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放棄國家統一才是大問題|高靖

文/高靖
對於台灣逐漸朝向台灣獨立的方向發展,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固然是一個主要原因,國民黨其實才是開啟了這一切去中國化的主要推手,脫離中國歷史,要從中國獨立出來。1988年1月蔣經國總統病逝後,副總統李登輝繼位,成了第一位台籍總統。李登輝利用國民黨內部的爭權奪利,鞏固了他的領導後,大談台灣人的悲情,為台灣自中國分離出來,解除了政治上的禁忌。
李登輝之後的歷任國民黨主席當中,只有連戰勇於邁開政治步伐,在2005年展開了兩岸破冰之旅,將兩岸關係帶到了新階段。吳伯雄只是過渡時期的主席,並沒有為國民黨留下重要論述,其他諸如馬英九、朱立倫、吳敦義,都缺乏連戰面對兩岸的歷史關口,所展現的恢弘氣魄與氣度。他們甚至不敢公開面對挑戰台獨主張,多用閃躲與迴避的政治語言,對台獨採取攏絡態度,重用台獨人士,只有洪秀柱提出的和平政綱,有著立基於連戰破冰之旅的基礎上,往前邁進的政治抉擇。
洪秀柱的失敗,主要是人和問題,而非政治問題,連戰敢於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打破1949年來的僵局,以國民黨主席身分訪問大陸,這樣的作法豈不比洪秀柱口頭主張和平政綱更為前進,連戰在國民黨內是政通人和的領袖,與洪秀柱不同,洪沒有連戰的群眾基礎,即使洪秀柱的論述並無大問題,但因為黨內人和問題,對於洪秀柱的政治鬥爭,不過是黨內奪權的先聲。面對台灣去中國化的現象,絕大多數國民黨領袖,都不曾努力遏止,甚至像馬英九執政時,還允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回到1988年李登輝繼位之初,當時國民黨內老派人士,包括宋美齡等,對於李登輝接任總統是憲法規定,並無質疑,但對於李登輝接任國民黨黨主席,則是多所疑慮。李登輝深知若不能控制國民黨,就不可能控制政權機構,李登輝運用國民黨內的權力鬥爭,拉攏各方各派,確保他接任黨主席,進而控制政府。
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在日記寫著,李登輝是循蔣經國路線,我們應該支持。李登輝是繼承孫中山、蔣中正、蔣經國一貫的國民革命發展。郝柏村在自己日記當中,留下對李登輝如此諂媚的評價,也許是被李登輝迷惑,也許是真心相信李登輝,郝柏村一路受李登輝重用,直到被拔擢為行政院長後,才發現自己被利用了,自此與李登輝決裂,但當時李登輝已經掌握黨內主導,推動修憲,推動國會改選,將國民黨內勢力重新洗牌,國民黨變成了以本土勢力為主的政黨,大量打壓排擠外省背景的國民黨政治人物。
李登輝繼位之初,國民黨內有不同聲音,郝柏村這樣的有力人士,選擇支持李登輝,而沒有站在反對的一方,無非是被權位所迷惑,一路從國防部長當到行政院長,許多蔣經國時代的重量級國民黨人士,都是這樣被李登輝運用,拉攏為鞏固領導的勢力。初期,李登輝仍推動國統綱領、國統會等措施,外人皆以為蔣經國死後,老國民黨時代逝去,新的國民黨領導人可以開始打開兩岸幾十年來的僵局,殊不知李登輝是包藏禍心,1995年推動總統直選,1996年總統民選,李登輝成為第一任民選總統後,開始展現他的陰謀,兩國論的出現,就是李登輝正式掀開了他的底牌,可是當時國民黨內沒有任何人反對過李登輝的論述,都是唯唯諾諾,奉承李登輝。
李登輝就任總統初期,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一次訪談,大談台灣人的悲哀,其實已經透露了李登輝的某些政治意識形態,並不是郝柏村所認為的那樣,郝柏村追隨蔣中正、蔣經國多年,都會被李登輝蒙蔽,更何況其他國民黨人士。李登輝當時對司馬遼太郎談到,「現在鄉土教育增加了。我要國民小學教育裏多加些台灣歷史、台灣地理,以及自己的根等等課程。過去不教台灣的事而儘是教些大陸的事,真是荒謬的教育。」
訪談中,李登輝說,「這之前為止掌握台灣權力的,全都是外來政權。”最近我已不在乎如此說,就算是國民黨也是外來政權呀。只是來統治台灣人的一個黨罷了,所以有必要將它變成台灣人的國民黨。」
李登輝是在台灣的日據時代出生,1945年日本戰敗,他的身分一夕之間從日本人轉換為中國人,中國政府又因為國共內戰跑來了台灣,他對於身分認同與台灣的歸屬,因為他特殊的人生經驗,自然有他個人的看法,外人可以同情理解,但是只強調台灣人的悲哀,卻無視於台灣與中國的歷史關係,只強調台灣人自己統治自己,而忽略了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事實。李登輝從政治勢力的洗牌,排擠外省菁英,到教材的更新,淡化兩岸的歷史淵源,只談台灣,這都是為台灣分離出中國開了一扇門,李登輝才是台灣去中國化的第一人。
2000年,民進黨第一次執政,陳水扁八年的去中國化政治運動,引發不少爭議,馬英九在2008年到2016年的八年執政期間,也沒有努力修補李登輝、陳水扁20年來的去中國化運動所造成的傷害,對於許多學術界、文化界的憂心,馬英九置若罔聞,馬英九只是利用九二共識這個口號,拉近了兩岸關係,可是對於台灣島內在思想與政治勢力上慢慢形成的質的變化,馬英九不僅不努力改變,還一昧配合拉攏民進黨,重用台獨人士。馬英九所思所為,只是想要穩定他的統治,而不是像連戰那樣,要在兩岸的歷史上跨一大步,推動質的改變。
民進黨要去中國化,並不意外,但是國民黨執政仍然讓去中國化存在著,豈非助紂為虐。譬如紀念抗戰勝利,馬英九就無心紀念,政府沒有編列任何紀念抗戰的預算,等到郝柏村等人出面疾呼,大陸提高紀念抗戰勝利的規格後,馬英九才不情不願地,由國防部舉行內部的紀念儀式,這項活動並沒有全面對一般社會大眾公開,這樣的紀念活動就成了關起門來的一場鬧劇,在台灣社會也沒有引起重視,因為李扁的去中國化,早就讓台灣人忘記了中國軍民這場戰爭的重大犧牲,才換取了台灣能夠擺脫殖民統治的地位。
如今蔡英文執政,對於去中國化自然是延續著李扁時代的路線,從歷史與文化等方面,要在政治意識形態與歷史記憶上面,強化台灣自中國脫離出來,台灣不屬於中國,否定自己是中國人的身分。蔡英文口中的天然獨,是李扁去中國化20年後的成果,這個天然獨一旦將來成為台灣的政治主流,兩岸兵戎相見將不可免,但是蔡英文並不以為懼,仍然繼續往前推進。蔡英文大幅刪減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待遇,無非是在這些人多半是外省族群背景,打壓這些人,被描繪成是爭取正義,強化了台灣人過去被國民黨政府壓迫的論述。
國民黨在台灣是第一大黨,如果要對抗去中國化的逆流,只有國民黨挺身才有可能,但是開啟去中國化大門的,卻也是早先的國民黨政府的李登輝總統,後來的國民黨政府馬英九總統,也沒有改變這個逆流,現在即將接任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在經過一連串的鬥爭與抹黑前任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後,成功拿下黨主席寶座,但是吳敦義一樣沒有意願改變去中國化的逆流,吳敦義所思所想只是鞏固他的領導,所以拉攏外省背景的郝龍斌擔任副主席,讓洪秀柱時代的黃復興黨部主委金恩慶,繼續擔任主委,吳敦義知道黃復興黨部對於他是否有台獨傾向,是有很深的疑慮,只好藉著金恩慶,希望穩定局面即可,並不是真正在他的政治立場上有誠實的表態。
2017年4月,吳敦義曾經在接受訪問時,對於國民黨應否表態國家統一立場,他說,沒有必要。理由是談統不切實際,談獨也不可能,唯有和平最好。吳敦義接著說如果想要被統,只要到福州、上海去住,就可以實現,何必拖累2300萬同胞。
吳敦義的這番談話,充分顯示了他對於國家統一的負面評價,甚至是曲解國家統一的政治目標。吳敦義口中的統一,說是「被統」,要統派去大陸住。吳敦義的被統,就是一種扭曲兩岸政治談判的詭辯。
即使是李登輝時代的國統綱領也是區分近、中、遠程三個階段,統一問題是要經過談判而來,當然最壞的情況是大陸以軍事力量統一台灣,那就是吳敦義口中的被統了,但透過兩岸談判謀求兩岸統一的機會,這就不能論述為被統了,吳敦義只是亂扯瞎說。吳敦義這番談話,只遷就台灣的選舉政治現實,吳敦義只顧慮選舉現實,忘了他將要領導的黨,叫做中國國民黨,這種只顧眼前利益,而沒有歷史願景的領導者,又怎麼可能擋下台灣去中國化的逆流,吳敦義與馬英九一樣,只想要選舉利益,並不想為導正歷史逆流,進行任何的努力。
我們再看看吳敦義即將推出的國民黨政策綱領草案,最近公開的部分內容,兩岸政策以2005年連胡五項願景,兩岸和平發展,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主。吳敦義主導的兩岸政策綱領,主張增進兩岸互信,追求台灣穩定。吳敦義提出的兩岸政綱內容為,以維護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台海穩定現狀,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政治基礎上,推動兩岸交流,積極弘揚中華文化,相互尊重與包容,促進兩岸永續發展,以追求台海和平穩定。
吳敦義雖然高舉連胡五項願景,但是吳敦義先前扭曲醜化國家統一的訪問,已經明確地表明他與連戰在兩岸的政治立場截然不同,這時又提出連胡五項願景,就只是表面文章。如果國民黨不需要突出國家統一的立場,那麼國民黨又如何標榜他們處理兩岸事務的能力,究竟哪方面比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政府高明?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那是對岸認為台灣仍信守一中下的情況,才有的情況,各表這個詞,是北京不公開挑戰,一旦台灣否定九二共識,北京自然不默許一中各表的用法,吳敦義此時重提一中各表,若不是不懂兩岸關係的變化,就是提不出新觀點,只好拿過時的東西應付台灣的選舉政治現實。
去中國化,台灣自中國分離出來,這是兩岸之間已經發生的大危機。吳敦義領導下的國民黨,是一個不統的國民黨,與馬英九時期一樣,一個不統的國民黨,與一個台獨的民進黨,兩者差別其實不太大了。因為北京早晚要意識到,不統,是為台獨的選項,建立思想基礎,去中國化始自國民黨的李登輝,由民進黨執政而強化,其他的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都沒有努力扭轉去中國化的逆流,若說今日台灣最大的政治問題,並不是民進黨主張台灣獨立,而應該是國民黨放棄國家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