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改善兩岸關係台灣才能避免外交戰|高靖

文/高靖

巴拿馬與北京建立正式外交關係,這個發展毫無令人意外之處。巴拿馬與中國的外交關係,最早可追溯到1909年的滿清時代,中巴雙方是在1910年互設使館,故巴拿馬與北京建交,在最根本的邏輯上,只是在中國分裂成兩岸兩個政治實體下,進行了符合巴國利益的選擇。從現實面看,台北當局與巴拿馬的外交關係過去三十年來,從來就像是在加護病房內,不時發布病危通知,讓人擔心,但始終沒有更加惡化,直到蔡英文政府否定九二共識後,兩岸外交戰再起,美國川普新政權剛上台之際,北京拿下中美洲最重要的戰略要地巴拿馬。

中華民國外交部發布的斷交聲明當中,有這麼一段話,「我國與巴拿馬共和國邦誼超過一世紀」。這段話非常有深意,需要你好好想想,一百年前的台灣,還是日本的第一個海外殖民地,哪裡有外交上的權力,如何能夠與巴拿馬有外交關係,互設使領館呢?民進黨政府所發布的新聞稿,把自己的台獨政權與中國政府連結起來了。

民進黨政府宣稱與巴拿馬有百年邦誼,對台獨政權來說,完全是邏輯不通的一段話,可能蔡英文政府內部都沒搞懂這個邏輯的問題在哪裡,巴拿馬從來都沒有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現在有人稱台巴斷交根本就是錯誤的,一百年前巴拿馬是與中國政府談判建交,當時的中國政府是清政府,到了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雙方延續先前政府建立的外交關係,一直到國府在1949年內戰失敗逃到台灣,巴拿馬仍然視國府是中國的合法政府,繼續與中華民國維繫外交關係。

外交部新聞稿引用了兩國百年邦誼的說法,恰恰是與民進黨政府大力推動的去中國化,是互相違反的方向。外交部的說法,簡單地說,就是巴拿馬一百年前與中國建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當時中國政權的延續,民進黨政權去之而後快的中國概念,突然間又轉回到這個政府身上了,如果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不是中國政府,那麼如何會有兩國邦誼百年的事實,民進黨搞了大半天的去中國化,最後還是承認自己的政權是中國政權的延續,並不是什麼台灣主權獨立。

巴拿馬的外交關係老早就已經惡化,惡化的程度是到了無法用外交部所謂警示燈號形容的程度,僅僅是2000年到2017年的現在,17年之間,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三任總統,巴拿馬總統到中華民國訪問的次數是有兩位總統個來了一次台灣,17年間雙方高層互訪,是台北去的多,巴拿馬來的少,從這種不對等的情況看來,難道還不出雙方關係的變化嗎?就是台北極力安排總統出訪巴拿馬,顯示雙方邦交穩固,但是巴拿馬高層卻是可有可無一般,毫不在乎,總統不來台灣訪問也就罷了,其他重要官員也極少來到台灣,巴國訪問台灣的官員層級都很低,這種單向維繫關係的情況,早就預示了雙方關係早晚要發生嚴重的變化,只不過大家不願面對真相罷了。

兩岸的外交戰,從1949年後,本就是一個中國之爭,北京與台北當局都宣稱自己代表中國,是中國合法政府,這在冷戰時期,受到美蘇鬥爭影響,自然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仍然受到許多國家外交承認,這個承認是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就是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可是隨著客觀環境的轉變,到了1960年代之後,國際社會慢慢轉向務實的看法,認為北京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直到1971年國府被迫退出聯合國,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的席位,中華民國的外交情勢急遽惡化,美國總統尼克森積極與大陸改善關係,尋求建立邦交,日本搶在美國之前,先與北京建交,與台北斷交。

隨著兩蔣逝去,無法改選的萬年國會,逐漸侵蝕國甫在台統治合法基礎,李登輝繼任總統後,開始了12年的政治改革工程,表面上是民主改革,實地上是鋪陳台灣獨立的論述,自此中華民國不在是中國,改稱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與中國被撕裂,縫上了不倫不類的台灣。

外交部聲明稿當中的兩國百年邦誼,正戳破了民進黨極力要從中華民國當中把中國這個概念拋棄的謊言,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國政府的政權延續,民進黨政府自己都搞不清楚所統治的政府合法基礎究竟來自何方,只想與台灣進行連結,有助於推動台灣獨立,但到最後還是要承認這個政府是中國政府的延續,不是台灣政府,否則何來的兩國百年邦誼。

台灣的國際空間在1989年大陸發生六四事件後,一度因為國際社會對北京的抵制,加上台灣多年累積的經貿實力,使得台灣在1990年代能在國際社會上擴展空間,李登輝時期,台灣就透過在巴拿馬建立工業區,拉攏與巴拿馬的關係,這個計畫最後慘敗收場,1997年李登輝當時為了出席巴拿馬運河環球會議,砸了大筆錢在巴拿馬身上,北京轉而動員其他國家杯葛這場會議,結果這場國際盛會變成了李登輝的獨角戲,會議規模縮小,讓主辦國巴拿馬臉上無光,從此巴國深知兩岸之間的實力差距,與中國大陸在經貿關係上越走越近,台灣在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初期勉強維持住巴國關係,但巴國總統馬丁杜里荷上任後,完全不與台灣民進黨政府往來,直到馬英九2008年就任總統後,巴國總統馬丁內利訪問台灣一次,雙方勉強維持住表面上的往來互動。

等到蔡英文2016年就任總統後,雙方又回到了過去不往來的情況,只有巴拿馬第一夫人來台參加蔡英文總統就職,一年過去,巴國也無重要人士來訪,直到2017年6月13日巴拿馬決定與北京建交,棄台灣而去。但其實,巴拿馬只是在分裂的中國情況下,選擇了北京代表中國,而不是台北的中華民國。巴拿馬在與中國一百年來的外交關係發展過程當中,從清政府到中華民國政府,現在是接受中國內戰後的現實,承認北京的合法地位。

我們可能還要回過頭檢視一下,一樣是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總統陳水扁,在扁的八年總統任內,為何巴拿馬沒有與北京建交,卻在此刻蔡英文執政剛滿一周年時,北京決定拿下巴拿馬。這就牽涉大陸實力的成長,從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三位國家主席的領導之下,中國大陸從鄧小平時期以來的改革開放,逐年擴大了中國大陸的經貿實力,並強化鞏固了國際政治地位,北京不在國際稱霸,卻仍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

馬英九八年總統任內,至少在九二共識基礎下,北京願意給予台灣適當空間,不對台灣進行外交戰,外交休兵曾經被民進黨醜化,如今證明外交休兵對台灣是利大於弊,維持住邦交國的關係,但是台灣政局轉換後,兩岸實力落差很大,台灣即使是蔡英文主張維持現狀,不在國際上挑釁北京,北京從馬英九時期發覺到對台採取懷柔,無法達到預期效果,對於立場反中的蔡英文,大陸自然捨懷柔,改採強硬措施,這種策略的轉變,正是大陸實力再度增強,信心更大的展現,走自己的路,不用過於遷就台人的主觀想法。

然而更重要的是,過去17年來,美國總統從小布希、歐巴馬,到川普,川普的當選,當然代表美國的政治情勢大改變,但是在美國與北京的政治關係方面,顯然有某些微妙發展進行著,巴拿馬的戰略地位重要,始終被美國視為禁臠,不太願意讓與美國有利益矛盾的勢力介入,美國與北京雙方對於大陸在中美洲發展外交關係,似乎已有了某種程度的諒解,巴拿馬此時瓜熟蒂落,美國默許巴拿馬與北京建立正式邦交,這個微妙變化,也似乎是預告北京在目前的階段,有辦法在美國的後門,發展北京認為需要建立的外交關係,這個情況已經與過去十分不同。

中美洲又是中華民國主要的邦交國所在,先前幾年失去了哥斯大黎加,現在又少了巴拿馬,巴拿馬的地位與中美洲其他小國不可同日而語,骨牌效應幾乎是可以預期的,因為大陸有龐大的市場,有足夠的經貿實力可以金援任何國家,任何人都不可能無視於這個事實。中美洲鄰近的加勒比海,除了海地與多明尼加外,多是小島國,北京稍加鼓動,台灣很可能又會連失數城。

中華民國長久以來面對這樣的外交困境,在兩岸實力落差懸殊下,只會越來越困難,除非台灣能夠有辦法增強自己的力量,否則要克服這樣的困難,還是必須回過頭來,重新整理兩岸關係,維持台灣的基本局面,若是一直像巴拿馬斷交這樣的充滿敵對氣氛,與中華民國建交的國家遲早都要面臨抉擇,而他們選擇的必然都是北京,不會是台北,民進黨政府始終不能誠實面對這個現實,民進黨想要直接面對世界,但是這個世界根本正眼都不瞧一下,早就離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