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歷史置換記憶促動仇恨升高|高靖

文/高靖
 八田與一是台灣日據時代的水利工程師,在台灣南部農田水利,有很多的具體貢獻,後人感念他的建設,建立了銅像紀念他,這尊銅像最近被前新黨台北市議員李承龍砍斷,銅像斷頭,看似某些人不理性的行為,但是在全台各地都有異議人士亂砍蔣中正銅像的背景下,這是台灣社會仇恨對立升高的警訊,然而,這也是台灣在後蔣經國時期,包括李登輝、民進黨等不同政治勢力。持續推動否定台灣與大陸歷史關聯的政治操作後,必然產生的仇恨對立。
  這些否定兩岸歷史關係的政治操作,並沒有一個嚴密的政治日程表,但這些事件卻是逐步形成力量,經過近30年來的變化,蔡英文口中的天然獨,就是這樣產生的,即他們不是純粹政治意識形態的,不是因為信仰,選擇了台灣獨立,而是在記憶與認知上,被賦予了新的意義,理所當然的台灣獨立。
  蔣中正銅像遭破壞或者砍頭案例,多為年輕學生所為,部分亦有獨派團體,這其實就是對歷史記憶的顛覆。民進黨早在2000年到2008年,陳水扁擔任總統八年期間操作反蔣,不只是削除蔣中正在台灣的歷史地位,當時透過移除軍中的蔣中正銅像,就是要藉著打破蔣中正與軍隊的緊密歷史關係。
  不論你稱這支由大陸撤退台灣的軍隊是國民革命軍,或者國軍,這支軍隊的誕生,是起源於黃埔軍校的建立,黃埔軍校創校時期的校長,正是蔣中正,1920年代,蔣中正以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身分,發動北伐,以武力對抗各地軍閥,追求中國統一。
  蔣中正是黃埔校長,是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軍隊自然會建立銅像紀念,這是緬懷歷史,並不完全是政治上的個人崇拜。黃埔軍校成立的背景,是第一次國共合作的成果,這樣的歷史背景,自然是民進黨急著要破除的。推動軍中反蔣,是要把軍隊與中國的歷史切斷,切斷歷史的軍隊,就成了十足的「台軍」,而不是有中國歷史意涵的國民革命軍與國軍。
  陳水扁清除了軍方營區內的蔣中正銅像後,最近幾年來,全台各地都有民間的蔣中正銅像遭到特定人士噴漆污衊,或者用暴力破壞,蔡英文政府並未有任何具體防止破壞的措施,而是默許這些破壞行為,台灣社會對於蔣中正銅像的破壞,看似毫無激烈反應,其實早自李登輝奪取國民黨領導權後,台灣社會當中就有一股不滿李登輝推動台獨的情緒,這些力量在各種政治事件下,偶爾會造成衝突,隨著近年蔣中正銅像遭到有系統地破壞後,民間醞釀的不滿情緒,造成李承龍砍去八田與一銅像的頭,這正是台灣民間對於去蔣化的偏激發展,爆發出來的另一種非理性的破壞行為。
  台灣現在對於日本殖民時代的50年光陰,始終有不尋常的美化與遺忘。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被過度美化,日本對中國的軍事壓迫與侵略,被刻意地從台灣歷史當中抹去。八田與一被吹捧起來,也是在這種特殊的意識形態背景下的產物。
  馬英九、吳敦義等人也曾經發動膜拜八田與一的政治行動,馬、吳的政治舉動,與民進黨推崇日本統治,出發點並不相同。馬英九與吳敦義,表面上看,是對開發台灣水利工程的工程師,表達後世感謝的心情。實質上,這是馬英九政權擔心日本誤解馬英九有仇日情結,這個爭議是民進黨人士在政治宣傳上的勝利,多多少少讓日人對馬英九另眼看待,馬英九為了把反日卸妝,才會藉著推崇幫助日本帝國殖民台灣的八田與一,一方面對日方表態,他對日本殖民台灣的肯定,也表達對日本親善的態度。另一方面,馬英九希望透過親日,拉攏台灣本省籍人士的認同,藉以擴大統治基礎。
  在台灣的特殊政治環境下,馬英九紀念八田與一是基於自私的政治盤算,而非誠實面對日本帝國主義殖民台灣的真相,民進黨亦然,不過,民進黨強調凸顯日人在台50年建設功績,卻刻意忽略國府遷台60多年以來,一樣對台灣發展有高度貢獻,甚至清朝在割讓台灣予日本之前,在台灣也有建設。民進黨藉著八田與一,把日本當宗主國一樣宣傳,如此作法,無非就是要切割台灣與中國的歷史關聯,把兩岸形塑成毫不相關的,人們只記得日本總督統治台灣,渾然不知,日人殖民台灣之前,其實是唐山過台灣,是中國人建設開發台灣。並為中國的一省,日本戰敗,台灣又回到祖國懷抱後,國民黨政府從土地改革開始,戮力建設台灣。
  民進黨並不一定媚日,但是當民進黨需要在政治上切斷與中國的歷史連帶,就必須重構新的歷史論述,日本在地理上的親近與歷史上的緊密,自然成了轉移投射情感的國家。反蔣只是開端,宣揚八田與一,這是強化與日本關係,疏遠與中國關係。這些作為並非嚴密的系統,只是殊途同歸地朝一個方向前進。
  八田與一在台灣歷史當中,是個無辜的人,他對台灣的農田水利建設,的確有貢獻,不過,八田與一在其背後巨大的日本帝國主義陰影下,他就不在是那麼的無辜,他是日本帝國主義殖民台灣體制的一部分,他的努力,不能與殖民切割,八田與一也許真的愛台灣,對這塊土地充滿熱情,但是他的所作所為,不可能與日本對亞洲的侵略區隔出來。
  二戰後,許多從殖民地獨立出來的新國家,很少有像台灣如此崇拜過去殖民壓迫的對象,然而台灣崇拜日本殖民,與爭取台灣讀力是完全相反的方向,這種矛盾也正顯示台灣某些政治勢力,只是要切割與中國的歷史關係後,重新置入日本的歷史記憶。紀念八田與一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其背後讓人們失去對殖民侵略的警覺,與過去幾十年來殖民地不顧生死爭取獨立自主,完全是大相逕庭。
  現在民進黨政府談轉型正義,人們都被正義兩個字所迷惑。轉型與正義,揭示了兩件事情,民進黨要將台灣社會轉型,並且追求過去沒有彰顯的正義。也就是說,過去的台灣社會是不好的,國民黨長時間的統治,對台灣有壞的影響,因為國民黨統治是不好的,所以還要追求正義。
  民間反蔣的活動,就在轉型正義的口號下,再次被大量的操弄,試想,當一個社會的一個勢力進行著一種破壞行為,這個行為讓另一個勢力感到生存受到威脅,這時也沒有任何人出面調解,對抗於焉出現,這種社會對抗,是不會有贏家,彼此都是輸家。
  仇恨對立的升高,是台灣意圖切斷兩岸歷史關係的意外,許多人主張台灣要和解,要族群融合,其實本來就不同的族群,融合是不可能的,美國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民族大熔爐這種東西並不存在,所以後來又有人用沙拉碗的族群關係,也就是大家在一起,仍各自保有彼此的特色與個性。這種可能,只有依賴包容與忍耐。
  包容可以化解衝突,但在台灣朝向切割兩岸的強大政治力量下,這種包容是很難達成的,這個政府沒有辦法在用盡一切力量醜化過去的國民黨統治經驗,藉以鼓吹分離與大陸的歷史關係之後,又要人們包容國民黨的統治象徵。今日台灣社會對立與矛盾日漸升高,民進黨政府的縱容,是很大的原因,受到壓擠的一方,必然會反抗,台灣的未來,充滿著許多不確定的悲劇。