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時期美國官員密謀推動台灣獨立兩個中國|高靖

文\高靖
美國對於台灣的地位,雖然在開羅宣言當中,認為戰後應該歸中國,但是從二戰後,直到1960年代,在國共內戰的背景下,美國始終不希望台灣受到北京控制,從美國國務院的公開檔案當中,我們發現國務院曾經推動兩個中國的方案,以美軍地面部隊駐防台灣,換取中國大陸讓步,以國際條約方式允許台灣獨立後,美軍撤回到關島,以防隨時應變需要。美國外交人士建議,中華民國政府的主權僅止於台灣與澎湖,將金門、馬祖等外島讓與北京。

國務院官員針對台灣情勢,所提出的有關兩個中國的方案,它的核心概念是台灣永遠與中國大陸分離,這符合美國與日本的利益。美方甚至不惜動用軍隊派駐台灣,以防止在台灣的外省人寧可與北京打交道,而不同意台灣獨立,與大陸永久分離。雖然當時這個方案,並沒有具體實施,但可以想見美國人對於兩岸的統一問題,是站在他們自己利益角度設想,也把台灣鄰近的日本也牽扯了進來。

根據美國務院公開的歷史檔案當中,1967年3月10日有一份美國駐寮國大使館從寮國首都永珍發給華府國務院的電報。這是美國駐寮國大使威廉‧蘇利文所提出的有關他在菲律賓碧瑤會議所提出的看法,根據蘇利文的分析,台灣永遠與中國大陸分開,符合美國與日本的利益,對中國大陸也有好處。兩個中國的情況,對美日都是有利益的。

蘇利文表示,根據戰後盟軍總部所分配給中華民國政府的管轄範圍,也是在這個授權下,中華民國政府才能占領與管理台澎,我們認為中華民國政府的主權就只及於台灣與澎湖,這也就導引出在聯合國有關代表權的問題,出現了兩個中國的情境。這就需要中華民國政府放棄外島(金門與馬祖),那麼所謂的福爾摩沙決議案就只是適用在台灣與澎湖。

從這位美國國務院官員的說法,我們可以發現蔣中正總統撤退到台灣後,放棄了舟山群島、大陳列島,但是幾十年來,就是不願意放棄金門與馬祖,蔣中正對於國家的看法,從他的長期堅持就可以發現,蔣中正對金馬的堅持,除了作為他推動反攻大陸的跳板之外,更重要的是限制了台灣獨立的客觀發展條件,蔣中正的確有相當的謀略,才能有這般的堅持,美國在與中華民國軍事合作期間,沒有ㄧ年不希望台灣放棄金門與馬祖,唯一的阻力,就是蔣中正。

所謂福爾摩沙決議,那是1955年1月29日,由美國國會通過的一項法案,授權美國總統可以在其認為有必要時,派遣美軍到台灣、澎湖群島,協助中華民國政府防衛領土。蘇利文認為,ㄧ旦台灣放棄金門與馬祖,那麼這個決議案才是真正完全用在台灣與澎湖,而不會牽涉到複雜的金門與馬祖。

蘇利文說,如果要促成這些,美國應該部署地面部隊到台灣,這樣作的第一個政治目的,是防止台灣在美國背後搞鬼,損及美國的利益。他評估兩個中國政策,應該會讓台灣人感到高興,來自大陸的第二代人應該也會高興,但可能有許多年長的大陸人士,寧可與北京打交道,也不願台灣永遠脫離中國大陸。美軍派駐台灣,就可以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蘇利文主張駐台美軍可以當成與北京談判的籌碼,把撤出軍隊交換簽訂國際條約,確保台灣與澎湖獨立,美軍可以撤退到關島,仍可就近支援台灣。蘇利文說,美軍駐台,中華民國政府就不需要ㄧ個大而昂貴的軍隊,中美軍援合作計畫的成本降低,同時減少反對兩個中國的力量,在財政與人員方面,有更多資源可以推動台灣經濟發展。

2017年現任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蘇利文,恰好是1967年的這位蘇利文的侄子。蘇利文也曾經擔任過國務院遠東事務助卿哈里曼的助理,哈里曼過去擔任過美國駐蘇聯大使,他對國府的態度向來很不友善,蘇利文在1967年自以為是的真知灼見,對國府來說,完全無法認同,蔣中正總統生前堅持ㄧ個中國,強烈反對兩個中國,才會在外交措施有漢賊不兩立的作法。

大陸在1971年10月進入聯合國,取代了中華民國的會籍。從國府自大陸撤退到台灣以來,美國政府對於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多年來十分支持台灣,但是也有過許多次危機,包括蘇聯支持外蒙入聯,揚言外蒙若遭否決,蘇聯就杯葛非洲國家支持的茅利塔尼亞入聯案,國府當時就打算若無法阻擋外蒙入聯,就要退出聯合國,,因為國府並不承認外蒙的國家地位,這種態度也預告了後來國府外交漢賊不兩立的強硬態度。過去幾十年來,許多國家與北京建立外交關係後,中華民國往往就與對方斷交,就是無法認同兩個中國的局面,大陸方面也不允許兩個中國。

從這份塵封多年的國務院歷史檔案當中,可以發現國務院官員認為台灣獨立,與中國大陸永遠分裂,符合美國與日本的利益。這在冷戰時期是很自然不過的看法,早在1947年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不久,美國國務院派在台灣的官員,當時就已經有協助台灣人推動台灣獨立的想法,不願意根據開羅宣言,將台灣歸還給中國政府,這些美國官員所憑藉的理由是,國府還沒有與戰敗的日本簽訂和約,身為二戰盟國的美國,仍然可以對台灣的主權,有部分的主張,不過,中共在內戰中不斷取勝,也讓美國重視這個潛在的巨大外交利益,重新思考對台灣獨立的主張,認為可以將台灣交回給中共,換取與中共建立友善的關係,拉攏中共,不使中共往蘇連靠攏。

台灣在地理位置上可以用來對抗圍堵共產中國,但是這個看法可能過於輕視了中國人維護領土主權完整的決心,北京曾對印度、蘇聯發動攻擊,所爭之點都在領土主權的糾紛。當然1970年代的釣魚台問題,北京當局在考量與日本建交之下,暫時擱下了釣魚台的爭議。

我們不能忘記,在1967年的當時,越戰仍未結束,朝鮮半島兩韓情勢依然對峙,亞洲的緊張情勢與今日是不能同日而語。以美國官員的建議,要美國派兵駐軍台灣,確保台獨的成功。看看越戰在巴黎協定之後的慘狀,當美軍自1972年全數撤出南越後,南越政府軍已經習慣以靠美軍支援,根本沒有能力在1975年應付北越的攻勢,越戰的最後階段居然僅僅不到半年就結束了,仰賴美軍的外援,顯然不是很可靠的保證。

美國對台灣的軍事支援,更早還有國會通過的福爾摩沙決議,但是後來這項決議也失效了,美國曾經為了推動與北京的外交關係,不僅取消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巡弋台海的任務,也限制對台出售先進的F-16、F-18戰機,國府退而求其次要求出售F-4幽靈式戰機,也不被美國白宮允許。攸關台灣具體安全的許多軍事措施,卻是美國在國際政治對弈上的籌碼,這是大家要仔細想想的,否則對於美國官方的許多態度,甚至是承諾,太過於一廂情願的信任,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自己。

美方認為台獨符合日本利益,日本卻在後來美國改善與大陸政治關係的同時,搶在美國前面,先與北京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與中華民國斷交,顯然支持台獨與發展中國大陸關係兩者相比,還是後者比較有利,從日後得發看來,美國從尼克森、福特到卡特三任政府,從來沒有放棄與北京建交的構想,尼克森在美中上海公報當中,沒有挑戰中方的ㄧ個中國主張。看起來,無論美日,支持台獨的政治利益,遠不如與中國建立關係,這也顯示當北京積極發展國力,擴大影響力之後,台灣就可能在國際政治的大棋盤當中被犧牲或者漠視。

1967年時期的美國國務院官員認為,台籍人士應該會覺得台獨是件不錯的事情,外省來台二代應該也會認同台獨。這個觀點對照五十年後的台灣情勢,真是可以用雖不中亦不遠矣形容。但是2017年的美國國力,是否還可能擁有全面擁有優勢的軍事力量保護台獨,是有待商榷的。那個美國無所不能的年代,早就已經過去,現在台灣如果繼續推動台灣獨立,就是刻意忽視了美國與北京有正式外交關係,美國與中國大陸雙方,對於ㄧ個中國的問題,雖然各有解讀,但是現在的美國政府是否願意為推動台灣獨立,犧牲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影響美國的重大利益,這個問題的答案幾乎是呼之欲出。

禁用一中各表因中華民國政治內涵已改變|高靖

文\高靖
大陸新華社不允許使用「一中各表」這個名詞,有關於「九二共識」就只是九二共識。此時此刻,為何大陸特別要對一中各表提出限制呢?其中的政治涵義,如果從兩岸近來情勢的變化以及台灣民進黨執政當局的作為,也許稍微能夠推敲出個概略,這個一中各表的內涵,過去對台灣當局來說,自然是中華民國,可是這時的中華民國,還是原來的中華民國嗎?不許使用一中各表,其實也是用另外的方式戳破了民進黨政府維持現狀的假象,民進黨未動中華民國,但去中國化後,中華民國已是名存實亡。

大陸新華社最近發布「新華社新聞信息報導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2016年7月修訂)」,在2015年11月發布的「在新聞報導中的禁用詞(第一批)」的45條禁用詞語基礎上,新增57條內容。當中對台灣事務的報導詞語,有嚴格規定,台語、中華民國跟福爾摩莎不准使用,只能說閩南語與台灣地區。九二共識不可使用台灣方面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說法。

福爾摩莎這個名詞來自西方,有美麗之島的意義,是過去對台灣的另一種稱呼,但現在在台灣的用法,多與台灣獨立運動相關聯,這個名詞本身是中性的,但隱含著不屬於中國,脫離中國版圖,進而建立新國家的政治意涵。台語一詞,也是要切割台灣地方使用的方言,與福建閩南地區的方言不同,變成台灣本地的方言,撕裂兩岸的文化淵源。至於中華民國的禁用,在政治上絲毫不令人奇怪,兩岸過去幾十年來就是互相否定對方。

兩岸在1992年香港會談後,仍然爭論不休,後來台灣海基會提出了一個說法,就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這段說詞後來就被簡化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對於所謂九二共識,民進黨政府並不承認,也不接受。民進黨因為主張台灣獨立,對於一中原則當然不可能接受。但是1992年兩岸會談後,雖然有不少歧見,但其實是一種暫時擱置爭議的狀態,讓兩岸持續進行對話,直到李登輝總統提出兩國論後,兩岸關係急轉直下,陳水扁在2000年到2008年擔任總統時,否定兩岸有九二共識存在,但是馬英九在2008年到2016年擔任總統期間,因為公開宣示接受九二共識,兩岸這段期間往來的確相當頻密。但在蔡英文就任總統後,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又回到冷對峙的階段。

九二共識在台灣吵吵嚷嚷多年,真要探究其道理,兩岸都可能很難提出雙方都能接受的一個共同的說詞。大陸始終使用九二共識,但是台灣使用的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也就是說,接受一中原則,但是一中的涵義,台灣方面有另外的看法。對台灣來說,一中當然是指中華民國,以有別於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過,這就是個平台的作用,讓兩岸雙方都可以有個理由持續交流與談判,若對九二共識打破砂鍋問到底,可能兩岸在現在的階段都無法持續交流下去。

但是在蔡英文就任總統之前,大陸當局雖然從來都不使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個說法,但不會公開挑戰台灣當局加上一中各表四個字,默許台灣當局使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是現在明令禁止使用一中各表,顯示北京對於兩岸情勢有了新的作為與看法。

對台灣支持九二共識的人來說,一中各表,就是在兩岸統一前,我們對中華民國的認同,也就是不會搞台灣獨立,建立新的國家取代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就是中華民國,有不獨的意義。一中各表有台灣不獨的意思,對追求國家統一的北京而言,理當可以接受,過去是默許,可是現在卻不准使用,這不只是禁止使用中華民國的名詞,還對這個本來不獨的概念,可能有了新的見解。

大陸的新禁令,無非是對應台灣由蔡英文擔任總統之後的新情況,蔡英文從2016年就任後,不斷使用維持現狀的名詞,用來說明民進黨再次執政,大家不用擔心,民進黨政府不會改變現狀。其實這是文字遊戲,蔡英文用現狀這個看似靜態的概念,迷惑大家的思考。可是對照民進黨政府所作所為,現狀早就改變,根本沒有維持現狀。蔡英文主要是藉著沒有變更中華民國的國體,具體表達她的維持現狀概念,那麼我們就要面對一個重大的問題,如今的中華民國與1912年創建的中華民國,還是同一個概念嗎?中華民國的體制看似維持著,但中華民國還是中華民國嗎?

這個問題從蔣經國總統死後,其實就已經開始了。當李登輝多次修憲,國會改選,變更總統選舉方式,台灣省被虛級化,李登輝推動的本土化,加上民進黨推動去中國化的過程,讓學校教材否定兩岸的歷史與文化淵源,切斷有關中國人的自我認同,刻意在政治上與社會上使用台灣人、中國人的二分法,讓台灣民眾從日常語彙當中失去了對中國的認同,接受台灣的身分,這是一種長期的,細緻的,經由語言上的洗腦,也就是民進黨所謂天然獨的造成。

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面對了許多的困難,推行地方自治到後來的國會改選,以及總統直選,多是為了延續與強化這個政府統治的合法地位,可是這些過程難免就會造成歷史演進的過程中,促使中華民國本身的質變,今日的中華民國怎麼可能與1996年總統直選前的中華民國相同,也不同於1992年立法院全面改選前的中華民國相同,與1949年遷台當時的中華民國更不同,與1912年的中華民國那又是大大不同了。

蔡英文用維持現狀迷惑外界,最重要的是她宣稱沒有改變中華民國的存在,沒有建立改國號,制定新憲法,創造新國家。可是民進黨一直不斷推動的去中國化運動,早就讓中華民國失去了中國的內涵,一旦沒有了中國的內涵,中華民國這個名稱只是民進黨政府用來維持兩岸安全的一個保護傘,民進黨政府是藉著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保護著他們免於受到北京當局基於反國家分裂法下的制裁。

如果不細細推敲,許多人會誤以為蔡英文這位堅定的台獨信仰者,仍然維護中華民國的存在,實際的情況是,蔡英文只是受困於國際反對台灣獨立的壓力,以及兩岸現實的安全考量,才延續著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但也只是名存罷了,當中華民國的人民不認同自己中國人的身分,這就表示中華民國的實際意義早就沒有了。

兩岸之間,因為蔡英文否認九二共識後,表面上,陸客團、陸生都大量減少來台,好像是大陸減緩對台交流。實際的情況是,台灣的民進黨政府利用陸委會、移民署等等的行政管理手段,在不驚動外界的情況下,採逐案杯葛的方式,對許多大陸人士來台的民間交流,設定不合理的門檻,讓台灣民間邀訪單位承擔諸多複雜而不易解決的困難,也迫使陸方知難而退,表面上,外界以為都是陸方減少對台交流,其實台灣民進黨當局惡意杯葛兩岸民間交流的案例,所在多有,比比皆是,但因為多是個案處理,外界一時還感受不到這是台灣有系統的降低兩岸交流的程度。台灣在口頭上歡迎交流,行動上是把門掩起來,增加障礙,讓交流發生困難,這些都不是善意的累積,而是民進黨政府的惡意相向。

民進黨政府在兩岸交流上面玩陰險花招,大陸當局自然是看在眼裡,才會用一種簡單的方式表達他們的不滿,在新聞使用名詞上提出一些限制與禁令。一中各表本來講的是台灣主張的中華民國,是台灣不獨。原本大陸是默許的,如今不能用了,那是間接地回應蔡英文天天掛在嘴邊的維持現狀,是要批判民進黨不要躲在中華民國的招牌後面搞台灣獨立運動。

兩岸的爭鬥又更進一步升高,中華民國本來還有一中的意涵,可以用來描述成維持現狀,就是不獨,北京卻已經認識到民進黨表面維持著中華民國,實際上卻把其中的一中意涵都給挖掉,透過去中國化運動,把政治上、文化上、思想上的中國元素,逐漸地清除掉,把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灣,消除其中的中國元素,如此一來,中華民國是台灣,中華民國僅存某些民國階段的政治制度,完全喪失中華的精神與內涵,這樣的中華民國,其實距離台灣獨立已經不遠,只差摘掉中華民國這頂慢慢變色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