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兩岸論述根本是胡言亂語 | 高靖

文/高靖
台南市長賴清德最近在美國表示, 廢除民進黨黨綱不是問題,問題是接不接受九二共識。接受九二共識也不是問題,問題是在一國兩制,台灣人民不可能接受澳門跟香港地位的九二共識。賴清德的說法,真是讓聽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知道他到底要表達什麼。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有何關係,賴清德很可能把一個中國,馬上就跳到兩岸統一之後的一國兩制,這當中差距之大,賴清德隨便幾句話帶過,顯示他對兩岸問題的掌握很有問題。

賴清德最近不斷提出親中愛台,他在美國說,這是向中國大陸伸出友誼的手,以台灣為核心,與兩蔣時代的反中不同,也與馬英九總統的傾中不同。這些話,又讓人想半天到底是要表達什麼?如果賴清德仍然主張台灣獨立,要分裂中國的國土,那麼怎麼有可能對大陸伸出友誼的手。賴清德指稱蔣介石與蔣經國反中,更是不知道從何而來,我們不禁要問賴清德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在談些什麼?

賴清德的談話,在台灣引起不小的爭議,台南市政府新聞及國際關係處處長許淑芬解釋說,賴清德說的是,廢除台獨黨綱不能夠解決問題,因為還要面對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接受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還是沒辦法解決問題,因為根本問題就是一國兩制,違反台灣人民的主張,不為台灣人民所接受。

不論台南市政府如何幫賴清德打圓場,我們還是要回到賴清德自己的論述上,試著理解賴清德究竟要表達什麼?他的發言究竟所為何來?賴清德身為地方首長,對於兩岸政策並無具體影響力,但是賴清德在民進黨黨內,卻是非常有地位的未來之星,在蔡英文政府陸續在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巴拿馬斷交等挫敗,顯示蔡英文拙於推進兩岸關係造成台灣很大損害之際,賴清德表達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顯示民進黨內開始有現實的焦慮感,賴清德的發言,也許正是這種焦慮感的投射,同時想要藉此表現他的論述,以堆砌他的政治高度。

不過,賴清德的兩岸關係談話,卻是自曝其短,充分顯示他對於歷史事實與兩岸關係本質,都缺乏足夠理解,賴清德也許講起台灣獨立頭頭是道,但對於事關重大的兩岸關係,他卻一無所知。

賴清德談到接受九二共識不是問題,問題在一國兩制。一國兩制的名詞是鄧小平在1982年提出的,九二共識則是1992年兩岸會談後出現的,就台灣方面的涵義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國兩制與九二共識這兩個名詞的出現,時間先後有別,兩者更無前後關聯。九二共識或許在兩岸各自解讀方面,在各自表述方面有所歧異,但基於這個模糊的一個中國,兩岸才能開始發展出後來的許多對話。可是無論對九二共識進行多寬廣的解釋,其中都沒有任何概念與一國兩制有關。

九二共識其實在兩岸之間的看法,並不一致,但兩岸能夠用寬容的態度,以求同存異的方式,把這個名詞提供為兩岸往後持續互動的基礎,對於一個中國的不同看法,雙方並不堅持彼此接受對方的看法。九二共識就只是兩岸互動的基礎與橋梁,其中有一個中國的概念,但台灣當局在1992年時,對所謂一個中國的定義,已經表達與北京方面是不同的,所以要在一個中國後面,加上各自表述,以表明立場。北京方面當然不接受各自表述這個概念,但是北京當局暫時擱置爭議,不挑戰台北的各自表述,選擇就前面的一個中國,給予北京繼續維持與台北良性互動的基礎,這當中就算涉及一個中國,但並沒有具體到兩岸統一之後究竟採取哪種制度。

賴清德把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畫上等號,不知道他的邏輯與道理何在,恐怕也沒有人能夠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我們可以推敲一下,賴清德把九二共識等同於一個中國,一個中國自然就是一國兩制,但兩岸的政治關係發展,哪裡是這種跳躍式的論述,一個中國就只是一個中國,跟一國兩制並無關係,也無前後關聯。

香港與澳門在1997年回歸中國後,實施一國兩制。當然,最初一國兩制的提出,是針對台灣而來,可是首先落實的卻是港澳特區。因為港澳兩地近百年受英葡兩國殖民統治,政治與社會制度,乃至一般生活,自然與大陸有很大不同,採取一國兩制是為緩和兩地回歸中國後,可能造成的政治與社會衝擊。但是港澳是從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回歸中國主權,這與兩岸統一與否的問題,又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中國經過協商後,收回被西方強占的殖民地,港澳是受殖民統治,與台灣有國府統治並不一樣,港澳只是單純的主權回歸,但兩岸的統一問題,要比這個更複雜,因為這涉及國共內戰後,造成中國分裂分治,幾十年來,國共雙方始終沒有解決的問題。

兩岸不論是否要各自表述,但如果對於一個中國沒有相當的共識,就不可能往後觸及到兩岸統一的問題,即便是兩岸開始談判統一問題,一國兩制也僅是北京單方面的主張,實在不能說若台灣方面接受了一個中國,就是要去接受一國兩制的框架,這兩者之間的距離實在很大,甚至沒有必然的關聯。賴清德把九二共識硬是與一國兩制牽扯在一起,若不是不懂兩岸關係,就是別有用心,要扭曲兩岸互動的發展,讓一般人以為兩岸交流,最後就會變成一國兩制,從而鼓動台灣人反對兩岸交流,這與賴清德所謂親中,要向大陸伸出友誼的手,完全是不同的意思。

如果我們把想像力放寬,或許兩岸談判統一的過程當中,在兩岸政治制度的安排上,很可能會有我們現在想像不及的方案產生,兩岸分裂分治超過半世紀,從1992年到現在二十多年過去,要解決六十年的問題,哪裡是那麼簡單的幾句話可以帶過,但是兩岸關係是台灣不能不面對,也無法迴避的問題,賴清德輕率地幾句話,並不能改變兩岸關係已經存在的問題,但卻在民進黨內部引起爭論,賴清德若真有心更上一層樓,他最近有關兩岸關係的發言,暴露了他對兩岸問題缺乏認識與理解。

賴清德稱兩蔣反中,這個說法一定讓許多人感到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蔣介石與蔣經國反共有之,但若要如賴清德所言,兩蔣反中,恐怕沒有人會認同這個說法。兩蔣反共,但不反中。蔣介石雖在國共內戰敗下陣來,但從來都以他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這個主張從1949年持續到了1971年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為止,逐漸在國際社會遭到北京當局的挑戰,日本與美國也相繼轉移對北京的外交承認。蔣介石至死都不反中,但在意識形態與國家主權上面,他是反對中國共產黨,可是這不是反中。

蔣經國無論在行政院長或者總統任內,也沒有反中的立場。蔣經國主張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豈是反中的立場,蔣經國的反共立場是很清晰的,北京與美國建交後,對台灣採取許多柔性攻勢,蔣經國為了讓台灣持續穩定發展,並沒有受到這些柔性攻勢影響,蔣經國時期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與大陸有任何接觸,但是與美國保持緊密的合作關係,蔣經國考慮的無非是台灣的生存發展,而將分裂中國統一問題往後延擱。

蔣經國在1950年代主導成立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這個名稱充分表達蔣經國的政治立場,他反共,但是要組織中國青年反共,這哪裡是賴清德所講的反中。反中與反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情,無論蔣經國與蔣介石,都不反中,賴清德信口雌黃,無非是扭曲歷史事實,用來美化他自己的親中愛台論述,但是從他對於客觀具體歷史事實都掌握不精確看來,他這套親中愛台論述,簡直就是不倫不類。

賴清德的親中愛台,其實本質是一中一台,把兩岸當成兩個獨立的國家交往,這樣的政治論述,僅僅用親中兩字也沒辦法遮掩其本質,北京有那麼容易上當,被親中兩個字迷惑嗎?當然不可能。賴清德對於兩岸關係的敏感內涵,可以說毫無掌握,才以為用親中兩字可以模糊一中一台的論述,賴清德未免把北京設想的太天真了。

從賴清德最近的兩岸論述看來,賴清德如果要在未來代表民進黨競逐大位,實在是件讓人很擔心的事情,因為他對兩岸關係究竟是怎麼回事情,完全搞不清楚,這段時間他勇於發言,表達立場,但說不清,講不明,反而是自曝其短,顯得無知,無法讓人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