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吳敦義紀念抗戰立場反覆|高靖

文/高靖

今年7月7日是七七盧溝橋事變八十周年紀念,中華民國政府因為目前由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執政,沒有規畫任何官方的紀念活動,這是民進黨切割中國歷史的必然,早在意料之中,國民黨以在野黨身分要自行舉辦紀念活動。不過,大家別忘了,不過就是幾年前,2015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國民黨執政的馬英九政府,甚至沒有規畫任何紀念活動,沒有編列一分一毫預算,迫使軍方挪用訓練預算舉行紀念活動,馬英九在各方壓力下,勉強在軍方內部辦了一場不對外公開的半吊子紀念活動,同樣一個國民黨,對於抗戰卻是兩種態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民進黨走親美媚日的外交路線,對於沖之鳥礁的爭議,不敢據理力爭,放棄對釣魚台的主權申索,當然更不願意舉行任何有關紀念抗戰的活動,以免觸及日本的敏感政治神經。民進黨接受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其實只從1949年來台開始,那些發生在大陸的事件,民進黨政府一概沒有興趣,也是要極力切割的地方,這就是民進黨去中國化的努力,這樣才能在思想上,為反對一個中國,推動法理台獨,進行準備。

國民黨對抗戰反反覆覆的立場,真是神奇的很,2015年中國抗日勝利八十周年,北京方面老早就規畫舉行大規模的紀念活動,那年北京的九三大閱兵,更成了全球華人矚目的焦點,曾經擔任國民黨榮譽主席的連戰,參加了這場盛大的閱兵典禮,卻遭到國民黨當局的口誅筆伐。

2015年當時的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楊偉中明指出,對日抗戰是由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所領導,國民黨絕對堅持民主價值、台灣主體及抗戰史實的立場,對於連戰在中華民國軍人節的同日,仍出席對岸的閱兵儀式,深感遺憾與不解。楊偉中的發言,是受到馬英九的同意,批判連戰紀念抗戰的立場,就是當時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的政治立場。

馬英九政府並不重視抗戰紀念活動,否則就該在2014年先編列相關的紀念活動預算,但是馬英九政府有關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活動,一毛錢預算都沒有編列,才會造成2015年舉行的紀念活動十分寒酸。

馬英九不願意紀念抗戰,其實與馬英九慣有的政治投機有關,馬英九與民進黨一樣,都希望拉攏日本,但是馬英九年輕時參加過保釣運動,寫過釣魚台的論文,馬英九2008年就任總統後,有關對日工作方面,念茲在茲的,都是向日方說明馬英九不是反日人士,駐日代表處利用任何可以運用的場合,就是要向日方溝通,馬英九不反日。馬英九十分害怕得罪日本人,所以完全忽視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這件大事,絲毫不想舉行任何紀念活動。

這時碰到北京的中共當局要大規模舉行紀念抗戰勝利活動,這就牽動了兩岸敏感神經,包括郝柏村等老將在台灣,不斷對馬英九施壓,由於涉及兩岸關係的變化,被打鴨子上架的馬英九,才勉強同意舉行紀念活動,可是政府預算早經立法院通過,當時沒有編列這些紀念活動的錢,只好在政府部門當中東挪西湊,紀念抗戰勝利規模較大陸小很多,變成只是國防部的事情,其他部會都不願意碰觸,交通部甚至警告政府,宣傳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會影響日本觀光客來台的意願,以至於宣傳紀念活動的文宣品都遭到交通部杯葛,無法放在車站與機場等地,原因只有一個,怕得罪日本觀光客。

台灣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規模小,也沒有引起一般民眾的熱情,因為在台灣的歷史課本當中,早已經在台獨人士的操弄下,把抗戰歷史淡化,一般青年學生並不重視理解這段重要的中國近代史事件,沒有理解歷史,又如何能夠對紀念活動產生認同與熱情?加上馬英九政府只是用一種敷衍心態紀念抗戰勝利,應付了事,自然是草草收場,沒辦法與北京的紀念活動相比,成為一件重大的國際活動。

2015年的國民黨政府,絲毫不想紀念抗戰勝利,2017年在野的國民黨,卻要紀念掀起八年抗戰開端的七七盧溝橋事件,不過兩年的時間,同一個黨,怎會有兩種思維?其實現在的國民黨無非是藉著這個活動,先凝聚部分支持者的力量,因為這些國民黨堅定的支持者,前幾年因為不滿馬英九過分遷就與討好民進黨,對選舉冷漠,要給國民黨教訓,才會出現國民黨選舉大敗的慘劇。

馬英九政府重用台獨人士,討好民進黨,又藉年金改革之名,修理退伍軍人比民進黨還要凶狠,加上馬英九操縱司法機關,發動馬王政爭,造成國民黨內部分裂,使得執政的國民黨勢力,在短短年之間,土崩瓦解,選戰連戰連敗。現在剛當選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雖然還沒有就任,但是幕後下指導棋,推動國民黨紀念抗戰,無非是要重新整理局面,把馬英九得罪的支持者逐漸找回來。

吳敦義是馬英九2012年競選連任時的搭檔,吳敦義本來擔任行政院長,因為勇於為國民黨政府政策辯護,聲勢不錯,馬英九當時因為過度討好民進黨的關係,許多支持者都不願意繼續支持馬英九,馬英九選情看跌,馬吳搭檔後,讓馬英九有驚無險地勝選。吳敦義對於馬英九的許多措施,多持保留態度,馬英九方面則把吳敦義當外人,馬王政爭是在最後時刻,吳敦義才獲知。

吳敦義有多年選舉經驗,他在政治上的思考,應與馬英九有所不同,紀念抗戰一事,顯然也是某種政治操作,一方面重新整頓支持者,另一方面,紀念抗戰無非是對中國歷史的回歸,這在兩岸關係的論述方面,符合一個中國的主張,吳敦義競選黨主席過程當中,在兩岸關係的論述方面,並沒有任何特殊論點讓北京方面增加信賴,後面還有馬英九死而不僵,不斷希望吳敦義延續他過時的兩岸論述,吳敦義這時推動紀念抗戰,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開始,表演給北京方面看,他沒有遺忘中國近代史上最慘痛的一場戰爭,希望藉此慢慢重新建立國共兩黨的對話。

吳敦義因為卸任副總統的身分,即使想以黨主席身分訪陸,都可能受到民進黨政府的杯葛與阻擾,藉著這場紀念盧溝橋事變的活動,吳敦義等於是表態他的立場,再慢慢爭取雙方直接對話的空間。

紀念抗戰看來是歷史事件,但是國共內戰兩岸分裂以來,大陸多所忌憚,對於抗戰往往避開國民黨政府的貢獻,國民黨在台灣也只談重慶政府的抗戰,結果兩岸長期以來,都沒有完整的紀念抗戰歷史。近幾年來,雙方已經慢慢能夠改變立場,把紀念活動當成是一個共同歷史的事件,譬如大陸許多抗戰紀念館,過去太偏重中共在北方的抗日游擊活動,後來也派人到台灣收集國府抗日的資料,改善大陸的紀念展覽內容,上海的四行倉庫加以修復,按照舊時模樣修建,許多上海人根本不知道過去可歌可泣的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故事,但這幾年來四行倉庫舊址恢復原貌後,這段國府抗日歷史也慢慢為人所知,而非僅只是延安抗日。

台灣官方出版品中,有關抗日犧牲將領,幾年前曾把共軍將領左權列入,對於共軍發起的戰役,也列入歷史當中,這是個新的發展,當兩岸可以用健康的心態,紀念抗戰歷史,才有可能有平等正常的政治對話。

不過,現在台灣是民進黨執政,兩岸對話因為民進黨不承認一個中國而中斷,在野的國民黨其實有相當大的揮灑空間,一如2005年連戰率領國民黨到大陸的破冰之旅,開啟了國共內戰後,幾十年來第一次雙方領袖的直接對話,也讓兩岸關係進入新的階段。

吳敦義紀念七七事變,肯定是一個作態,這是給支持者,給對岸表態,國民黨在2016年大選慘敗,失去執政權,丟掉國會多數黨席次之後,需要重新站立起來,兩岸關係的重新開展,其實是吳敦義帶領國民黨重新站起來的一個很好的契機,而紀念抗戰,這不僅可以把馬英九畏首畏尾的無能姿態去除,也可以讓國共兩黨的兩岸對話,有了一個共同的基礎,畢竟國共兩黨在那個時空間下,分別對於抗戰有不同的貢獻,幾十年過去之後,爭論究竟是誰主導戰爭,有何意義,重要的是,這是一場中國人團結對外的戰爭,中國人的團結,才是紀念抗戰的主要意義。

吳敦義帶領國民黨紀念盧溝橋事變,是一個開始,吳敦義能否擺脫馬英九時期的偽善姿態,以真誠的心情紀念抗戰歷史,紀念抗戰不僅只是推動兩岸重新對話的開始,更要與台灣內部進行思辯,因為二次大戰時期的開羅宣言,讓台灣從日本殖民地回到中國的版圖,這一個共識也是受到美、英列強所認可,台灣與中國不是兩個不同區域,它們本該歸屬於一體,只是因為許多歷史偶然的因素,造成今日分裂的局面,如果紀念抗戰的同時,不能與台灣內部進行對話,那麼這個活動的意義就減損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