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攤牌前的民主內戰|周陽山

文/周陽山 國立金門大學教授

民進黨執政近1年半,台灣政治氛圍和社會環境丕變,文化革命、價值解構、家庭倫理和兩性關係均已發生重要質變。不管你是贊成還是反對,過去大家珍惜的「溫、良、恭、儉、讓」這些傳統美德都將成為過去。新的對抗、解組、顛覆、質疑與不惜一切否棄昨日之我,已成為轉型過程中重塑一切價值的真正主軸。

換言之,這是一場否定中華文化與傳統價值的文化革命,這也是一場告別中國、全面整肅國民黨、迎向台灣主義的民主內戰!

這場民主內戰的核心內涵是:否定台灣人是中國人、否認台海關係是國共內戰的延伸、拒絕一個中國與九二共識、否棄文言文、反對孔子、告別孫中山、去兩蔣、鞭笞國民黨、汙衊《中華民國憲法》、否認台灣方言是閩南語、強調台灣人是多元民族的融合與混血。而在大破之後則是大立,要制憲、要台獨、要建國,即使兩岸戰爭、流血流淚,也必須熬過。

這正是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公開表達台獨立場的真實心境。儘管後來他改口說會尊重總統的兩岸職權與領導,但這表態顯示的意志,就是台獨人士面對中共強權,即使可能繩之以《反分裂國家法》,也在所不惜。對台獨分子而言,一切只有簡單的兩個字:無懼!

這是正式的公開攤牌。面對十九大前夕的中共,賴清德發出了清楚的訊息,對岸國台辦已經強烈回應,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動作,恐怕蔡政府得準備因應了。

緊接著,民進黨政府宣布要展開修憲,蔡英文宣稱要由下而上,民進黨立委已提案推動新的憲政體制,否定南京時期制定的憲法,打算建立一個嶄新的中華民國。即便國號不會改,這也將為台灣構建出新的民族、新的國家、新的共和。

緊接著,就輪到積弱不振的國民黨接招了。是迎向新主流,順應民進黨所代表的新民意?還是力挽狂瀾,堅持創黨理想,維護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成為中華民族的中流砥柱?至於十九大之後的中共領導階層,勢將決定新的對台政策;而11月美國總統川普訪問北京後,恐怕也會有新的決策。對於台海兩岸的和平與穩定、台灣在兩強博弈下的命運、民進黨能否建立理想的新國家與新民族?屆時將會出現新的答案。

 

原文刊載於中時電子報,周陽山/兩岸攤牌前的民主內戰

中華民國成空殼賴清德才敢驕傲稱台獨|高靖

文/高靖

中華民國的意涵,從1988年李登輝接任總統以來,在台灣已經逐漸被掏空,經過了近30年,貴為中華民國最高行政首長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可以公開的說,他是務實的台獨政治工作者。中華民國早就被台灣獨立置換,賴清德才會無視於他的國家行政首長身分,公開表達與中華民國矛盾的台獨主張。若賴清德僅是尋常百姓,這樣的發言只是個主張與意見,但在萬人之上,一人之下的賴清德,能夠如此自在流暢地宣揚台獨,無非是中華民國早就不是中華民國,就只是台獨的軀殼了。
賴清德所謂務實的台獨政治工作者,這裡的務實,所要指涉的,就是這人信仰台灣獨立的政治理念,但是沒有膽量推動法理台獨,讓台灣獨立真正具有法律地位,而不是像海邊的台獨寄居蟹一樣,拾起了中華民國這個殼,寄居在中華民國的殼當中。
賴清德不敢真正落實台獨,他主張的台獨,是隱藏在中華民國之下,然後洋洋得意宣稱自己是務實的台獨政治工作者,說穿了,不過是騙子,金光黨。
中華民國政府是因為中國內戰,才在1949年12月來到台灣,中華民國這四個字,因著憲法、政府制度的存在,從兩蔣時期以來,就有著中華民族的意涵,與大陸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只是礙於內戰問題,兩岸分裂,這個政府侷限在台灣。但是李登輝接任總統後,利用國民黨內部的權力鬥爭,結合了利慾薰心的國民黨人士,以及用民主改革的外表,吸納了非國民黨的台灣本省菁英,把中華民國的意涵,逐漸的去除掉。中華民國就是這樣被掏空後,把台獨給塞了進來。
李登輝的本土化,是拐彎抹角地把台獨妝點起來,本來重視鄉土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李登輝的本土化,是把台灣重新放在高於中華民國的地位,而不是中華民國的一省,這也正是當他透過直選方式,在1996年取得總統職位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修憲把台灣省廢除,這個布局是要讓中華民國等於是台灣,廢省不也正是國民黨內一場腥風血雨的權力鬥爭,雖然成就了某些人的利益,但也讓國民黨人心甘情願的推動台獨,讓台灣獨立在國民黨人的默許下,與民進黨人的推動下,如切香腸一樣,一點又一點的逐步完成。,
不容否認的是,從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中華民國依據開羅宣言的精神,接收台灣以來,台灣本省人士就一直存在著推動獨立的想法,甚至早在二次大戰期間,某些前往大陸參加抗日的台灣人,他們的想法,就是要爭取台灣從日本統治當中獨立出來。
二戰後台灣出現的台獨思潮,背景複雜,隨著二二八事件、國共內戰失敗,國府遷台,台灣的台獨思潮從最初的缺乏組織與缺少群眾魅力的領導人,發展到2000年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幾十年來的過程,不能不說是兩蔣在台灣從地方自治,開放台人參政,到中央民代增額選舉,再到李登輝時代的國會全面改選,民主改革開放的同時,本土意識慢慢發揚茁壯起來,儘管如此,不能否認台灣依據開羅宣言的精神,就是要歸還中國,是中國的領土,這一點即使是美國,都遵循著開羅宣言的精神,尊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擁有。
當然,任何主張的落實,必須倚靠的力量去維持。台灣幾十年來逐步開放的言論環境,讓台獨論可以在不受政治壓迫下,挑戰中國對台灣的主權擁有。沒有威權控制的社會,台獨思想自然隨著言論自由普及開來,可是台灣地位問題不能只從台灣內部考察,台灣外部的兩岸關係,也隨著北京政治與經濟實力增強,讓北京在國際社會擁有更高的發言地位。
19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敲開北京大門時,最重要的關鍵,就是願意在台灣問題上,美國對中共當局採取的高度彈性。北京與華府關係進展神速,最大的原因,就是美國不認為台灣地位未定,對於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不會挑戰這個主張。而早在美國表達這個態度之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政治論述,老早就在國際社會流傳,美國的轉變,等於是在國際社會裡敲下了定音鎚,這也是為何日本會搶在美國之前,與中華民國斷交,轉而承認北京,僅與台灣保持民間交流。
也就是說,站在國際社會當中,台灣獨立,是沒有市場的,即使許多國家同情台灣的際遇,但回歸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沒有人會表達支持台獨,至於會不會承認台獨,這就是不確定的,因為兩岸勢必因為台獨發生衝突,各國不會在事前表態,等到塵埃落定,再表態不遲。許多人說,國際社會只是不支持台獨,不是反對台獨,這只是詞窮的狡辯,不會改變國際社會對台獨保持距離的看法,這也是為何當陳水扁總統任內,要用台灣名義參加世界衛生組織,馬上遭到許多國家的反對。
蔣經國總統當年對於美國沒有反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主張,感到非常失望,蔣經國深知,北京若讓美國都無法挑戰這個主張,台灣的地位歸屬,不論是中華民國,或者台灣國,都很難在國際上挑戰北京,凸顯自己的差異。在1978年的當時,台灣無力對抗,30年後,北京與台北雙方的力量對比差距,拉開得更大,台灣幾無力量與北京對抗。
台灣現在只能在島內藉著許多政治口號麻痺台灣人,台灣的尷尬現況是,民進黨不敢獨,國民黨不願統,雙方合力藉著中華民國招牌,希望維持苟安局面,兩岸現況大約是一種兩個中國的困境,台灣維持中華民國,對台獨有利無害,可以讓台獨以拖待變,靜候歷史的時機。至於國民黨,如果維持中華民國,卻又不願追求兩岸統一,這樣的中華民國與台獨相差無幾,又有何意義,國民黨欠缺自己的論述,只會東施效顰仿效民進黨。台灣努力經營兩個中國的現狀,至少讓國際社會仍稍稍同情台灣,不至於因台獨而離去。
賴清德說,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民進黨政府的兩段發言,都與馬英九政府時代的中華民國自1912年就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論述,是有著天壤之別。
如果台灣的名字叫中華民國,但是中華民國憲法所涵蓋的卻不只是台灣,那麼台灣這個地方叫中華民國的話,這個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是切割了其他中華民國的部分,這成了什麼?
另外一個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說法,這個意義很含混,中華民國何時沒有主權獨立了呢?民進黨真正要說的,是把中華民國從歷史洪流中切割開來,只保留台灣現況,與大陸相對望,兩者互不從屬。中華民國若失去與大陸的關係,這個民進黨官員口中的主權獨立國家成了什麼?
馬英九政府加上了1912年的歷史年代,把中華民國在台灣與大陸結合起來,至少比民進黨更保留著中華民國的意涵。
中華民國現在已經淪為一個政治看板,藉著中華民國打迷糊仗。民進黨政府所使用的中華民國,是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民黨使用的中華民國,至少還有一絲絲代表著原來中華民國的中華民國,可是國民黨的立場是不願意推進統一,那麼長久以往下去,只是維持著一個假象,最終還是與民進黨殊途同歸,把台灣搞成實質上的台灣獨立,國名是中華民國。
賴清德身為中華民國行政院長,卻在立法院得意地說自己是台獨。賴清德的躊躇滿志,正是明明白白告訴大家,中華民國就是台獨的軀殼,這個沒了魂魄的中華民國,未來究竟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