彈,在部隊休息期間,吉拉德與另一位士兵尼寇(Nickel)受命看管一挺機槍。
根據目擊證人指稱,吉拉德往空地拋擲空彈殼,示意日本民眾可以過來撿拾,目擊者便與被槍殺的日本婦女前往撿拾,隨後就發生槍擊事件,46歲日本婦女當場被擊斃,身後留下六個小孩。尼寇承認有拋擲空彈殼,吉拉德否認有拋擲空彈殼,也沒有瞄準婦女開槍(吉拉德否認的證詞,沒有通過美國陸軍的測謊)。
根據國務院檔案描述,在日本人前來撿拾空彈殼時,吉拉德突然嚷嚷大叫,要日本人離開,同時朝日本男子射擊第一槍,接著又把槍放在腰間,射擊八到十公尺外的日本婦女,吉拉德宣稱他只是要嚇嚇這位婦女,但法醫解剖顯示,吉拉德射出的空彈殼,擊中婦女的背部,造成這名無辜婦女的死亡。吉拉德是用M-1步槍槍口加裝榴彈發射器,朝日本民眾射擊空彈殼,造成這起濫射悲劇。
當時美日雙方有協議,如果美軍值勤期間發生的事故,美軍有司法管轄權,如果不在值勤期間,美軍就沒有司法管轄權,日本政府根據這一點據理力爭,迫使美方退讓,將司法管轄權讓與日本,吉拉德後來受審,依傷害致死罪判刑三年,緩刑四年。美國政府也賠償死亡日本婦女遺族1748.32美元,約合今日的1萬4908美元。
吉拉德後來被降級,自軍中不名譽退伍,吉拉德的妻子是大家俗稱的灣生,也就是在台灣出生的日本婦女。日本是二戰的戰敗國,才剛剛在1952年結束長達七年的美軍占領期間,1957年發生吉拉德事件,日本政府與美國據理力爭,審判開槍濫射無辜的美軍士兵,判決有罪,平復遺族的傷痛。但是中華民國身為二戰戰勝國,卻在內戰敗走台灣後,為了爭取美國援助,只好處處仰人鼻息,看人臉色,不敢主張正義,1957年發生的雷諾槍殺劉自然事件,中華民國政府不僅沒有據理力爭,還公然讓雷諾交給美軍在台灣舉行軍事法庭,留下了台灣讓美軍在台有治外法權的汙名,美軍軍事法庭不顧各方質疑堅持判決雷諾無罪,隔日就引發群眾衝入美國大使館與美新處的衝突事件。日本雖是戰敗國,但對國家主權尊嚴的維護,反而更勝中華民國政府,今日政府高談闊論轉型正義,劉自然的正義,民進黨政府是否願意與美國交涉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