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自己是大獨裁者|鄒秦(自由作家)

文/鄒秦(自由作家)

在新興民主國家,有一種人,一旦在選舉中勝利,很快就會在主人頭上摘掉那頂權利主人的帽子,而且反僕為主,變成了「民王」!

小英就是這種人。現在上台剛剛滿一年,她已是高高在上丶唯我獨尊,俾倪天下、目空一切的女王了。

現在她也不再謙卑。她説大家的不滿,從軍公教年金改革,到勞工一例一休,乃至前瞻計劃軌道工程,所有反對的聲音她都已經聽到了。大家不必再多講丶重複講丶日日講。反正她心知肚明,主意已定,心意已決,再大聲講也都是多餘的。因為她才是主人,她是民王,老百姓卻是聽命令的僕人。

她繞過正常的民主機制與憲政程序,也越過專職的行政部門,獨斷獨行,威行專制,不想聽任何人的異議或勸告。只要是她想做的,就由總統府召開國是會議,直接做成決議,然後再交由民進黨政府與黨團負責執行。這就是所謂的國是會議型改革!

只要是她決定要做的,就一定迴避民主監督機制,也不理會反對民意,這就是解放(liberation)與民主專政(democratic dictatorship)!只要堅持到底,推倒舊制,才能顛覆過去,開啓一個新國家的嶄新秩序。這正是「英派風格」的價值解構與文化革命。

針對這種由民選的總統勵行集權又專政獨裁的現象,近年來在新興民主國家已蔚為風潮。國際社會特別取了一個名字,稱為「民選的獨裁」(electoral autocracy),也就是經由民選,成功的掌控行政權,迴避民意監督與法治規範,更遑論程序正義,也就是從「民主的公僕」一下子變成了「控制老百姓的民王」。

針對這種民粹化的獨裁政治,有人將它定性為「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也就是只看選票的多寡,完全不尊重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秩序,更拒絕分權制衡(checks and balances)機制,同時也否定程序正義。而它具體指摘的對象,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丶匈牙利總理歐爾班丶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現在則加上了──東亞的蔡英文。

為什麼執政才一年多的時間,台灣的民主品質就快速的倒退到這種獨裁專政的地步?

其中主要原因有三:其一,前任馬政府的政績太差,失去民心,導致民進黨在大選中贏得太過輕鬆,還以為絕大多數的民眾都可隨他們任意擺布。而蔡英文本人歷練不足,能力有限,又缺乏國際視野,一碰到麻煩事,面子掛不住,只能冷酷的硬下心腸,硬撐到底,拒絕認錯,遑論從善如流,改弦更張。

其二,蔡政府高度依頼文青治國,說話辭藻華麗,但對政情把握不深。而且與行政團隊格格不入;尤其對軍公教體系怨恨甚深,彼此之間無共識丶無情感丶無交
集。因此,只有一味的打壓軍公教,而且誓不兩立,聽任其憤怒、痛心與怠惰,以減壓執政者內心深處的惶惑與不安。

其三,蔡政府在民進黨的派系政治中形同孤鳥,對黨內的異議之聲也是聽而不聞。又不願意委曲己意,多事溝通,因此,面對地方諸侯,蔡政府只願意以分包軌道工程的方式進行地方財富再分配,卻不願積極交往,形成共識;這也是前瞻計劃完全不容挑戰丶也不可深究的真實原委。

這正是民主專制的真實面貌。但最重要的是,執政者卻不知道,她雖然孤芳自賞,卻四面楚歌。而且竟然不知道的是,雖然她戮力從公,而且滿心幽怨,但自己卻變成了一個大獨裁者,變成了不折不扣的民王。這實在是始料未及。

林全誤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高靖

文/高靖

行政院長林全最近對於一個中國的評論,認為一個中國是消滅中華民國,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某些人的一廂情願。林全的看法充分顯示民進黨政府對中國歷史缺乏理解,對於一中各表是用在兩岸之間,並不是國際社會當中某兩國關係的描述,這一點林全也完全不理解,林全刻意扭曲的發言,正是兩岸關係難解的問題之一。

林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訪問,對於兩岸關係,林全表示,對岸說台灣與巴拿馬中斷外交關係是一中原則的實現,那代表大陸所講的一中原則,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如果一中原則是消滅中華民國的話,這個一中原則,台灣大多數的老百姓是不會接受的,而且也戳破了國內某些人一廂情願認為一個中國是各自表述的想法。

一中各表是某些人的一廂情願嗎?對於北京而言,只要兩岸彼此能夠接受一中,台灣片面主張的各自表述,可以不去爭論究竟,這也是馬英九經常提到的求同存異,這個同,就是一中,不過,馬英九對於一個中國的努力,僅止於口頭,沒有任何努力,台灣學生的課綱,仍以台獨史觀為主,民進黨推動的去中國化,馬英九執政八年仍然允許繼續推動,沒有反轉。

林全完全不懂一中各表的用途與侷限,一中各表並不是放在國際社會使用的,否則中華民國又何必退出聯合國,一中各表僅僅是用在兩岸關係方面,提供兩岸互動對話的一個具有雙方諒解意義的基礎。

一個中國,怎麼會是消滅中華民國呢?這是用台獨的邏輯,好像幫中華民國的存在感到悲哀,其實一個中國,就是一個中國,中國的抽象概念,高於兩岸之上,兩岸目前的爭論,本來就是中國內戰的延續,只不過某些台灣人不願承認與面對,如果台灣方面有足夠的力量,反對對岸的政治與軍事壓力,走自己建國的路,那也就罷了,但是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三位台獨總統,都不敢宣布台獨,理由何在?國際社會並不認同台灣獨立,也不會支持台獨,沒有人認同台獨,正是因為國際社會雖不一定贊同一個中國,但不會反對這個主張。

回頭看看近代歷史,中華民國政府雖然在1949年12月遷往台灣台北,但是到了2017年仍然存在,中華民國政府早年依托台澎金馬奮鬥,所爭者無非就是一個中國的統一,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在國際外交場合,堅持的都是一個中國,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政府奮戰多年的目標。

不過,對於一個中國的概念,我們要理解的是,現在的台灣人,不論老少,對於一個中國的意義,多誤以為這個一個中國,指的是狹義的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從長遠的歷史考察理解一個中國對於台灣的真正意義。簡單地說,台灣目前對於一個中國的定義與解讀,是從民進黨的台獨觀點為出發,也就是在不承認台灣與中國的任何關係之下,以一中一台的框架,來看待一個中國,很自然的就會推演為,一個中國就是台灣被消滅與失去主權的概念。

中華民國政府出現在台灣,並不是歷史的偶然,更不是台灣的獨派團體所認為的外來政權。清朝在台灣設省,建設台灣,後因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中日馬關條約簽訂後,台灣被割讓給日本,成為日本近代史上第一個日本海外殖民地。台灣被割讓給外國,離開中國版圖,這是戰爭失敗的悲劇,但不表示台灣因此就與中國失去了任何關係。

1937年7月爆發盧溝橋事變後,中日戰爭擴大,可是直到1941年12月之前,中國政府都沒有對日本政府宣戰,其中的背景不外乎一旦宣戰,受到美國中立法案影響,美國就不能對交戰國任一方提供援助物資,這影響中國抗戰的具體進展。

在日軍發動珍珠港事變後,中國政府正式對日宣戰,中國政府宣戰的同時,也表達不承認過去中日雙方簽署的不平等條約,馬關條約片面為中方否定,中國政府也再度主張對台澎等地的主權。後來中美英三國舉行開羅會議,以及美英蘇三國舉行波茨坦會議,這兩個同盟國領袖聚會的場合,都一在確立了中國政府的立場,就是日本占領自中國的領土,必須在戰後歸還中國,包括台灣與澎湖。

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在開羅會議中,還曾經加碼要把日本霸占的琉球也一併歸還中國,但是蔣介石當時並沒有明確表達對琉球的立場,不過,當時中國政府與同盟國的共同立場是,琉球的主權歸屬必須等到戰爭結束後,由同盟國共同決定,可見得中國政府並沒有領土野心,否則在美國支持下,要拿下琉球也不是不可能。

台灣在抗戰勝利後,回歸中國領土,短暫的和平過後,因為國共雙方爆發內戰,國府失利,最後來到台灣,隔海與大陸分裂分治,但是在李登輝擔任總統之前,一個中國始終是中華民國政府追求的目標,從政府遷台初期,歷經冷戰時期,台北與北京的兩岸的外交爭奪戰,所爭的不過就是一個中國,誰來代表這一個中國,這個爭奪才會造成許多國家被迫因為一個中國,必須在兩岸之間選擇,那些建交與斷交,其實應該說是轉移外交承認。

在台灣許多人厭惡一個中國,其實是沒有理解過去百年來歷史的發展,學生歷史課本當中刻意把中國描繪成是另一個與台灣不相干的世界,學生無從理解台灣在中國歷史當中的地位,也無法理解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自然也就以訛傳訛,把一個中國當成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固然今日統治中國領土的仍是北京政府,若是談起統一,當然可能會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然而兩岸統一到底是什麼方式,目前根本也沒有具體的共識,一個中國的問題,需要很大的耐心與很多的時間推動。

當你否定中華民國是中國,很自然的,一個中國就會被人嫌惡,中華民國當然是中國,早年我們都自稱中國政府、中國陸軍、中國人,然而今天這樣的說法,就會遭到不明事理的人批評。陳水扁執政期間,禁止軍方稱自己是中國軍隊,所有軍中刊物都改稱中華民國陸軍,因為台灣陸軍就有台獨的爭論了,這種歷史臍帶的斷裂,是為台獨鋪陳,一如林全信口雌黃,只是用來麻痺台灣人的思考。

台灣地位不同於港澳等殖民地,故在統一問題上面,所涉及的複雜程度,遠遠高過港澳問題甚多,這可能是北京當局早年所不曾思考到的問題。當1950年代因為韓戰的緣故,北京無法在兩岸之間,進行軍事統一,當60年過去,再回過頭來談統一問題,雙方發展程度,所擁有的實力,都已經大不相同,1980年代台灣發展優於大陸,持續到1990年代,可是雙方的落差與消長慢慢拉大,北京不論在國際上或者兩岸之間,都早已超越台北甚多。

統一談何容易,尤其台灣從二戰後,本來就存在台灣獨立的運動,就算沒有二二八事件,台灣的族群問題幾十年來只是隱而不發,並不是消失了,過去兩蔣政權一方要面對台省同胞,一方面對大陸壓力,十分不易,蔣經國死後,李登輝繼位,迂迴地宣揚台獨在台灣早成公開普及的現象,主張台獨又與民主開放、言論多元綑綁在一起。北京面對台灣的統一問題,就不僅僅只是與台灣執政當局打交道,不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還要與台灣民間的反中獨立思潮糾纏,馬英九父親馬鶴凌死去後,骨灰罈上有化獨漸統的字樣,或許這正是為兩岸未來的發展,有了綱要性質的提示。

林全對日本媒體論述兩岸關係,雖然沒有任何改變台灣現狀的發言,但從當中不明一中各表的究理,危言聳聽中華民國會被消滅,這兩段論述都讓人看到林全身為行政院長,卻毫無思考深度,林全憂心中華民國被消滅,何不回頭看看提拔他的民進黨,有那麼一則台獨黨綱,北京還來不及消滅中華民國,台獨黨綱就會消滅中華民國了,林全如果真的憂心中華民國的未來,還是勸勸民進黨拿掉台獨黨綱吧。一個主張台獨的政府,這個政府的首長居然擔心中華民國被消滅,真是讓人分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